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YY小说]萌妻强索爱小说全文阅读 夏浅浅夜澜小说免费阅读

游戏小编 4天前 10


今天长篇小说佳作《萌妻强索爱》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女频总裁小说,女主角叫夏浅浅,男主角叫夜澜,最新章节: 番外:幸福有你,才完美(全文完)。萌妻强索爱小说主要讲述他走进房间,宛如高高在上的王者,霸气十足:“你的任务,就是给我治??!” 纳尼?她又不是男科医生,不过是曾进错房,误踢了他一脚,又没伤着,这还赖上了? 他说身体看起来没问题,但具体的还要用实践检测! 检测第一步:天天“实践”,她必须乖乖陪在他身边直到他康复! 检测第二步:和气“生财”? “我觉得我们更适合和气生孩!一次解决所有疑难杂症!你好,我也好!”他笑容邪魅,宛如饿狼?!罱獠啃∷档娜似浅8吲?,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YY小说yyxscn.com”小编为大家带来《萌妻强索爱》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萌妻强索爱

《萌妻强索爱》YY小说书号:4459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4459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第一章:误入狼窝

“?!钡缣菰谑寺ネO?,大门打开,夏浅浅深呼吸,一步步走出电梯,小鹿般的双眼,到处张望着。

“1-8-0-2……”她看着手机里的短信,一边寻找一边张望着。

今天,是她的生日,与她相恋三年的男友刚从国外回来,说是要给她一个惊喜,约她来这边的房间见面。

“??!这里……”突然,夏浅浅眼前一亮,在一个房门前停下,虽然那个2字有些奇怪,不过,确实是这里没错。

她带上明媚灿烂的笑容,小巧的手轻轻在门把上旋了一下。

“咔——”的一声,门开了。

门居然没上锁?是亦然故意开着的吧!

这么一想夏浅浅的脸颊飘上了两朵红云,心跳得更快了!

房间里漆黑一片,只有厕所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是有人在洗澡,里面闪着微弱的灯光,将房间照亮了大半。

夏浅浅没有开灯,她要给亦然一个惊喜……

进了房间,直接躺在那张大床上,盖上被子,内心激动着,等啊等……

就在她快睡着的时候,脚步声突然响起,他,出来了……

“憋了这么久,不累?”毫无预兆的,一道磁性冰冷的声音响起,略带着一丝嘲讽和戏谑,还有一丝暧昧?

“哗啦……”

感觉浑身一凉,身上轻柔的被子,被人用力的扯开,接着,一个重重的身子就压在了她的身上。

夏浅浅紧紧地闭着眼睛,脑子一片空白,居然连对方声音的差别都没有听出来,一心只有一个念头……

亦然这么直接?要不要矜持地反抗一下?

“哼……他们什么时候换口味了?居然送了这么一个小萝莉过来?”语毕,又笑了笑,“也罢,换换口味也好……”

这说的什么意思?夏浅浅此时秀逗的脑袋处于半当机状态,理解能力在一分钟前已经全喂了汪星人。

没有任何预兆,男人俯身送上了一个火热的吻,直接将她吻得晕头转向,找不着北。

吻轻轻的在她的唇边辗转,然后炽热地落在了她的脖子上,肩膀上。

一只有力的手,不知何时隔着她薄薄的裙子,落在她的身上,肆意的游走着……

“唔——”好热情,这架势,是想做什么?天哪……好羞涩,坏蛋,看看你怎么使坏……

夏浅浅低呼一声,微微睁开双眼,细碎的短发,赤果上身,精壮结实,魁梧有力,凶蛮霸道,压在她的身上,便能叫她动弹不得。

这个男人,这个长相,是亦然吗?好像不是??!不对!这不是他!

这特么到底是哪个瘪犊子?

夏浅浅用力反抗起来:“你,你是谁?混蛋,放开我!”

“嗯?欲拒还迎吗?就不能换一招?我可都看腻了……”

夏浅浅闻言差点憋出一口老血:“迎你个头,臭流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男人就这么袒露着健壮的上身,挑眉,邪气的笑着,“我是什么人?”男人低头靠在她耳边轻声道,“睡你的人!”

好恶心的话!夏浅浅又慌乱又愤怒,抬起腿,膝盖朝着男人的下身狠狠的踢了出去。

“喔……你……你……”

男人显然没有防备,猝不及防下强烈的疼痛袭来,不由叫出声。

夏浅浅果断抓住时机一把将男人推开,跌跌撞撞跳下床,抓起地上的小包包,转身对着痛苦中的他叫道,“死变态臭流氓,你等着,我这就报警,有种你丫别走?!?/p>

男人眯起双眼,痛苦的捂着下身,钻心的疼痛加身,只能看着她光着脚丫跑出他的房间,杀人的心都有了。

该死的丫头,他宝贝要是有什么问题,他一定要她付出代价!

夏浅浅喘息着跑出了房间,手忙脚乱的要拿出手机报警,摸索了半天才发现,她的手机根本不在包里……也就是说她的手机还在里面……

夏浅浅简直要崩溃了,急急忙忙的往前走着,试图找服务员帮忙报警,却在路过一个房间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男女的喘息声和叫喊声。

小脸一红,她想起自己刚刚差点被那个啥,就气得不轻,本着非礼勿听的心态正要跑开,里面传来的声音,却猛地让她停下了脚步,身体像是被定住了一般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亦然,哦,亦然,我爱你……”

亦然?她,听错了吗?

夏浅浅自我安慰,应该听错了吧,即使没听错,叫亦然的多了,也许人家叫王亦然张亦然猪亦然马亦然呢!不要疑神疑鬼自个吓自个!

“顾亦然,我好爱你,我,我不行了……”

顾——亦然?

夏浅浅感觉刚通过自我安慰宽了宽心,下一秒又挨了一记闷棍,咬了咬牙,强作坚强,嗯,同名同姓罢了!怎么可能这么巧?

可是,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在唆使着她,去看看,去看看……

像是为了证实自己是对的,她转身,朝着那虚掩着的房门走去。

“吱呀——”

虚掩着的门被推开,里面点着暖色调的灯,红色的,很浪漫,很有情调。

而此时,大床上正在纠缠的两人,也被镀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像是影片里上演的画面一样,迷乱,几乎叫人窒息。

那男人,真的是他吗?夏浅浅的身子在颤抖。

“谁?”这时,男人猛地抬起头,犀利的双眼,染上了情欲,红色的灯光下,微微湿透的短发和带着汗水的脸颊,无不诉说着他的性感和迷人。

啪渣!夏浅浅的心碎成了十七八瓣。

是他……是他……这个人,正是她朝思暮想的男人!两年不见,他似乎比当初更成熟了,尤其是此时,性感的他,美得叫人窒息。

可是,此时的他,却在跟另一个女人纠缠着。

“浅浅?”男人似乎才认出眼前这个长发凌乱,花了妆容,看起来像个小丑的女人是他的女朋友夏浅浅。眉头微蹙,试图起身,却被女人抱住了。

“亦然,她就是你的小女朋友么?啧啧,你瞧她这狼狈的样子,难道是刚跟哪个男人完事过来的么?”女人娇柔的双手,紧紧的缠住了他的腰,轻柔的声音,直指狼狈的夏浅浅。

顾亦然猛地眯起双眼,昏暗中,夏浅浅脖子上那一道吻痕,不着痕迹的落入了他的眼底。他冷笑,沙哑的声音却冰冷刺骨,“真的是这样吗?浅浅……你就这样,穿着当年我送你的裙子,出来卖的么?”顾亦然一脸鄙视的看着站在门口的夏浅浅,“我不在的在这两年,还没浪够?”

第二章:比窦娥还冤

夏浅浅做梦都想不到,顾亦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好像如今被抓奸在床的人,是她夏浅浅一般。

心狠狠的抽痛着,她几乎站立不住,只是依旧逞强的抬起头,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却没有一丝温柔,有的只是鄙夷和愤怒。

如今该愤怒的,到底是谁?

夏浅浅气极反笑,“所以,你是故意要给我看到这一幕的吗?”

“故意?”顾亦然的手落在身边女人的脸颊上,笑道,“我可没你这个嗜好,呵……”

夏浅浅的身子剧烈的颤抖了一下,随即咬着牙道,“所以说,是我打扰你们的兴致了?那么,顾先生,请继续?!?/p>

说完,她转身,还不忘咬着牙回了一句,“也幸好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否则,哪天顾先生染上了什么病,怪到我头上我可就比窦娥还冤了。拜拜——”

说完,夏浅浅大步走出房门,“砰!”的一声将房门甩上。

此时,酒店里被夏浅浅踹了命根子的某个男人,一脸阴沉的坐在那张宽敞的大床前,黑着一张脸对着急忙赶进来的好友说道,“你最好认真点,治不好,就把你的也剁了!”

欧阳瀚一脸憋屈的看着跟前暴怒中的男人,不怕死的道,“哥,你宝贝又不是我给踢伤的,冤有头债有主,你可不能冤枉好人???”

“身为我的家庭医生,每年拿我那么多银子,这都治不好,还要你何用?”男人冷冷的回答。不过,提起夏浅浅,他抛了抛手里的手机,好看的嘴角露出一抹阴沉的笑,“你倒是提醒我了,那个小丫头……”

“那小丫头的手机?”欧阳瀚挑眉,一脸暧昧的看着男人,“真想不到,你刚回国就差点被女人给阉了,对方还是个小丫头,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啊,哈哈哈……”

男人好看的双眼微微眯起,俊美无双的脸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很好笑?”

“哈哈哈,好笑,太好笑了,认识你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女人拒绝,我倒是很好奇是个什么样的女人?!闭馐郎?,怕是也只有欧阳瀚敢这么跟眼前这位这么说话了,换了是其他人,话没说完怕是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你信不信再多说一句,我就让你也尝尝被阉的滋味?”男人咬牙,阴沉的看着欧阳瀚,那架势,就是欧阳瀚看着都忍不住心里发毛。

“咳咳,好好好,不说就不说,不过,你这宝贝还真是伤的不轻,接下来一个月,你还是乖乖的让它休息吧,可千万别碰女人,否则,我也救不了你?!迸费翦涣橙险娴乃低?,将手套丢到一边,起身在一边的医药箱里摸出一瓶药丢给他,道,“记得每天用?!?/p>

男人的表情十分难看,却不得不接过那瓶药,恶狠狠的道,“管住你的嘴,可以滚了?!?/p>

欧阳瀚耸耸肩,“过河拆桥,真是……”不过,心里却是小小的得意了一把,他倒是想知道,让这男人一个月不碰女人,会把他憋成什么样子?

难得有机会可以让这位禁欲,啧啧,他很好奇接下来会有什么好戏看。当然,他更好奇那胆敢踢伤他的小女人是何方神圣。

“手机里应该有那位小丫头的照片吧?不需要我帮你找?”欧阳瀚笑眯眯的看着男人。

男人挑眉,将手机紧紧握在手心,“不必,你可以走了?!?/p>

欧阳瀚耸耸肩,无奈,只能转身离开。

路过酒店大堂时,隐隐听到酒店的经理在教训几个前台服务人员,他靠近了才听见,居然是在说刚刚那房间的事?

“这么大的问题你们居然没发现?1805房虽然一直空着,但房号的牌子出了问题,号码都掉下来了,你们怎么都没发现?今晚住的可是咱们老板,所幸没有什么大问题,否则,丢了工作是小,丢了小命可不怪我没提醒你们……扣一个月薪水,今后给我仔细点?!?/p>

1805——1802?欧阳瀚嘴角勾起,帅气的一笑,他好像知道了什么。

……

一周后。

灯光凌乱的酒吧。

夏浅浅和好友林璇坐在一个小角落里,大口大口的喝着酒,像是不要钱似得。

“我说浅浅,你没事儿吧?我就出去玩了一周,怎么回来你就变成这样了?”林璇看着往日里滴酒不沾的夏浅浅在一杯杯的喝着酒,眉头紧皱,略带笑意的说道。

夏浅浅仰头又是一杯,脸颊泛红的她,已经染上了几分醉意,看着对面的林璇,大声的说道,“小璇,我跟顾亦然玩完了?!?/p>

林璇蹙眉,有些八卦的问道,“你电话里也没说清楚,你们到底怎么回事?他不是一周前才回国?你们……”

“哈哈……”说起顾亦然,夏浅浅的心还是痛得不能呼吸,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完才道,“你一定没听过这么好笑的笑话,哈哈,他们,被我抓奸在床,却问我这两年他不在,我是不是还没浪够,问我是不是就这样,穿着他送的衣服跟男人做的。哈哈,小璇,你说,是不是很好笑?!?/p>

林璇猛地瞪大了双眼,激动的道,“你说什么?抓奸在床?”

所幸酒吧里的灯光很乱,音乐很响,否则,林璇这一叫,还不是全世界都听到了?

她一把抓住夏浅浅的手,激动的道,“抓奸在床?顾亦然跟谁上床了?你看到了?”

夏浅浅推开她的手,脸颊通红的笑道,“是啊,看到了,你不知道那画面有多刺激,哈哈……”

林璇瞪大了双眼,惊恐的看着夏浅浅,“不是吧?我靠,你,你看到你男人在跟别的女人上床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那你要我哭吗?我为什么要哭?不过是个渣男,分开了更好,省的恶心我?!彼淙蛔炖镎饷此?,可只有夏浅浅知道,每次提起那个名字,她的心就在狠狠的,狠狠的抽痛着,痛到几乎不能呼吸,痛到恨不得死去。

尤其,那天之后,她几乎每天晚上都在做噩梦,梦见顾亦然跟那个女人亲热,梦见他冷眼看她,质问她是不是跟别的男人上床很刺激。

她期待了那么久的重逢,得知他回来,她几乎整夜整夜的都睡不着,最后却发现,梦与现实竟有着天壤之别。

第三章:买醉遭调戏

林璇这才发现夏浅浅的不对劲,原本还想附和着起哄的她,撇撇嘴,道,“浅浅,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就别难过了,为了一个渣男真是一点都不值得,我们家浅浅这么好,肯定可以找到一个比他好一百倍的男人?!?/p>

说罢,林璇也端起一杯酒喝下,骂道,“我早就说了,顾亦然那种富家子,就是个花花公子,不值得你爱,你就是不信??窗?,现在他自己劈腿跟别的女人滚床单,还要把脏水泼你身上,还能不能更恶心人了?人渣,败类,色魔……”

“可不是,人渣,败类……我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了这么一个男人?真恶心,恶心……”夏浅浅疯疯癫癫的笑着,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在说:可是,她曾经是那么爱他,一度以为他就是未来,就是一切,为什么结束会是这样的呢?难道,有钱的男人,真的都花心,都不值得爱吗?

“来,干杯,祝渣男一辈子光棍,爱上谁就被谁甩?!绷骤似鹁票?,大笑着说道。

夏浅浅也端起酒杯,笑道,“干杯……”

两人就这样,一边喝一边骂一边笑,虽然很疯狂,却也很解气。

“不行了,我,我去个洗手间?!庇忠黄烤葡露?,夏浅浅终于撑不住,捂着嘴,起身跌跌撞撞的跑去了洗手间。

“你,小心点儿啊……”林璇说完,自己却靠在了一边的椅子上,头晕目眩,几乎看不清周围。

夏浅浅跌跌撞撞的来到洗手间,狠狠的吐了一把,总算是清醒了不少。

用水冲洗着那张憔悴的脸,她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拍了拍自己的脸,挤出一抹笑容,道,“哭丧着脸给谁看呢?夏浅浅,你要过的比他好,比他潇洒,又不是没了他就活不下去了?!?/p>

说完,深呼吸,甩了甩脑袋,转身出了洗手间。

“哟,美女,能请你喝杯酒吗?”刚走出洗手间没多久,就有个男人端着酒杯迎了上来,拦住了夏浅浅。

原本就喝多了有些站不稳的夏浅浅顺势靠在一边的柱子上,一脸妩媚的笑,“我自己有酒,谢谢了?!?/p>

“自己一个人喝闷酒多没意思,不如陪本少爷一起喝几杯?”男人歪着脑袋,邪笑着,一双眼睛在夏浅浅的身子上徘徊着,那视线似乎已经投过她的衣衫看透了她的身体。这样的眼神,叫人觉得很不舒服。

夏浅浅并不想跟这些人多呆,摆摆手,“抱歉,我可不是一个人,我朋友在那边等我呢?!?/p>

说罢,她打算绕过男人,回自己的位子上去,谁知男人却不死心,一把拉住她的手,微微一用力,夏浅浅就倒在了那人的怀里。

“别这么不给面子吗?本少爷的酒,可还没多少人能拒绝呢……”说罢,酒杯里的酒,就直直的对着夏浅浅的脸倒了下去。

“唔……”夏浅浅感觉不对劲,想要闪躲,却奈何自己喝得太多,动作迟钝,只觉得脸上一凉,那冰冷的液体已经落在了她的脸上。

她伸出舌头,舔了舔脸颊上滑下的液体,笑道,“现在,我可以走了?”

夏浅浅本就长得小巧可爱,略带婴儿肥的小脸更是精致动人,此时她甜唇的动作,看在男人的眼里,简直是致命的诱惑。

他只觉得喉头一紧,一把搂住夏浅浅低头逼近她,道,“本少爷还没喝呢?”说罢,就朝着她脸上吻了下去……

夏浅浅本是不想闹事,没想到这男人这么恶心,心中又气又恼,想也不想,抬起脚就要朝着男人身下踢去。

然而,却有人比她快了一步,一只手猛地从后面揪住了男人的头发,用力的将他往后拉,磁性的声音随即响起,“安少似乎玩的很开心???”

喧闹的酒吧一角,突然就安静了下来,人们看着这边,一个个都不敢出声,生怕会招惹那几个凶神恶煞的人似得。

原本玩的正开心,马上就可以亲到美人的安盛,突然被人揪着头发往后拉,当即怒不可遏,咬着牙叫道,“谁特么的敢……”

话没说完,抬眼看清了身后的男人,他猛地一颤,没说完的话直接吞进了肚子里,那张愤怒的脸,立刻换上了灿烂的笑容,笑眯眯的道,“夜老大?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男人一身黑色的衬衫,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双眼狭长,目光幽深,鼻子高挺,薄唇紧抿,一身高贵而又优雅的气息,带着强大的气场,让人不寒而栗。

他好看的嘴角微微勾起,看了看安盛跟前得到了自由,正靠在一边的柱子上回不过神来的女人一眼,笑道,“闲来无事,来这边逛逛,刚刚看安少玩的很开心???不如,也陪我玩玩?”

男人的声音磁性沙哑,语气听起来有些阴阳怪气的,却叫人听不出喜怒。

安盛自认为自己不曾得罪这位,所以也并未多想,笑眯眯的点头,“能陪夜老大玩,是小弟的荣幸,不知夜老大想玩什么?”

“你刚刚,在玩什么?”男人挑眉,慵懒的松了松手,让安盛得以自由。

安盛摸了摸被抓的有些疼的脑袋,看了一眼还在一边喘息的夏浅浅,一脸奸笑,道,“嘿嘿,在跟这小妞闹着玩儿呢?!?/p>

“嗯?玩泼酒么?”男人挑眉,语调也微微提升了一些。

安盛不明白这个夜澜是怎么回事,往日里都是升龙见首不见尾的,今儿却一直在问这个那个的,很不对劲??砂诙苑降那看笃『蜕矸?,他不得不老实的回答,“不过是教训这不听话的女人罢了,夜老大难得来,今儿算小弟的,想玩什么,小弟奉陪,如何?”

男人颔首,无害的笑道,“我就等你这句话了?!彼蛋?,他微微抬手,立刻就有人给他送上了一杯点着蓝色火焰的鸡尾酒。

夜澜接过鸡尾酒,大家都以为他准备喝掉,一双双眼睛都落在他的身上,期待着接下来会上演那一出戏。

谁知,他将杯子高高的举起,却没有去喝那鸡尾酒,而是,将手轻轻一抖……

第四章:难道,你喜欢我

“啊——”原本安静的酒吧一角猛地传出了一道刺耳的尖叫声。

那尖锐的叫声,甚至盖过了酒吧里喧闹的音乐和嘈杂声,引起了整个酒吧的人的注意。

安盛痛苦的叫喊着,举起双手想碰却又不敢碰自己的脸,因为此时,他那张嚣张脸被泼了一杯带着火焰的鸡尾酒,而且,这鸡尾酒显然不是一般低浓度酒精的饮料,而是经过特制的高浓度酒精,液体一泼到他的脸上,蓝色的火焰立刻就在他的脸上燃烧了起来。不多时,沾染了酒精的头发也开始着火,发出了一股蛋白质烧焦的恶心味道。

“啊——好痛,救命,救命啊……”安盛倒在地上,不停的用双手去扑自己脸上的火,手忙脚乱的扯着自己的衣服,试图将火扑灭。而他身边的那些下人和朋友,却没有一个敢上前去救他,因为,给安盛泼酒的人,是他——夜澜。

夜澜将就被丢到一边,修长的双腿往前迈了几步,居高临下的看着痛苦挣扎的安盛,神色冰冷,“安少不是说这样很好玩么?怎么,玩不起?方才可是看你玩得很开心呢?!?/p>

男人说罢,犀利的双眼微微眯起,一把将一边看傻了的醉醺醺的夏浅浅拉到身边。

“啊……”夏浅浅低呼一声,正要反抗,却发现男人的力气特别大,她根本挣扎不开。

“高臣,先把这丫头带下去?!蹦腥死淅淇戳讼那城骋谎?,就把她丢给了身后的男人。谁知叫高臣的男人还没来得及接住夏浅浅,她就一把抱住了夜澜的手臂,一脸痴迷的看着他。

“你,你好帅,嘻嘻……”夏浅浅傻傻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双手抱着他的手臂,浑身酒气的贴在了他的身上。

男人好看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邪肆的笑着,看着只有他肩膀高的小女人,道,“喜欢么?”

夏浅浅傻笑着点头,“喜欢,嘻嘻,帮我教训,坏人的,都是好人,我,喜欢?!?/p>

男人挑眉,抬手,轻轻捏着她尖尖的下巴,道,“喜欢就好,若是不喜欢,就不好办了?!?/p>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夏浅浅晕乎乎的抱着男人的手臂,整个人靠在了他的胸前,软软的身子,柔若无骨,成功的激起了男人的荷尔蒙。

他顺势将她揽进怀里,低头看着倒在地上,脸上的火已经扑灭,却灰头土脸,整个狼狈不堪的安盛,“下次可要看清楚了再玩?!?/p>

说罢,一把将夏浅浅丢给了高臣,丢下一句,“带她到车上?!本痛蟛降淖叱隽司瓢?。那颀长的身影,高大的身子,霸气的俊脸,几乎让目睹了这一切的所有人都控制不住的发出了一声尖叫。

“这个人是谁?天哪,好霸气,帅呆了!”

“嘘,小声点,没听到安少叫他夜老大吗?”

“夜老大?哪个夜老大?难道是……”

“除了他还有谁?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他,这英雄救美,简直太帅了,真恨不得我就是被他救了的女人啊……”

夜澜一离开,酒吧顿时就热闹了起来。

原本不敢乱动的安盛的手下们,也急急忙忙的迎了上来,手忙脚乱的将安盛扶起来,紧张的询问,“少爷,你没事吧?”

安盛的脸多出被烫伤,痛得龇牙咧嘴的,听到手下的话,更是气得不轻,怒喝,“我看起来像是没事的样子吗?没用的东西,还不快送本少爷去医院?你们要害死本少爷吗?”

下人们不敢怠慢,立刻背着安盛出了酒吧,十万火急的送去医院治疗了。

“夜澜,你等着,今日的仇不报,老子誓不为人!”安盛双手紧握成拳头,死死的咬着牙,眼里满是阴狠和愤怒。

安盛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虽然身份不如夜澜那般尊贵,却也是不论走到哪里都被人追捧讨好的主,何曾被这般欺凌过?夜澜虽然强大,但,他居然敢这么对自己?好,很好!他安盛死都不会放过他!

宽敞奢华的黑色保时捷卡宴里,夜澜看着坐在自己身边,浑身酒味,意识不清醒的女人,微微蹙眉,道,“回去吧?!?/p>

“是?!鼻懊娴母叱嫉愕阃?,静静的开着车离开。

后面,夏浅浅面颊通红的靠在椅子上,一双水汪汪的眼睛迷离的看着身边的男人,问,“你真好看,我到底在哪里,见过呢?”

看着她无辜的小脸,男人微微眯起了双眼,俊美的脸,染上了一抹危险的气息。想起这女人的“罪行”,他就恨不得将她掐死。偏偏此时此刻她还一脸无辜,像是受害者一般缩在一边问他,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他。

他们何止是见过?

夜澜俊美的脸逼近她,狭长的眸子带着危险的气息,“你当真记不起来了?”

“嗯……”夏浅浅含糊的点点头,许是因为喝醉了,小手大胆的落在了他的脸上,嘴里念着,“难道,是在电视上?长得比明星还要好看耶……”

忽而想起了什么,她激动的叫道,“哈哈,我当初一定是瞎了,才会说顾亦然是世上最好看的男人,你,你比他帅多了,哈哈,那个渣……”

再一次从这个女人嘴里听到顾亦然这个名字,男人好看的眉头紧皱起来,将她的手拍掉,转而捏住她的下巴,眯起双眼道,“这么说,你是失恋了?”

“失恋是什么鬼?本宝宝这么可爱,怎么会失恋?”夏浅浅嘟起小嘴,笑眯眯的看着眼前帅得不真实的男人,“难道,你喜欢,我?你要追我吗?”

前面开车的高臣已经忍俊不禁,开车的手都抖了抖,车子在道路上划出了一道弧线。而后座的夜澜更是一脸阴沉,拍了拍夏浅浅粉嫩的小脸,坐直了身子,道,“不会喝酒就不要喝这么多,被人卖了都不知道?!?/p>

说好的抓到这个女人要狠狠的教训她呢?看到她喝成这样,夜澜居然完全没有了要教训她的意思,反而觉得这小野猫很有趣,忍不住想要好好跟她玩玩。

喝醉了教训多没意思,胆敢对他施暴还能舒服活着的人,实在太少了,她,也不会例外。

第五章:你在勾引我

本想将她带回去,等她醒了再好好教训的,谁知,这女人喝醉了一点都不安分。坐了没一会就蹭到夜澜身边,抱着他的手臂,整个人靠在了他的身上。

夜澜嫌弃的将她推开,没一会,她又蹭了过来,还把他当抱枕了似得,像八爪鱼一般的缠在他身上。

夜澜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难缠的女人,差点忍不住将她从车窗丢出去。

终于,车子在一处奢华的别墅前停了下来,高臣从前面下来,打开车门,“澜,到了?!?/p>

“嗯?!币估酵屏送乒以谒砩系呐?,没推开,干脆就由着她,一把将她抱住就下了车,然后保持着这姿势,将她抱回了家。

一进屋,夜澜就不耐烦的将夏浅浅丢在了沙发上。

夏浅浅低呼一声,眉眼迷离的看着夜澜,嘴里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

夜澜看也不看她,厌恶的看着浑身酒味,醉得不省人事的夏浅浅,准备进屋去换身衣服洗个澡。

谁知那不省心的女人一把拉住了他的手,像只被抛弃的小猫一般,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不要走,不要丢下我……”

男人甩手,试图将她甩开,不巧脚下踩到了被打翻的水渍,脚下一滑,加上夏浅浅一直在拉他的手,身子不受控制直直的朝着夏浅浅倒了下去。

“唔……”夏浅浅被压得七荤八素,双手胡乱的在男人胸前摸索着。

她的身子柔若无骨,像是棉花一般,软软的在挪动着,成功的引起了禁欲一周的夜澜的躁动,他咬着牙,看着她眉眼迷离,两颊通红,小嘴微张,整个像是在勾引他扑上去的样子,顿时气红了眼。

“小东西,你在勾引我?”他的声音沙哑,眼中怒火在燃烧。

“嗯……”她砸吧砸吧小嘴,殷红的小嘴,像柔软的QQ糖,弹性十足,似乎在向他发出申请,惹人犯罪。

宽敞明亮的奢华大宅子里,昏暗的灯光下,一男一女半躺在沙发上,室内的气温在不断的升高。

夜澜的双眼微微眯起,俊美的脸上,闪着一抹阴沉。

想起上次被这个女人踢了宝贝,害他被要求禁欲一个月,夜澜就气不打一处来,如今她又这般引诱他,好,很好,他一点都不介意完成他们上次没有做完的事。

低头,一把堵住她的嘴,夜澜二话不说,肆意的啃咬着她的小嘴,就像是在发泄自己的不满一般,没有丝毫怜惜。

她嘴里有着一股浓郁的酒味,光是闻着那味道,就让他浑身发热,也像是喝醉了一般,大脑一阵兴奋。

夏浅浅的小手也不知何时抱住了他,红红的脸颊,迷离的双眼,无不诉说着她的娇柔和妩媚,叫人看着就食欲大增。

夜澜眯起了双眼,再不压抑自己,随着自己的心,肆意发挥起来。燥热的气息在房间里蔓延着,男人的衬衣敞开,呼吸急促,俊美的脸颊上,满是渴求。他的吻落下,急促的呼吸,有着他特有的霸道气息,将她包围着……

夏浅浅只觉得浑身发热,整个人都变得轻飘飘的,原本就醉了的她,根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认命的沉醉着。

“好热……”她轻声的抗议,却像是娇柔的低吟,反而让男人更加激动起来。

他一把将她抱起来,试图顺着自己内心的渴望继续下去,可突然一个重心不稳,就被夏浅浅推倒了,两人的位置换了过来,夏浅浅一个翻身,趴在了他的身上,双眼迷离的看着他,微微低头,一点一滴的逼近他。

夜澜从来都是主动的那个,突然被一个女人扑倒,也是傻了眼,但见她主动献吻的,却也莫名的期待,便停住了动作,静静的等着,只要她吻下来,他一定毫不犹豫的弄死她,哪怕冒着命根子今后不能用的危险……

然而,老天在这个时候跟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就在夏浅浅的小嘴要亲到他的时候,突然眉头紧皱,瞪大双眼,然后,张嘴……

“啪……”原本还一脸期待的夜澜,立刻明白了什么,猛地将夏浅浅推开,自己坐了起来。

果然,夏浅浅被他一推,便换了方向,对着沙发边上,大口的吐了起来。

夜澜就像是被浇了一盆冰水,一双眼睛气得通红,身子轻轻的颤抖着,似乎陷入了暴怒边沿。

“小东西,今晚就先放过你,该死!”夜澜看着吐完了靠在一边呼呼大睡的夏浅浅,一脸嫌弃的捂住鼻子,无比后悔将她带回来。

……

明媚的阳光,懒懒的从窗口洒落,倾泻一地的金黄,金灿灿的光,在微风中跳跃着,窗台上一片明亮。

“唔……”夏浅浅舒服的转个身,柔软的被子和舒服的床,无不让她身心放松,无比留恋。

只是,这床上似乎还有什么碍事的东西,硬硬的,让她的脑袋靠着很不舒服。

她挪了挪身子,整个人都在床上蹭了蹭,脑袋避开了那坚硬的东西,靠在枕头上,继续沉睡。

只是,为何她跟前也有个不和谐的东西?

她可不记得床上有放什么东西啊……

夏浅浅撇撇嘴,伸手在前面摸索着,想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入手暖暖的,滑滑的,是皮肤?这个,好像是头发?这是,鼻子?眼睛?脸?

夏浅浅越摸越觉得不对劲儿了,整个人清醒了不少,一颗心狠狠的跳动着,她咬着嘴唇,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抬头……

“啊——”房间里爆发出了一阵巨大的叫喊声,夏浅浅几乎是整个的弹跳了起来,双手抱着被子,缩到床角,一双眼睛瞪得圆溜溜的看着床上的另一个人。

是的,她的床上还有一个人,而且是男人,还是个光着上身的男人。

因为她激动的卷起被子躲到一边的缘故,床上的男人便失去了遮挡,露出了线条健美的赤果上身,胸前那结实的八块腹肌,没有肌肉男那种让人恶心的感觉,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尤其是那一条性感人鱼线,几乎让人流鼻血。

夏浅浅伸手捂着鼻子和嘴巴,只见床上的男人,慢慢的睁开了双眼,狭长的眸子带着一抹迷蒙感,在那张五官精致,绝世无双的俊脸上,美得叫人惊艳。

第六章:一言不合就开车?

夏浅浅有一瞬间的失神,因为,她发誓她从没有看到过这么好看的男人,不仅身材好,脸蛋好,那双眼睛更是能把人的灵魂吸走。

细碎的阳光洒落在床前,衬着他棱角分明的俊脸,越发的帅气逼人。

他似乎刚睡醒,看到抱着被子躲在床角的夏浅浅,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早啊小宝贝,睡醒了?”

小宝贝?他能叫得更恶心一点吗?

夏浅浅忍住要吐的冲动,警惕的叫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我床上?”

男人笑的更艳了,妖娆的笑容,像是致命的毒药,让夏浅浅几度被惊艳。

然而,他磁性的声音响起,还是成功拉回了夏浅浅的思绪,“小东西,你看清楚了,这里是谁的床?”

这声音,似乎有些熟悉,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里——并不是她的床,这房间也不是她的。

夏浅浅傻了,呆呆的看着这个空荡荡的大房间,房间里各种摆设应有尽有,但因为很大,依旧显得空旷,简单。

夏浅浅咬着嘴唇,看着这陌生的一切,在看看自己身上那一件松松垮垮的睡袍,一颗心几乎掉到了地狱。

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她怎么会在这里?

“怎么,不记得昨晚喝醉之后做了什么了?”男人抬手,撑起脑袋,动作撩人的看她。

夏浅浅这才感觉脑袋有些疼,刚刚精神太紧绷,都没发现这回事,如今被这么一说才想起。她昨晚似乎是在跟林璇喝酒,后来喝醉了,她去了个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似乎遇到变态想要调戏她。然后,在她无计可施,差点要被欺负了的时候,那个变态被人揪住了头发,还被泼了高浓度的鸡尾酒,接着,她好像被一个男人拉抱上了一辆车……

再后来呢?她努力的想要想起后面的事情,却感觉一阵头疼,怎么都想不起来。

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夏浅浅深呼吸,看了看一边撑起脑袋,姿势撩人的男人,鼻血差点没喷出来。她低头,闭上眼睛,深呼吸,一遍遍的劝自己:不要激动不要激动,不就是个美男子吗?她又不是没看过帅哥,怎么能这么没骨气呢?

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后来发生了什么,她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

“昨晚,是你救了我?”夏浅浅蹙眉,试探着的问道。

夜澜笑道,“看来你还记得?”

“这么说,是你带我来这里的?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我的衣服呢?”夏浅浅捂着被子,警惕的看着男人,一脸防备。

男人挑眉,慵懒的抬手摸了摸鼻子,道,“哦?你后面的都不记得了?”

夏浅浅咬着嘴唇,努力的想要想起什么,却记忆模糊,只隐隐记得自己被丢上了车,然后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一想就头疼。

“你,我们,我们没有怎么样吧?”夏浅浅抿着嘴,不安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却耸耸肩,一脸暧昧的笑,“你说呢?”

“你,能不能先把衣服穿好?”夏浅浅咬牙,别开了视线,生怕多看一眼就会有鼻血流出来。

男人似乎也不太喜欢一直这样暴露着,只是每次夏浅浅看他的时候那眼神太好玩了,才忍不住多逗了她一眼,见她此时面红耳赤娇羞不已的样子,他俊美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起身,随手拿起一件衣服穿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夏浅浅。

夏浅浅红着脸,才发现这男人穿衣服的样子,丝毫不比光着身子差,尤其是那张好看的脸,简直就是发光体,一看就挪不开视线了。

她努力控制着自己,深呼吸,道,“你应该没有对我怎么样吧?”除了头疼,浑身酸痛之外,她也没什么不适,应该没有被那个啥吧?

想起昨晚的事,男人的脸色就黑了大半,在他准备冒险把这个女人吃掉的时候,她居然吐了?害他大半夜还要搞卫生,伺候她洗澡,想想就火大。

但,看着夏浅浅那一脸不安的样子,他又忍不住笑了。一步步逼近她,双手撑在她的身侧,居高临下的看她,“你说呢?”

夏浅浅根本来不及反应,男人已经逼近,她紧紧抱着被子,从这个角度仰视这个男人,竟给她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突然,一周前的某个画面在脑海里闪过,夏浅浅猛地瞪大了双眼,激动的瞪大了双眼,叫道,“你,是你?你这个流氓,变态,神经病,救命啊……”

夏浅浅激动的叫着,手脚并用的想推开男人,却因为挣扎,身子一滑,直接倒在了床上。

夜澜顺势俯下身子,眯起眼睛危险的看她,“再叫一句就立刻强了你?!?/p>

……

从那屋子里出来,夏浅浅依旧有些回不过神。

她几乎是被那个男人丢出来的,就在男人威胁她不准乱叫的时候,男人的电话响了,然后,那张帅的一塌糊涂的俊脸,立刻变得阴沉起来。

他丢了一件衣服给她,冷冷的下了命令,“五分钟内换好衣服下楼,晚了就把你丢出去?!?/p>

夏浅浅还没缓过神来,男人就进了浴室,她几乎用这辈子最快的速度换好了衣服,只是一件特大号的白衬衫,要条裤子都没有。

所幸这衬衫够长,哪怕不用裤子,也已经足够将她娇小的身子遮住。

刚换好衣服,男人就从浴室走了出来,依旧是一身黑色的衬衫,短发还滴着水,微微敞开的胸膛,带着性感的色泽,惹人遐想。

夏浅浅咽了一口口水,站在一边,依旧是一脸警惕。

夜澜深邃的眸子在夏浅浅身上扫过,穿着他的白衬衫的她,看起来十分娇小性感,有一种偷穿男朋友衣服的小女人的感觉。

他邪肆的笑道,“还不下楼,等着被我丢出去么?”

夏浅浅吓得急忙下楼,连鞋子都来不及穿就跑到了楼下。

下了楼才发现,这房子居然这么大,装修的十分奢华,就像是城堡一般,到处都美得极致。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传说中的钻石王老五?

可是,她到底哪里招惹他了,为什么他要一次次的对她……

第七章:傍上大款了?

就在夏浅浅胡思乱想的时候,男人已经一把提起了她的衣领,直接将她丢出了大门,随即丢给她一双拖鞋,“在这里等着,一会有人来接你离开?!?/p>

说完,男人就消失在了门口。不多时,一亮黑色的卡宴从车库里出来,宛如离弦之箭,直接出了大门。

夏浅浅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这宽敞的大院子,心里想的是,完蛋了,她昨晚好像开车了……跟陌生男人,虽然是帅哥,可,她还在念书啊,这要传出去,她以后还用混吗?

不,重点是,她已经不纯洁了……

夏浅浅越想越难过,迎着炽热的阳光,一步步的走在那院子里,像是丢了灵魂的洋娃娃。

“滴——”突然,一亮白色的车子在她跟前停了下来,司机滴了一声,下车礼貌的道,“小姐,先生让我来接你,请上车?!?/p>

夏浅浅被吓了一跳,不安的看着眼前那年轻的男子,笑着道,“不,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p>

“请小姐上车?!蹦凶永衩驳淖鲎徘氲氖质?,似乎夏浅浅不上车他就不罢休。

夏浅浅摆手,“真的不用,我……”

“请小姐不要为难我?!蹦凶右簧砗谏奈髯?,一脸哀求的看着她。

无奈,夏浅浅只能上车。

车子很快开出了这一片繁华的高级别墅区,司机礼貌的问,“小姐,请问要去哪里?”

夏浅浅说了自己出租屋的地址,静静的坐在车上看风景,内心却乱成了一片。

最近发生太多事情了,她一时间都知道怎么去理顺。先是险些被那个男人强了,接着是顾亦然劈腿,接着面试了几家公司去实习都没有回音,如今又……

如果昨晚真的跟那个男人发生了什么,她该怎么办?她甚至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车子很快就停了下来,夏浅浅下了车,跟司机道了谢,便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

喧闹的大街上,人来人往的,热闹不凡,夏浅浅却觉得自己说不出的孤单,跟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

这里离她住的地方还有些距离,因为还在上学的缘故,她住的比较偏僻,就没叫司机开过去,而且,她也不想被那个人知道她住在这里,否则,他找过来怎么办?

虽然是暂时住的,但好歹也是她的小窝。

一步步的朝着小屋走去,夏浅浅有些心不在焉。直到,有车子在她身边飞驰而过,带起的大风险些将她卷倒在地,她才皱着眉头,看着那飞驰而去的车子,心情不爽的正要骂人,却在看到那熟悉的车牌号的时候,愣住了。

那是她所熟悉的数字,甚至做梦都经常梦到??墒侨缃窨丛谘劾?,却说不出的刺眼,心,又一次狠狠的抽痛了起来。

似乎也看到了她,车子在前面停下,接着掉头,直接开到了她身边。

车窗摇下,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细碎的短发,柔柔的,线条柔和的脸,带着童话中白马王子该有的弧度,俊美的五官,像是上帝最完美的杰作,一身银灰色的衬衫,让他看起来越发的帅气逼人。

只是,那眼神却叫人有些心寒。

“你怎么穿成这样?哪个男人的衣服?”顾亦然犀利的双眼,一眼就看出了夏浅浅身上那大号的衬衫是属于男人的。

夏浅浅强忍着心痛,退后两步,笑道,“这似乎跟顾少没有关系吧?”

说完,她举步就要离开。却见顾亦然下了车,一把拉住她的手,用力的将她扯住,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怎么,我就这么让你讨厌?还是说你看到我会心虚?”

说罢,他讽刺的看着她身上那一件阿玛尼的衬衣,冷笑,“怎么,傍上大款了?昨晚跟哪个男人欢快去了?连衣服都不要了?”

夏浅浅只觉得胸口剧烈的疼痛着,心脏像是被什么扼住了,痛的她喘不过气来。她压下几乎脱口而出的喘息,压下心中的痛,扬起下巴,骄傲的笑道,“怎么,顾少是在关心你前女友的私生活吗?真抱歉,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我没必要告诉你?!?/p>

顾亦然的手紧紧捏住她的手腕,几乎要将她的骨头也捏碎,俊美的脸上,是压抑不住的愤怒,“夏浅浅,你真是好的很啊,亏我还以为你是个纯洁的女孩,一直不忍心碰你,不过两年时间,你居然堕落成这样?夏浅浅,你真贱,连妓女都不如?!?/p>

“那又如何?我可不就是连妓女都不如,所以你才会去找那些妓女的吗?”夏浅浅不屑的笑道。

顾亦然正要说什么,却见他车上走下了一个女人,怒气冲冲的对着夏浅浅,“贱人,你说谁是妓女?”

夏浅浅抬眼看去,只见女人穿着一身水蓝色的吊带裙,脸上浓妆淡抹的,看起来十分娇艳,只是那张脸因为生气变得有些扭曲。

夏浅浅只觉得这女人有些眼熟,好一会才想起,这女人不正是那天晚上跟顾亦然滚床单的那个吗?

呵,刚刚她在想什么?她居然在为自己昨晚跟陌生男人发生了关系感到愧疚,心虚,她居然觉得自己对不起顾亦然!

真搞笑,到底是谁对不起谁?

是她太把自己当回事了,还以为顾亦然心里有她,才会在这里讽刺她的,可结果呢?他的车上,还坐着别的女人。

夏浅浅自嘲的笑了笑,淡淡的道,“这位小姐这么激动做什么?我可没说你就是,你不必急着承认?!?/p>

“你……”韩诗玉气得面红耳赤,伸手指着夏浅浅,却说不出话来。

好一会,才挽着身边的顾亦然的手,得意的笑道,“真是想不到,亦然当初怎么会看上你这种无礼的女人?你就是嫉妒我,也不必用这种恶心的言语来重伤我吧?”

说罢,又得意的道,“我和亦然,下个月就要订婚了。这是请帖,身为前女友的你,可不能缺席哦?”

韩诗玉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张请帖递到了夏浅浅跟前。

手微微颤抖着,夏浅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接过那东西的,接入手的那一刻,那请帖像是火焰一般,烫得她的心脏都隐隐作痛起来了。

第八章:你们昨晚做了什么

看着夏浅浅呆愣的表情和难看的脸色,顾亦然心中一阵得意,笑道,“本来打算过几天在告诉你,既然今儿在这里遇到,先给你也无妨?!?/p>

夏浅浅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好累,好像回去狠狠的睡一觉。她点点头,“谢谢两位的邀请,我一定会去的,恭喜了?!?/p>

说完,她转身,不再看他们牵着手的幸福模样,一步步的往前走着。

“那就恭候你的大驾了?!焙竦靡獾男ψ?,看着夏浅浅失落的背影,露出了胜利的表情。

就这种没有身份地位的下贱女人,也想跟她抢男人,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的样子,不自量力!

“亦然,我们去试婚纱吧?!焙裥γ忻械奶鹜?,一脸幸福的看着身边帅气的男人,她未来的丈夫。

顾亦然却冷着一张脸,淡淡的道,“公司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改天再去吧?!?/p>

“可是你答应今天陪我去的?!焙褚涣澄目醋潘?。

“你知道,我刚进公司,很多事要亲自处理,乖,今天先回去,改天我抽空陪你慢慢挑?”顾亦然轻轻摸了摸韩诗玉的脸。

这样的温柔对韩诗玉很受用,她点头,抱着顾亦然的手撒娇,“那好吧,你答应我的,下次不能放我鸽子哦?”

“嗯,我答应你?!惫艘嗳坏阃?,道,“我先送你回家?!?/p>

……

疲惫的倒在舒服的小床上,夏浅浅闭上眼睛,衣服没脱,踢掉鞋子,就拉过被子蒙在头上,呼呼大睡起来。

这一睡,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而且还是被外面粗鲁的敲门声和叫喊声吵醒的。

她从床上爬起来,听到外面林璇的声音,叹口气,急忙眯着双眼气开门。

“来啦来啦,你能小点声吗?”夏浅浅无奈的打开小公寓的门,脑袋还有些嗡嗡的,不清醒。

“小点声?姑奶奶,我都在门外叫了你十分钟了,你再不开门我都打算撞门进去了,真是的。要不是房东说看到你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不在呢,真担心你会不会死在这里?!绷骤唤?,劈头盖脑的对着夏浅浅就是一顿骂。

夏浅浅摸了摸鼻子,这才发现已经是下午了,拉着林璇进了屋,关上门,道,“那我还真的多谢你,至少还有人来看看我死了没?!?/p>

林璇白了她一眼,一眼就看出她身上那件属于男人的宽大衬衫,激动的道,“夏浅浅,你老实交代,昨晚带你走的那个人是谁?这衣服,他的?”

夏浅浅无比后悔,怎么回家了也不换身衣服再睡?如今倒好,想要隐瞒都来不及了。只能点头,“嗯,我也不知道他是谁?!?/p>

“不知道?不知道他会救你?还带你回家?你可别忽悠我,快点从实招来,他到底是谁?”林璇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一副你不说实话就不放过你的架势。

夏浅浅有些头疼的抓了抓脑袋,深呼吸,道,“我真不知道他是谁,不过可以肯定,是个帅哥,而且是个钻石王老五,之前跟他有过一面之缘,就这样?!?/p>

虽然那所谓的一面之缘有些坑人,不过,他们确实只见过一次啊。

“哦?看得出来,能穿阿玛尼,肯定不是普通人,啧啧,我说浅浅,你运气不错啊,这边刚甩了顾亦然那个大贱人,就傍上帅哥了?!彼蛋?,眼尖看到夏浅浅脖子上浅浅的印记,林璇激动的叫了起来,“喂,夏浅浅,你们,你们昨晚,开车了?”

听到林璇的话,夏浅浅的脸一阵通红,羞恼的叫道,“才,才没有?!?/p>

“没有?那你脖子上怎么回事?别告诉我是蚊子咬的啊?!绷骤底?,就要伸手去扯开她的衣服看个究竟。

夏浅浅慌忙捂住衣领,气呼呼的道,“小璇,你别闹了?!?/p>

“那你老实说,你们,真没开车?”林璇一脸好奇的看着夏浅浅。

夏浅浅的脸色红了红,深呼吸,别开脸道,“我也不知道?!?/p>

“噗……”林璇笑喷了,“不知道?一点感觉都没有吗?什么都不记得了?”林璇问。

夏浅浅点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昨晚喝了那么多……”

林璇忍不住偷笑,道,“说的也是,不过,只要不是个老男人,就算开车了你也不亏不是?顾亦然都穿不起你身上这衣服呢,啧啧,要是顾亦然看到,还不气死他?”

提起顾亦然,夏浅浅心中依旧一阵难受,他还真看见了,不过,估计也看到她脖子上的痕迹了,所以才会用那种尖酸的语气跟她说话的吧?也罢,反正都已经这样了,他怎么看她一点都不重要。

“这都下午了,你吃饭了没有?看我这么关心你,一醒来就跑来找你了,不请我吃饭?”林璇眨了眨眼睛,笑眯眯的看着夏浅浅,很巧妙的转移了话题。

夏浅浅扑哧一笑,“好,看在林大小姐这么关心我的份儿上,等我去换件衣服,这就请你?!?/p>

……

阳光明媚的清晨,夏浅浅换上一身整齐的正装,将一头柔顺的长发高高束起,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了不少。

对着镜子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夏浅浅我起拳头,给自己打气,“夏浅浅,加油!”

说罢,随便吃了点东西,就拿起包包出门去了。

公车上,夏浅浅还拿着手机在看今天要面试的公司的资料。

在顾亦然回来之前,她也去面试过几家公司,最后要么是自己不喜欢,要么是不通过,都失败了。顾亦然回来之后,她就一直都不在状态,所以,面试了几次也都是失败告终。

曾以为最适合自己的中型企业,就这样被她晃晃悠悠的晃掉了。而今天要去的,是一家大型公司,是这几年来才在A市崛起的,不过短短数年,就从默默无闻挤进了世界五百强企业,这两年更是成为了A市前十的大企业。与顾氏也不相上下了。

本来她是考虑要去顾氏的,毕竟顾亦然是顾氏的三少爷,她要是去顾氏,应该能学到不少东西,但如今,她跟顾亦然已经变成了这样,顾氏是绝对不能去的。听说君澜集团与顾氏是死对头,她几乎是想也没想就选择了君澜。

她只有半年的实习时间,明年上半年就要回学校继续学习,时间不多了,希望今天能顺利通过面试。

未完待续...

关注“YY小说”微信公众号:yyxscn,微信回复书号:4459,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YY小说-用微信看精品小说,全处全收,无雷无郁闷无纠结。

每天YY小说微信签到,送50书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YY小说官网://www.yyxscn.com/


最新回复 (0)
返回
  • 董卿白岩松朱广权 看看央视主持人大学就读啥院系 2018-11-18
  • 独立自主,奋发图强,大胆创新,赶超欧盟不是梦! 2018-11-18
  • “中国区域经济50人论坛”成立大会暨第一次研讨会在京举行 2018-11-17
  • 辣评2017年12月最HOT轿车获奖榜单 2018-11-17
  • 今年西安新登记市场主体突破200000户 2018-11-16
  • 广东建设国际航运枢纽 东京湾区港口与城市协调发展经验值得借鉴 2018-11-15
  • 李保芳:你们的信心是我们背后最重要的支撑 2018-11-14
  • 脆皮-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8-11-13
  • 北京市在京东集团设立民企党委统战工作示范建设点 2018-11-13
  • 大型煤企保供限价难阻煤价逼近700元吨 车等煤频现 2018-11-12
  • 推进“两个伟大革命”的重大意义 2018-11-11
  • 经济活力看广东·创新驱动 2018-11-11
  • 欧洲为何插手南海? 俄媒:因为他们弱小 2018-11-10
  • 淮南23家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单位被挂牌督办 2018-11-09
  • 端午节回归传统习俗 西安市民排队买艾草端午节艾叶-要闻 2018-11-09
  • 921| 888| 281| 902| 53| 90| 261| 995| 733| 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