发新帖

[YY小说]豪门危情我的律政小宝贝小说全文阅读 宋佳袁野小说免费阅读

游戏小编 8天前 11


今天最新上线好书《豪门危情:我的律政小宝贝》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女频总裁小说,女主角叫宋佳,男主角叫袁野,最新章节: 第一百七十四章 脱险异常艰难。豪门危情:我的律政小宝贝小说主要讲述青梅竹马,互相喜欢,却情路坎坷。 有情人终成眷属,到底是一个美好的奢望,还是最终的HE? 请拭目以待......……………最近这部小说的人气非常高哦,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YY小说yyxscn.com”小编为大家带来《豪门危情:我的律政小宝贝》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豪门危情:我的律政小宝贝

《豪门危情:我的律政小宝贝》YY小说书号:4282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4282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第一章 骤然离世
急诊室门口,宋佳焦躁不安的踱步,双手合十默默祈祷着。

“姐……对不起……”一道微弱的声音打断了她的祈祷。

宋佳倏然转头。

“如果我妈有了什么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哪怕你真是我爸的私生女,我也会让你后悔出现在我们眼前?!?/p>

三个小时前,这个叫宋萌萌的女孩儿忽然出现,声称是爸爸的私生女,而且只比她小了一岁,这代表着爸爸对妈妈的背叛,经受不住打击的妈妈心脏病发住院,现在命悬一线。

宋萌萌眼底快速的闪过一抹懊恼,而后瑟缩了脖子,“对不起,我不应该这么突然的出现,但我也是没办法了啊,我就剩下你和爸两个亲人了,我妈她得了重病活不下去了?!?/p>

“所以你就来刺激我妈?!”宋佳咬牙。

此刻的宋佳很想找到爸爸,然后给他一巴掌,再问问他怎么对得起全心全意为他付出的妻子。

宋父来的很巧。

就在宋佳满心怒火无处发泄的时候,他急匆匆的出现了,凌乱的头发彰显他来的有多匆忙。

“你妈怎么了?佳佳,她怎么忽然昏倒了!”他急的脸都白了。

宋佳心里的怒火消了一些,脸上冷意不减,“这就要问你自己了,爸,你认识她吗?!?/p>

她遥遥指住瑟缩着脖子,一脸委屈的宋萌萌。

只一眼,宋父就大惊失色,“……萌萌,你……”

宋佳心里了然,宋萌萌说的话有百分之八十是真的,至少,她真的是自己爸爸的私生女。

“如果不是她找来,我们恐怕一辈子都不知道您还在外边养了个私生女吧?”宋佳冷笑,心里替妈妈不值,“要不是她的出现,妈也不会心脏病发!”

“佳佳,你听爸爸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宋父急的满头大汗,想解释但又无从解释。

看看一脸怒火的宋佳,再看看一脸委屈的宋萌萌,头疼的唉声叹气。

“现在我什么也不想听,你有什么话留着和妈解释吧,如果妈出什么事的话,我不会原谅你的?!?/p>

宋佳闭着眼睛坐到椅子上,在心里祈祷着妈妈平安度过危险。

一个小时后,主治医生疲惫的走出急诊室。

宋佳迎上去,“医生,我妈怎么样?!”

“勉强抢救过来了?!币缴〉艨谡忠×艘⊥?,“不过病人求生意志很微弱,能不能活过来要看她自己了,如果她一周后还没醒来,这辈子可能就要昏睡下去了?!?/p>

往下再说了什么,宋佳已经听不到了,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急诊室门口顿时人仰马翻。

再次睁开眼,已经是夜里凌晨。

宋佳怔怔看着天花板。

“你醒了?!钡统恋哪猩?,召回了宋佳的心神。

她转头,不期然看到一张熟悉的英俊脸庞,冷峻的神色有丝丝不忍。

陆鸣鸿,她从小一起长大,也是她喜欢了几十年的男人,这个城市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陆家大少爷。

“你怎么在这里?!彼渭焉羯逞?。

他俩已经很久没见了,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他说再也不想看见她,已经过去一年零三个月了。

陆鸣鸿敛容,“你爸叫我来的?!?/p>

“你可以不来?!苯景潦谷?,宋佳没办法向他低头,张嘴忍不住说的都是诛心的话。

深知宋佳是什么脾气,陆鸣鸿没有接话,单膝抵在病床上,俯身靠近她。

“你可真狠心?!?/p>

“你也一样?!彼渭压创?,脸上露出嘲讽的笑,“我们彼此彼此?!?/p>

陆鸣鸿眉心微动,眯眼。

“宋佳,我只给你一次机会,认错,照着我说的去做?!?/p>

宋佳冷眸凝视他,“如果我说不呢?!?/p>

“你可以试试?!?/p>

两人呼吸可闻,周身气息却冷的惊人。

宋萌萌闯进来打乱了这一切,她看到陆鸣鸿的时候明显一楞,脸上快速的划过一抹红。

“鸣鸿哥哥?!?/p>

鸣鸿哥哥?

宋佳眼神骤冷,看向宋萌萌,“谁让你进来的?!?/p>

“我让她进来的?!甭矫瓒⒆潘渭训难劬?,淡淡的说道。

宋佳没有忽视他眼底的挑衅,双手攥紧床单。

“我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陆鸣鸿?!?/p>

“姐,你别生鸣鸿哥哥的气,他不是那个意思……”宋萌萌见自己被两人无视,忙跳出来找存在感。

“我让你说话了吗?!彼渭汛蚨纤蚊让?,起身,“出去?!?/p>

宋萌萌扫了一眼陆鸣鸿,瑟缩了一下脖子,可怜巴巴的摸样。

“你跟我一起走?!?/p>

陆鸣鸿故意气宋佳,示意宋萌萌跟自己一起离开。

宋萌萌喜滋滋的跟着陆鸣鸿出去,却见他拿着手机低声在说着什么。

“把全国最好的心脏病专家请来,派人去专机接来,三个小时后我要见到人?!?/p>

脚步一顿,宋萌萌嫉妒的五官扭曲,默然站了片刻,在陆鸣鸿挂了电话后调整情绪走了上去。

“鸣鸿哥哥,你别走,姐姐一个人会伤心的,你陪着她好不好?我先进去劝劝她,你等会儿再进来?!?/p>

想想一个人孤零零的宋佳,陆鸣鸿什么也没说。

宋萌萌做出高兴的样子转身又进了病房。

宋佳正生气,看到宋萌萌,神色变冷,“出去,我不想看到你?!?/p>

“姐姐你就不好奇吗,我怎么和鸣鸿哥哥认识的?”陆鸣鸿离开后,宋萌萌身上的气质幡然大变,趾高气昂的样子哪还有刚才怯弱的气息?

宋佳瞳孔剧震,“你在装弱?”

“当然是在装弱,我妈说了,只有弱者才会引起别人的?;び?,说什么别人都会信?!?/p>

宋萌萌捏住自己的头发,脑袋一歪,“比如,跟你妈妈说的虽然是实话,我也隐瞒了很多事,不过她可没怀疑,全然认定我说的是真的呢,失策的是没想到她就这么气死了,估计会让爸爸对我有隔阂,不过没关系?!?/p>

顿了顿,宋萌萌接着说道:“再比如,这样……”

“啪!啪!啪!”

“??!”宋萌萌狠狠甩了自己三个耳光,装模作样尖叫着歪倒到地上,“姐,你怎么打我?”

第二章 买醉
宋萌萌打自己的三巴掌又快又狠,也用了十足的力气,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她白皙的脸上就红肿起来。

她眼圈泛红,眼看要落下泪来,眼底的却闪着挑衅的光死死盯着宋佳。

宋佳脑袋嗡嗡作响,不断回响着刚才宋萌萌说的话。

她是故意的……一切都是她设计好故意的!

“我要杀了你!”冲击来的太快,宋佳冲动的扑上去,却在半途中被闻声进门的陆鸣鸿拦住了。

“宋佳!”他转头看向倒在地上的宋萌萌,拧眉,“你打的?”

他拧眉的样子让宋佳呼吸困难,“对啊,就是我打的,怎么,心疼了吗?要不要替她打回来?!?/p>

“胡说八道些什么?!甭矫杳挥性倏此蚊让?,“我知道你很难过,不要迁怒别人?!?/p>

又是这副表情,好像她是什么十恶不赦的恶人一样。

“我的家事跟陆大少爷无关,如果你很闲,你还是去管管你的那些红粉知己吧,免得她们又出事,这次你可怪罪不到我头上了?!?/p>

陆鸣鸿眼神转冷,“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p>

“当然知道,你没事的话可以离开了,我不想看见你?!?/p>

想到那天看到的情景,再加上接二连三的事,宋佳有些口不择言。

“好,这是你要的?!?/p>

深深看了一眼宋佳,陆鸣鸿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你满意了?”陆鸣鸿离开后,宋佳的气好像也跟着消失不见了,“现在这状况,你满意吗?!?/p>

“当然不满意?!泵挥型馊嗽诔?,宋萌萌也不演戏了,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这只是开始,宋家是我的,你喜欢的人是我的,你的一切我都会抢过来?!?/p>

“我可是准备了很久的,你喜欢陆鸣鸿我知道的,你看着吧,我一定让他喜欢上我,然后,我会嫁进陆家做陆太太?!?/p>

宋佳嗤笑,神情似悲似喜,“那是你和他的事,你以为陆鸣鸿是什么好东西吗?他的情人按号排着等他宠幸的话,下辈子也轮不到你?!?/p>

心里麻木的宋佳感觉浑身都没了力气,仰躺到床上。

就在她张嘴想说什么的时候,宋父忽然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眼看着两个人好端端的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忙提着精神奔到病床前抓住了宋佳的肩膀。

“佳佳,是爸做的不对,我……是我对不起你妈,萌萌是无辜的,她的事我都知道了,毕竟是爸爸的孩子,也是你的妹妹,我想让她以后住到咱们家,她一个可怜的……”

“好?!彼渭汛蚨狭怂胃感跣踹哆兜幕?,点头,“我同意?!?/p>

宋父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他准备好的很多话都没有说出来,怔忪看着宋佳,“你同意?”

宋佳神色不明的看向宋萌萌,“就让她住进咱们家吧,我会好好‘照顾’她的?!?/p>

画皮美人?那她就撕了她身上的皮。

宋萌萌不知道宋佳在想什么,居然主动让她住进宋家,一时不敢轻易答应,犹犹豫豫的,一副害怕的样子缩到了宋父的身后。

靠的近了,宋父也看到她脸上的巴掌印,大吃一惊。

“萌萌,你脸怎么了?”

缩了一下脖子,宋萌萌极快的扫了一眼宋佳,支支吾吾的什么都不敢说。

“是我打的?!狈凑挡皇亲约捍虻陌职忠膊换嵝?,她也不想看见宋萌萌演戏的恶心样子,干脆自己把锅背上好了,“我说让她住进宋家,可没说原谅她,如果她没出现,我妈现在还好好儿的?!?/p>

宋父脖子一梗,顿时什么话都不好多说了。

冷冷扫了一眼宋萌萌,宋佳凉凉的说道:“我会专门清理个房间放我妈妈的骨灰,宋萌萌,从今天起,每天早晚在我妈的骨灰前跪一个小时?!?/p>

宋萌萌当然不想跪,但她没办法,也不敢当面说不愿意,宋父心里对宋母愧疚,也不好说什么。

宋佳没有在医院待多久,妈妈在重症监护室,她也没办法去看她,心情麻木的她没地方发泄,只能一个人去酒吧买醉。

她不知道,陆鸣鸿的车子一直遥遥跟在她身后。

“少爷,您不跟宋佳小姐解释吗?当时是一场误会……”助理开着车,忍不住开口。

陆鸣鸿凉凉的瞥过去一眼,“你话很多?!?/p>

助理挠挠头,“看你俩这样误会彼此,我心里着急?!?/p>

“她对我是误会,我对她不是?!甭矫柩劬Χ⒆拍悄ㄏ讼傅谋秤?,眼睛微微眯起。

那要不是您先让她误会了,她也不会做出那种事啊……助理在心里诽谤,嘴上却什么也不敢说。

车子在酒吧门口停下,宋佳只身走了进去。

陆鸣鸿拧眉,不爽,“一个人去酒吧?!?/p>

“少爷,酒吧可乱了,要不您进去看着点儿?”助理怂恿陆鸣鸿。

“不去?!甭矫璞昭?,却没说要离开。

宋佳进了酒吧,板着脸坐到吧台前,“给我来最烈的酒,要醉的快一点儿那种?!?/p>

酒保应了一声,调好酒送到宋佳跟前。

这里什么都没有,但要醉的快的酒,多的是。

很快宋佳就醉了,迷蒙的眼睛谁也不认识,坐在吧台前又哭又笑,几个流氓看她清秀妍丽的样子,心里有了想法,左右夹攻把她夹在中间。

“小姐,一个人???要不要哥哥们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好玩的地方?我要妈妈跟我一起去……呜呜呜,妈妈……”宋佳嘴巴一扁,哭了。

流氓们左右对视一眼,上手要拉宋佳,斜里却忽然伸出一只手,一把将宋佳扯到了他怀里。

“滚!”陆鸣鸿冷峻的脸上满是戾气。

流氓们被他吓了一跳,但一看他身上价值不菲的着装,知道这个人不敢惹,骂骂咧咧的跑走了。

“该死的,你可真胆大?!甭矫杵?,“这么快就喝醉了,还敢来喝酒?!?/p>

他盯着怀里的女人,又是气又是心疼。

宋佳却在这个时候抬起了头,眨巴着眼睛盯着他,“陆鸣鸿……你……”

“什么?”陆鸣鸿没有听清,贴近她的嘴巴。

第三章 我会搬出去的
宋佳噗嗤一声笑了,伸出手指点住陆鸣鸿的脸。

“你这个混蛋,笨蛋,王八蛋,坏蛋!”

陆鸣鸿脸色一僵,抿唇,“你嘴里有我一句好话吗?”

“但是,好喜欢你这个坏蛋啊……”宋佳咕哝了一句,钻进了陆鸣鸿的怀里。

这次陆鸣鸿虽然没听清,却没再追问,一把将喝醉的宋佳抱起,抬脚朝外迈去。

猜想她不想回那个现在一团糟的家,没多想就把她带回了自己的别墅,扔到了主卧的大床上。

宋佳像个调皮的小猫,在床上滚了一圈,焦躁不安的扭动着身体。

“好热!”她哇哇大叫,一面喊一面撕扯自己身上的衣服,不多会儿就衣衫不整起来。

只是去洗浴间拿了个手巾的功夫,陆鸣鸿再出来就看到了这么一副景象。

宋佳衣服半解半退,胸前一片雪白一览无余,洁白的丰盈有一半在陆鸣鸿的眼睛里,一双长腿光滑修长……

陆鸣鸿呼吸一窒,身体骤然绷紧,全身的热气统统都涌上脑袋。

这个该死的女人……

压住心里翻腾的欲望,陆鸣鸿走上前,颇有些气闷的拉起被单盖到了宋佳的身上,把她遮盖的严严实实。

“唔……”宋佳焦躁的动了动身子,蹬掉了身上的被单,呈大字平躺着。

陆鸣鸿抿唇,探手去抓被单,却被宋佳抱住脖子,他重心不稳的压到她身上。

宋佳一声闷哼,陆鸣鸿想起身,却被她更紧的抱住。

“陆鸣鸿……”

无意识的呢喃,让陆鸣鸿止住了所有动作。

他低头看向怀里,那个闭着眼睛的小女人,清秀妍丽的脸上带着愁绪,即使在梦里也皱着眉峰。

“傻瓜,别皱眉?!甭矫璧男娜沓闪艘惶菜?,伸手抚平了她的眉毛。

他翻身躺到床上,把她拥到怀里闭上了眼睛。

一夜无话。

宋佳第二天被宿醉的头疼叫醒,好一会儿没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直到看清楚身边趴着一个男人。

“??!”尖叫破口而出。

“嘶……宋佳!”陆鸣鸿倒抽一口冷气捂住耳朵。

“陆……陆鸣鸿?”宋佳睁大眼睛,不可置信,“你怎么在我床上?!你对我做了什么!”

陆鸣鸿翻身,黝黑的眼眸盯住宋佳,“这是我的床,做了什么的不是我?!?/p>

惊慌的扫视一圈,宋佳也发现自己不是在自己的卧室了。

“我怎么会在你家?我……”不对,他刚才说,做了什么的不是他,难道是她昨晚喝醉了之后?!

豁然掀开被子,发现自己身上衣服还在后,宋佳大大松了一口气,但心里却有些微微的失落。

“你昨晚喝多了,自己跑到我家,抱着我要睡觉?!?/p>

陆鸣鸿翻身起床,撒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

宋佳脸上一红,唯恐自己昨晚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张嘴犹豫了半天没敢问,随意抹了抹头发翻身下床。

“打扰了?!?/p>

说完转身要走,却被陆鸣鸿叫住。

“就这么走了?”

宋佳顿住,“那要不然呢?”

陆鸣鸿眯眼,“陪你睡了一晚上,你说呢?!?/p>

“不要说了!”宋佳汗毛直竖,羞的脚趾头都蜷缩到了一起,“你胡说八道??!”

说完夺门而出。

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陆鸣鸿唇角不自觉的勾了起来。

心慌意乱的宋佳一路跑回了家,靠在门上捂住了发烧的脸,然而下一刻她的娇羞就全部消失不见了。

因为她看到家里多了一个女人。

一个风韵犹存,满身风尘气息的女人。

“哎呀,你就是佳佳吧?”女人扭着腰肢走近,一脸惊喜的样子拉住了宋佳的手,“真是,和我们家萌萌长的真像?!?/p>

宋佳眼神一冷,甩开女人的手。

“你是谁,谁让你进我们家的?!?/p>

“她是我妈?!彼蚊让瘸鱿衷诼ヌ菘?,一副睥睨高傲的样子,“我现在是宋家的二小姐,有权利把我妈接到家里吧?”

宋佳冷笑,“宋萌萌,你不是说你妈得了重病快死了吗?我看她这样子,一点儿也不像是快死的样子?!?/p>

宋萌萌的妈妈,也就是白阮脸上的笑顿时维持不下去了,僵硬着打哈哈,“是得了重病,这孩子也是担心我,害怕我出了事她没亲人了,没她说的那么严重,她是太害怕了?!?/p>

“出去?!彼渭汛蚨纤幕?,冷声道:“从我家里出去?!?/p>

“不行!”宋萌萌蹬蹬蹬几步奔到宋佳跟前,一掐腰,“爸已经同意让我妈住进来了,你凭什么让她出去?”

心里一痛,宋佳一口气差点没梗死自己。

妈还活着,他居然迫不及待让他的小三儿住到家里……

没有再跟宋萌萌说话,宋佳无视掉白阮坐到沙发上,拨通了宋父助理的电话,让他转告宋父有要紧的事让他马上回来。

宋父回来的速度比想象中的要快。

其实他是害怕宋佳做出什么事来,毕竟家里现在住进了两个她没办法接受的人。

“佳佳,你听我说,你阿姨她有病在身……”

“爸你可真给她面子,她是什么身份,配我叫她阿姨?”宋佳打断宋父的话,“我看她的样子,你们是在什么娱乐场所认识的吧?”

宋父一惊,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你调查她了?”

白阮是陪酒女,是宋家的妈妈临盆之际,宋父在一个娱乐会所认识的,因为一年没碰女人,也因为喝了点儿酒,更因为白阮长相美艳,尤其是身材曼妙傲人,宋父没有把持住自己,后来更是三天两头见面。

“你白阿姨年轻的时候是误入歧途,但是她人很好,善良又温柔,也早就不在那个地方做了!”

宋佳嗤笑,“你把她包养了,她还用去工作吗?”

宋父脸上有点儿挂不住,“也不是,她那个时候怀孕了,我给了她一笔钱,让她把孩子打掉,以后好好生活,没想到……”

“我对你们的事不感兴趣,这个家里有她没我,你自己选择?!彼渭焉裆?。

“我……她毕竟有病在身,又给我生了孩子?!彼胃赣行┠岩云舫?。

宋佳没有再多说,扭头上楼,“明天我就会搬出去?!?/p>

宋父想追上宋佳解释,却被白阮抱住了胳膊,一通温柔小意的安抚,“小孩子气性大,你别跟她计较,明天再好好跟她说?!?/p>

同一时间,宋萌萌已经到陆鸣鸿家门口了。

管家知道她是陆家二小姐后领着她去了书房。

对于她的出现,陆鸣鸿有些抵触。

“你怎么来了?!?/p>

第四章 打扰
“我是来给你道歉的,鸣鸿哥哥,都是因为我姐姐才会生气,也是因为我你俩才起了冲突?!彼蚊让却瓜卵燮?,于心不忍的摸样。

“更正?!甭矫杼鹗种?,“我没有因为你和她起冲突?!?/p>

“可因为姐姐打了我你才……”

“我是不想她不像自己?!甭矫枧∶?,“你到底想说什么?!?/p>

宋萌萌心里懊恼,面上却做出高兴的样子,“那就好,姐姐回家也很生气,我不想她不开心,你能不能去哄哄她???女孩子都是很小心眼的,犯错也无可厚非,你包容她一些嘛……”

温柔,善解人意。

这是宋萌萌给自己贴的假象。

“你倒是挺为她着想的?!甭矫杳夹氖嬲箍?。

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宋萌萌自顾自坐到沙发上,往前倾着身子,“鸣鸿哥哥,今天谢谢你在医院救了我啊,不然我就摔到楼梯下去了,不过也真是巧,那个时候没想到咱们关系这么近呢?!?/p>

陆鸣鸿扫了她一眼,淡淡的‘嗯’了一声。

宋萌萌在陆鸣鸿的书房坐了将近两个小时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临走前还问他能不能再来。

“想来就来?!甭矫璨恢每煞?。

老管家看着她一蹦一跳离开的背影,叹了一口气,“真像啊,少爷?!?/p>

陆鸣鸿神色不明,没有说话。

“尤其是叫你哥哥的时候?!崩瞎芗野ι酒囊⊥?,“时间过的真快啊?!?/p>

“你老了,这么爱想以前的事吗?!?/p>

陆鸣鸿凉凉的声音让老管家咧嘴一笑,“少爷,您不是也因为想起以前的事,所以对她有些迁就?!?/p>

宋家。

宋佳趴在床上趴了半天,还是搞不懂陆鸣鸿的想法,干脆在闺蜜群里挨个艾特了一遍,把她们所有人都叫出来后,把这几天发生的事一股脑倒豆子一般倒了出来,包括陆鸣鸿奇怪的态度。

她是当局者迷,闺蜜们却是义愤填膺,一个个气的火冒三丈。

“宋佳,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发生这种事现在才告诉我们,你有没有把我们当朋友!”

宋佳眼圈一红,知道她是在担心自己,“我是想问你们,你们觉不觉的陆鸣鸿喜欢宋萌萌?!?/p>

“他喜欢不喜欢,你自己直接去问他就行了,至于这个宋萌萌,我觉得需要我们出面好好教训一下她?!惫朊勖悄θ琳?,“爱装是吧,看我们教她怎么做人?!?/p>

“别!”宋佳阻止,“我自己会处理的,你们别出面?!?/p>

闺蜜们私聊一番后,表面应承下不会找宋萌萌麻烦,第二天还是找到了宋萌萌。

宋萌萌是在离陆鸣鸿家不远的地方被截到的。

“你就是宋萌萌吧?”宋佳的闺蜜A上下打量宋萌萌,脸色不佳,“果然让我猜对了,你就是存心想勾引陆鸣鸿的吧?”

“你们是谁?!彼蚊让扰∶?,“你们怎么认识我的,还知道鸣鸿哥哥的名字?!?/p>

“呸!谁准你叫陆鸣鸿哥哥了,绿茶婊,别装了好吧!”闺蜜B撸了袖子,上前揪住宋萌萌的衣领,“我告诉你,以后离陆鸣鸿远点儿,再敢惹宋佳我就打断你的腿!”

宋萌萌神色一松,脸上划过一抹奇异的神色,不动声色的掏出手机发了两个短信出去,之后换上一副欠揍的表情。

“你们是宋佳的朋友???果然是什么人有什么朋友啊?!?/p>

宋佳的闺蜜团顿时忍不住了,一窝蜂上去想厮打宋萌萌。

但她们小瞧了宋萌萌。

和白阮独自生活,她别的没学会,装模作样的本事和打架学到了精髓。

白阮是个不甘寂寞的女人,走到哪都要勾搭有钱的男人,因为这没少有别人老婆找上门,但白阮从没吃过亏,渐渐的,宋萌萌也就学会了这一套。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宋佳的闺蜜团就被她凶狠的一个个的给收拾了。

“就你们?想打我宋萌萌,还嫩了点儿?!彼蚊让扰呐氖?,欠揍的一笑,“我还就惹宋佳了,不怕告诉你们,只要是她的东西我统统都会抢过来,包括陆鸣鸿!”

就在这个时候,宋佳不知道从哪走了出来。

“那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p>

宋萌萌正一肚子火,看到宋佳,心里的嫉妒和怨恨统统涌上来,一把将她推倒在地上,“我有没有这个本事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闺蜜们一看宋佳被推倒,顿时火气又上来了,冲上来厮打宋萌萌。

结果,这次宋萌萌没有还手,还借势倒到了地上,任由她们一群人的拳头落到了自己身上。

“你们在干什么!”

就在闺蜜们奇怪宋萌萌为什么这样的时候,陆鸣鸿的声音忽然从她们背后传了出来。

宋佳身体一僵。

“鸣鸿哥哥救命……”宋萌萌已经换上了那副柔弱的样子,带着哭腔呼唤陆鸣鸿。

这一幕落到陆鸣鸿眼里,无端端让他想到小时候雨夜的一幕,那个倒在树林里的女孩儿也是叫着‘鸣鸿哥哥救命’,但他因为害怕跑掉了。

他瞳孔带着痛苦,一步步走近宋萌萌,弯腰俯身,把她搀扶起来。

“你还好吗?”

宋萌萌得意的冲着宋佳一笑,转而又委屈巴巴的看向陆鸣鸿,“我没事,鸣鸿哥哥你别生气,姐姐不是有意推倒我的,她叫她朋友们来也不是为了打我,我们是碰巧碰到的!”

好一个绿茶婊!

闺蜜团算是见识到宋萌萌的本事了,正要说话的时候,陆鸣鸿却抬头冷冷看向宋佳。

“宋佳,是你做的吗?!?/p>

宋佳遥遥直视陆鸣鸿,“是不是我做的,你自己不会分辨吗?!?/p>

“我在问你话?!甭矫枭糁鸾ケ淅?。

宋佳的心也一点点变冷,“是我做的怎么样,不是我做的又怎么样,你想做什么?替她出头吗?”

这就是承认了?

陆鸣鸿失望的一双眼睛都黯淡了,“我没想到你会做出我最讨厌的事,变成我讨厌的人,变成这样让人作呕的样子?!?/p>

“陆鸣鸿!你别太过分了??!”闺蜜们听不下去了,尖叫着斥责陆鸣鸿。

出乎大家意料的是,宋佳没有生气,也没有难过,反而嗤笑一声,什么也没说昂着下巴扬长而去。

她甚至不屑于解释。

宋萌萌看着她离开,心里别提多爽了。

“陆鸣鸿,你这么说宋佳,你良心不会痛吗?她是什么人,你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你不了解吗?”闺蜜揪住陆鸣鸿,气的都想打他了,“你太过分了!刚才根本不是宋佳推的宋萌萌,不信咱们就去调监控!”

第五章 事故
坏了!宋萌萌脸色一变,她忘记这里有很多监控了,到时候看了就知道,宋佳没推她,是她推了宋佳。

想到这里,她忙扯住陆鸣鸿的衣袖,“鸣鸿哥哥,我刚才太害怕了,不是姐姐推的我,是姐姐的朋友?!?/p>

反正宋佳的朋友确实对她动了手。

陆鸣鸿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因为小时候的事,说的话太重了,心里后悔不已。

“我去找她?!?/p>

说完转身追了上去。

宋萌萌一跺脚,恨恨的瞪了一眼宋佳的闺蜜团们,也抬脚追了上去。

表面上虽然看不出来,但宋佳心里很难过。

她强撑着回到自己的屋子,倒到床上蒙着脸,眼泪一点点浸湿了被套。

陆鸣鸿追到宋家,知道她在卧室后硬闯了进来。

“你来干什么?”看到他,宋佳冷了脸。

想想刚才他说的作呕的话,她心里还是一揪一揪的疼。

“对不起,刚才是我说错话了?!甭矫杞馐?,眼尖的看到她微红的眼睛,心里更添了一丝心疼。

“别难过了?!?/p>

“谁告诉你我难过了?我好得很!”宋佳反唇相讥。

陆鸣鸿坐到宋佳床上,倾身靠近宋佳,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真的不难过吗?嗯?”

“放开我!”宋佳脸上一红,胸腔里小鹿乱撞。

想想昨天晚上,她就忍不住脑袋里的胡思乱想。

这个人长的这么好看,每次靠近都会让她没办法呼吸,看了几十年都没有免疫!

“不放?!甭矫柩劬ξ⒚?,更近的凑上去,“我很想你?!?/p>

两个人近的呼吸可闻,她鼻翼间都是他身上淡淡的青草香味儿,一点点钻进了心里。

陆鸣鸿看着近在咫尺,鲜红欲滴的嘴唇,心里一股暖流。

他忍不住俯身咬住了那抹鲜红,舌尖顶开了她的牙齿,在她口齿间汲取着她的呼吸。

宋佳身体发软,无力的攀附着他的肩膀。

“我想跟你谈谈一年前的事……”

就在两个人吻的难舍难分的时候,门“哐当!”一声别人从外边推开,撞到了墙上。

“你们……你们在干什么?”宋萌萌站在门口。

陆鸣鸿松开宋佳,有些不满的扫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宋萌萌。

“出去?!?/p>

宋萌萌咬紧嘴唇,一副受伤的样子夺门而出。

“陆鸣鸿!”宋佳一副羞于启齿的样子,拉高被单盖住了自己的脑袋。

看着她小鹌鹑一样害羞的样子,陆鸣鸿心里软成一片,隔着被单摸了摸她的脑袋。

“别生气了?!?/p>

“哼!”

回应他的,是宋佳撒娇一般的哼声,“你不是要说一年前的事吗?”

她想知道那个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自己看到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梆梆梆!”门被人从外边敲响,“鸣鸿哥哥,我可以进来吗?”

宋佳豁然掀开被单。

陆鸣鸿看向门口,淡淡的说道:“有事吗?!?/p>

宋萌萌推开门,局促不安的站在门口捏着手,“对不起,刚才没想到你们在……对不起……”

“不用道歉?!币蛭那榈脑?,陆鸣鸿显得略有些温和。

宋佳心里没来由一阵烦躁,“宋萌萌,你少在这儿演戏了,累不累???”

宋萌萌委屈的扁了扁嘴:“我没有演戏,我真的觉得对不起?!?/p>

陆鸣鸿叹了一口气,“佳佳?!?/p>

“你的萌萌好妹妹在演戏,她就是怕你跟我独处,所以才三番两次的进来,你看不懂吗?”

宋佳忍受不了身边的人被这种假象欺骗。

“你想太多了?!甭矫璧档?,“你是因为你妈妈所以心里有疙瘩,其实她总是替你说好话,还让我来哄你,怕你一直生气?!?/p>

宋佳一愣,“你俩经常见面吗?”

“没有没有!”宋萌萌赶在陆鸣鸿说话前插嘴,“真的没有!”

脑袋一阵眩晕,宋佳感觉自己再待不下去了,掀开被子站到地上,“我看我还是给你俩让地方吧,陆鸣鸿,以后没事少找我?!?/p>

说完抬脚往外走。

陆鸣鸿也跟着起身追上去,他一把拽住宋佳,“宋佳你什么意思?!?/p>

宋佳用力挣脱,“放开我!”

宋萌萌眼珠子咕噜噜一转,忽然伸腿,陆鸣鸿脚下一滑,向地上摔去,直直撞向桌子的铁三角。

“哐!”

身后一阵骚乱声,宋佳转身,一眼看到摔倒在地上的陆鸣鸿,以及他脑袋上不停往外冒的血。

“鸣鸿哥哥!”

“陆鸣鸿??!”

宋家顿时一阵鸡飞狗跳。

两个小时后,陆家上下把陆鸣鸿住的VIP包厢给围住了。

“怎么回事?”陆母倒三角的眼睛透着凌厉严肃。

宋佳抿唇不语,她不知道陆鸣鸿是怎么摔倒的。

“鸣鸿哥哥和姐姐起了冲突,姐姐要走他拦着不让,争执间不小心……”宋萌萌装作害怕的样子,磕磕巴巴的说道。

陆母脸色一僵,冷冷看向宋佳。

“是你故意推倒鸣鸿的?”她毫不掩饰对宋佳的嫌弃,“我一直反对鸣鸿对你来往,你们那样的门户,能教出什么样的好女孩儿?还真是没看错你?!?/p>

“陆伯母?!彼渭焉钗豢谄?,“你不能光凭着别人的一面之词定我的罪吧?是不是我推倒的陆鸣鸿,直接问他就是了?!?/p>

“哼!”陆母哼出一口气,“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鸣鸿肯定会向着你?!?/p>

“行得正坐得端,没推就是没推?!?/p>

说着,她冷冷看向宋萌萌,“宋萌萌,你不就是想说是我推倒了陆鸣鸿?你有本事就别让陆鸣鸿醒过来?!?/p>

只要陆鸣鸿醒了,一切真相就都知道了。

不过宋佳没有想到,陆鸣鸿因为脑震荡,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妈,这件事就算了吧,我没事?!彼胩稍诓〈采?,安抚陆母。

陆母心疼的看着自己唯一的儿子,“你这傻孩子,这次推倒你,下次说不定就要拿刀砍你了呀!”

“陆鸣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也觉得是我推了你?”宋佳不可置信。

陆鸣鸿并不能确定,他只是不想这件事影响宋佳在陆母心里的形象,“佳佳,这件事过去了?!?/p>

第六章 你不信我?
陆鸣鸿并不能确定,他只是不想这件事影响宋佳在陆母心里的形象:“佳佳,这件事过去了?!?/p>

宋佳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美眸,一个晃神过去,竟憋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陆鸣鸿虽然没有明说,但这话里话外的漫不经心,大有一种不跟自己一般见识的态度!

“陆鸣鸿,你不信我?”宋佳没意识到,自己的声音都有一丝略微的颤抖。

陆鸣鸿薄薄的眼皮微抬,轻描淡写望了宋佳一眼。

他倒是努力想要回忆起来,但偏偏头疼的厉害。

因为宋母的事,宋佳这段时间性情斗转,变得急躁敏。他微微的蹙眉,也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宋佳……

看见陆鸣鸿没有回答,甚至不动声色地移开目光,宋佳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她只是觉得讽刺。

难道,就连陆鸣鸿都觉得,是自己推倒了他???在陆鸣鸿的心目当中,自己就是那么一个心肠歹毒的女人???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竟还比不过宋萌萌的随口一句挑拨……

宋佳一怔,霎时感觉心寒。

她红唇一弯,蓦地讥笑了一声:“陆鸣鸿,我看你就是摔的太轻了,脑子里进的水都还没倒出来!”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鸣鸿被你害得还不够惨吗?真不知道,像你这样的狐狸精,是怎么把鸣鸿迷的神魂颠倒……”陆母听不下去了,如果不是顾及形象,她恨不得直接甩宋佳一个耳光!

她一边心疼的看着躺在病床上虚弱的儿子,眼神当中,更是毫不掩饰对宋佳的嫌弃和憎恶!

如果不是这个女人,自己的宝贝儿子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而且,到了现在这个地步,竟然都还向着她!

宋佳反唇相讥:“陆伯母,我知道您不喜欢我。但是,狐狸精这样的名号,我还真是受不起……”

声音不卑不亢。

她为了陆鸣鸿忍了陆母那么多年,今天她自己都憋屈的不行,凭什么还要照顾别人的感受?

话音未落,却又听到陆鸣鸿不疾不徐地道:“宋佳,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但是,你要跟我妈道歉?!?/p>

声音隐约带着几分不耐烦,好像是在看着无理取闹的小孩。

叫的不是他习以为常的“佳佳”,而是宋佳的全名,多了几分生疏和严厉。

他眼神当中闪烁的冷淡,更是毫无疑问的刺痛了宋佳。

她咬紧了下唇。

陆母和宋萌萌看好戏的站在一边,脸上纷纷露出了得逞的笑意,刺眼得很。

可宋佳却只在乎,陆鸣鸿说到底还是不相信自己,说到底,还是向着他那个妈。

宋佳下巴高昂着,站定了脚步,一字一顿:“我不?!?/p>

陆鸣鸿侧目,陆母和宋萌萌也纷纷投来了目光,有惊愕,却也有幸灾乐祸。

“陆鸣鸿,我看你真的是被摔的神志不清了?!彼渭鸭シ淼男α?,“我没做错任何事,也不需要向任何人道歉!”

她言罢,干脆利落的扭头走人。

瘦削的脊背挺得很直,她保持着背影的孤傲。

殊不知,医院走廊里清冷的斜光笼罩着,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她整个人看起来是那么的落寞。

陆鸣鸿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毅然决然,倒真是潇洒得不带一丝留恋。

右手情不自禁的握紧成拳,眉心紧蹙。

宋佳,你当真是心狠!

宋萌萌瞧着陆鸣鸿那握紧的拳头,心里燃起一丝妒意,转瞬即逝,又换上一副巧笑嫣然的表情,甜美的声音撒娇一般的说着:“鸣鸿哥哥,你饿不饿呀?我来的时候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点心,你快来试试吧……”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一块制作精美的小点心喂到陆鸣鸿的嘴边。

那笑起来,纯真无害的脸,让人怎么也猜不到那内心深处的恶毒。

陆鸣鸿却并没领情,眼神当中划过一丝怀疑:“你怎么知道我最爱吃什么?”

宋萌萌脸上表情略微的一怔,不紧不慢的说着:“本来我是替姐姐买的,她这段时间有些神经敏感了,你们俩之间的关系……”

漆黑一片的眼珠微微的垂眸,滴溜滴溜地转了一下,宋萌萌抬起头,依旧是一脸纯真的笑容:“鸣鸿哥哥,你也知道我姐姐脾气比较拧,现在因为我的原因……姐姐这段时间情绪波澜比较大,我想她也是情急之中才会推你……鸣鸿哥哥,你千万不要生姐姐的气??!”

陆鸣鸿眉色淡淡,眼神之中却是愁云惨淡。

“没事?!彼纳籼鹄从行├涞?,“再说一下,我没有生佳佳的气?!?/p>

他眼中不觉多了几分不耐烦。

脑震荡过后,他越发觉得困顿,头疼的厉害。这个宋萌萌一直在自己面前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他心情更是不耐。

宋萌萌听到陆鸣鸿这么亲昵地唤宋佳为“佳佳”,脸色却是一僵。

故作落落大方:“那,鸣鸿哥哥没有生姐姐的气就最好不过了!我之前还在担心……”

“好了,我有点累了,你先出去吧?!甭矫栊那橛行┓吃?。

只要一想起宋佳刚刚的毅然决然,他就觉得自己整个胸膛都被堵住了,呼吸不畅。

陆鸣鸿这么直白的下着逐客令,还是把宋萌萌给吓了一跳。

她本来见陆鸣鸿跟宋佳已经起了隔阂,对自己也有点好感了,以为自己再努把力就能够挤走宋佳……

看来,这两个人从小青梅竹马,也不是自己随随便便使点小计谋就能挑拨得了的。

不过,有些事情不能操之过急。她一定要有耐心,放长了线,才能钓得到大鱼。

虽然心有不甘,但是宋萌萌也不想因此惹怒陆鸣鸿,只能一脸乖巧懂事的说道:“那好吧,那我就不打扰鸣鸿哥哥休息了?!?/p>

她一边说着,慢慢的将那盒糕点放在床头,仰起脸,依旧还是那么纯真无害的笑容。

“鸣鸿哥哥,糕点你记得吃。我改天再来看你?!彼蚊让纫槐咚底?,优雅得体的提着裙子站起身来,还不忘对着陆母鞠了一躬,“陆伯母,今天我为我姐姐的所作所为,向您道歉。希望您千万不要生我姐姐的气,而且,以后我也一定会尽我所能,照顾好鸣鸿哥哥,就当做是弥补一些我姐姐的过错……”

她那一双明媚的大眼睛眨巴几下,纯粹的如同山涧汩汩流动着的清泉,让人没法怀疑她说话的真假。

第七章 你的好儿子
“鸣鸿哥哥,糕点你记得吃。我改天再来看你?!彼蚊让纫槐咚底?,优雅得体的提着裙子站起身来,还不忘对着陆母鞠了一躬,“陆伯母,今天我为我姐姐的所作所为,向您道歉。希望您千万不要生我姐姐的气,而且,以后我也一定会尽我所能,照顾好鸣鸿哥哥,就当做是弥补一些我姐姐的过错……”

陆鸣鸿一脸狐疑的望了宋萌萌一眼。

他承认自己脑震荡之后确实记不清了,但打心底里的还是不愿意相信,是宋佳推了自己。

可是却看见宋萌萌斩钉截铁,又一脸纯真,他想要开口为宋佳说句话来着,却又觉得胸口一阵闷的慌。

难道真的是她吗?

陆鸣鸿俊挺的眉毛蹙成了一团。

宋萌萌却好像一眼看出了陆鸣鸿的纠结,她那一双明媚的大眼睛眨巴几下,纯粹的如同山涧汩汩流动着的清泉,让人没法怀疑她说话的真假。

不用刻意的指责宋佳,偏偏自己摆出了一副大公无私的样子,装老好人博取同情,可谓是不捉痕迹的抹黑了别人。

尤其是,那一脸的善解人意,毕恭毕敬,又带着怯生生的模样,竟然让挑剔的陆母也说不出话来。

她虽然对宋佳没有好感,也觉得宋萌萌这委屈巴巴的样子有些矫情了,但听她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一时半会儿的竟然也讨厌不起来。

陆母懒洋洋的嗯了一声,别过头去,没有再多看宋萌萌一眼。

宋萌萌不想自讨没趣,又彬彬有礼的道了声再见,轻手轻脚关上门,退出了房间。

陆母这才回头看了陆鸣鸿一眼,一脸恨铁不成钢:“鸣鸿,也不是我说你,宋佳就是不靠谱!我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她,还不如那个私生女妹妹招人喜欢!”

提及宋佳的名字,陆母毫不掩饰自己的一脸嫌弃。

真不知道自己这么优秀的儿子,为什么偏偏就看上了宋家的女儿?

“妈,别说这些话?!甭矫柚皇歉芯踝约捍丝棠谛暮苈?,非常乱。

“而且,我也没说是佳佳推的我……”

“儿子啊,我说你是不是傻?宋萌萌刚才都那么说了,她难道还会故意污蔑宋佳不成?她自家人都说是她推的你,你都还向着那个狐狸精???她到底给你喂了什么迷魂汤了?”陆母简直是痛心疾首。

她一直都觉得,自己儿子这么优秀的条件,完完全全可以找到比宋家好十倍百倍的!

可偏偏这个臭小子就是这么不争气,偏偏要在那一棵树上吊死!

“妈,别把话说的那么难听,整天狐狸精狐狸精的,我听着都嫌烦?!甭矫杳涣四托?,索性抽过了被子蒙过头,“我累了,早点休息?!?/p>

说完,他当真一动不动了。

陆母气不过,伸手戳了戳陆鸣鸿的脑袋,但也是不搭不理的。

她气的跺了下脚:“你这臭小子,就是不撞南墙不死心!你等着看,那个女人后面怎么祸害你!”

第八章 袁野
说完,陆母赌气一般的冲出了房间。

出门正撞上了刚提着大包小包走来的陆父,看见自己老婆这么气势冲冲,他赶忙拉?。骸霸趺戳苏馐??谁又惹你生气了?”

“还是都是你那个好儿子!”陆母气不过,“真不知道你那儿子怎么想的,偏偏要去找宋家的女儿!被搞得脑震荡了,都还执迷不悟!”

抬眼一瞥,看见陆父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营养品,气的直接抢过来,一把摔在地上:“营养品也别吃了!那不开窍的脑子,吃再多也不长记性!”

说完,陆母直接甩开了陆父,气呼呼的跑了。

“诶,老婆,你这……”陆父还从来没见过自己老婆发这么大的火,惊讶的看着被丢在地上的营养品,又看见老婆的背影迅速的消失在医院门口。

宋佳赌气的从医院里跑出来,漫无目的在街上走着,差点还被路边的一块石头绊了一跤。

她顿时感觉火冒三丈,自己都已经这么倒霉了,现在竟然就连路边的一块石头都敢跟自己过不去???

“你这块臭石头,好狗不挡道!”宋佳黑乎乎的骂了一句,提起脚就猛踹过去,却不想,自己想要发泄的怒气没有发泄出去,反而捂着脚,疼的龇牙咧嘴。

周围有人朝这边投来好奇的目光,宋佳强装镇定,捂着自己的脚坐到一边,一脸的没精打采。

“这到底是什么运气啊,半路杀出来一个宋萌萌,基本就没发生过什么好事……现在,被人冤枉就算了,好死不死还把脚给踢伤了……”

宋佳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在心里盘算着,到底是水逆太强大,还是最近自己犯太岁?

她耷拉着脑袋,愁眉苦脸,好像是焉答答的花朵。

宋佳本打算就地坐一会儿,等到自己的脚不那么疼就回家,却不巧,她刚坐了没有两分钟,天空中突然飘飘摇摇落下了豆大的雨点。

破不及防的落在宋佳的头顶,她抬头一看,这才发现周围的地面都被雨点快速的覆盖,不出半分钟的时间,地面就已经半湿了。

春末夏初的时节最容易下雨,她猛的一拍脑袋,她今天出门走的着急没有带包,更没有预料过会下雨。

“完了完了,今天肯定要被淋成落汤鸡了?!彼渭研∩止玖艘痪?,茫然无措站起身来,四下打量着,准备先找个地方避一避雨。

这一条宽敞流畅的街道,除了树木和公园的长椅空无一物,乍一看,还真没有可以避雨的地方。

蓦地,她看见了前方不远处的一家花店。

雨势渐大,她也来不及多想,快步冲过了马路,小小的身影飞快的闪入了那家花店。

身后却响起了司机猛的急刹车的声音,地面与轮胎的摩擦声刺耳尖锐,司机叫骂的声音更是不绝于耳。

宋佳不敢回头看,只是捂着自己的脸,一个劲往前跑。

反正红灯闯也闯了,她与其回去跟司机道歉,还是赶紧去躲雨,来的比较实在!

这样的想法有点不道德,宋佳却反而觉得有些刺激。

未完待续...

关注“YY小说”微信公众号:yyxscn,微信回复书号:4282,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YY小说-用微信看精品小说,全处全收,无雷无郁闷无纠结。

每天YY小说微信签到,送50书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YY小说官网://www.yyxscn.com/


最新回复 (0)
返回
  • 董卿白岩松朱广权 看看央视主持人大学就读啥院系 2018-11-18
  • 独立自主,奋发图强,大胆创新,赶超欧盟不是梦! 2018-11-18
  • “中国区域经济50人论坛”成立大会暨第一次研讨会在京举行 2018-11-17
  • 辣评2017年12月最HOT轿车获奖榜单 2018-11-17
  • 今年西安新登记市场主体突破200000户 2018-11-16
  • 广东建设国际航运枢纽 东京湾区港口与城市协调发展经验值得借鉴 2018-11-15
  • 李保芳:你们的信心是我们背后最重要的支撑 2018-11-14
  • 脆皮-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8-11-13
  • 北京市在京东集团设立民企党委统战工作示范建设点 2018-11-13
  • 大型煤企保供限价难阻煤价逼近700元吨 车等煤频现 2018-11-12
  • 推进“两个伟大革命”的重大意义 2018-11-11
  • 经济活力看广东·创新驱动 2018-11-11
  • 欧洲为何插手南海? 俄媒:因为他们弱小 2018-11-10
  • 淮南23家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单位被挂牌督办 2018-11-09
  • 端午节回归传统习俗 西安市民排队买艾草端午节艾叶-要闻 2018-11-09
  • 286| 217| 190| 240| 282| 256| 473| 101| 839| 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