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YY小说]战龙在都小说全文阅读 战龙在都王辰秦可儿小说免费阅读

游戏小编 4月前 63


今天独家原创爆款好书《战龙在都》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男频都市小说,男主角叫王辰,女主角叫秦可儿,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七章 制衡夏文渊。战龙在都小说主要讲述王辰乃是边境部队实力最强的兵王,部队称号撼天龙王。 三年前,王辰一怒,诛杀奸细,锒铛入狱! 三年后,本应判决死刑的王辰接到新任务,只要?;っ乜啥呐艘荒晔奔?,他的所有罪行可以免除。 至此,撼天龙王出宫,回归都市,掀起一场新的腥风血雨!………最近这部小说的人气非常高哦,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YY小说yyxscn.com”小编为大家带来《战龙在都》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战龙在都

《 战龙在都》YY小说书号:4137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4137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第一章 撼天龙王

黑云漫天。

狂暴的雷霆在其中翻滚扭动,发出震耳欲聋的雷鸣,下方的大海漆黑如墨,在风浪中翻滚着沉重的巨浪。

在南海某座岛屿下方,有一座打造的如同钢铁堡垒一般的水下监狱。

其中关押着的,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特重大死刑犯,每一个人所犯的罪行随便说出去一件,便足以令小儿止啼。

这时,一艘094型弹道导弹核潜艇从远处穿梭而来,驶入水下监狱之中。

在监狱内部,几名面容粗犷的军人手里端着枪械,正如标杆一般站在那儿,等着潜艇里的人到来。

为首的一名军人约莫三十来岁。

他面容刚毅,气势凌人,肩膀上的两杠四星,彰显与其年龄不太相符的军衔等级。

嗒嗒嗒……

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响起,大校表情一肃,眼神崇敬的盯着前方。

视线中,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正在一群全副武装的军人护送下,朝这边快速走来。

老者穿着一身整齐军装,外面披着一件军大衣,胸口挂着的功勋徽章如同漫天繁星一般,数之不尽。

其肩膀上三颗亮闪闪的将星,表明了老者正是华夏当下为数不多的上将之一!

“首长好!”

大校走到老者面前,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语气无比激动。

老者淡淡点头,浑浊的双眼眯起,沉声道:“那个人最近情况如何?”

一提到“那个人”,即便以老者的城府,眼底不禁泛起一抹恐惧,可见这个名字背后所代表的含义。

那名大??嘈σ簧?,无奈道:“首长,您也知道那位祖宗根本不是我们能应付的,他能心甘情愿留在这里,都是给您几位面子啊?!?/p>

老者叹了口气,道:“我明白,所以当初给你们的命令就是别和他起冲突,他的一切要求,只要不违背原则就尽可能满足……他没有提很过分的要求吧?”

此语一出,大校脸色微微一僵。

“回首长,他还真没提很过分的要求,就是有些奇怪……”

“奇怪?”

老者一挑眉,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首长您和去看看就知道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贝笮?嘈α艘簧?,转身在前面带起了路。

老者拢了拢身上的大衣,大步跟了上去。

这打造在海底的死亡监狱,气温要比外界低上很多,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对关在这里的囚犯的一种限制手段。

毕竟在低温的环境下,能不被冻僵就很不错了,哪里还能想着越狱和造反。

一行人顺着阶梯来到监狱最底下的一层空间,整个空间便是一间牢笼,就是为了那个人量身打造的。

还未走近,一阵如猫挠黑板一样的刺耳歌声就传了过来。

老者浑身一震,差点摔一个趔趄,好在被几个护卫给扶住了。

“是谁在唱歌?”

老者一脸古怪,对着身旁的大校问道。

大?;估床患盎卮?,歌声又响了起来,“温暖了寂寞,白云悠悠蓝天依旧泪水在漂泊……”

随着歌声,一名赤裸着上身的男子一手握着一部手机,一手捏着一个粉色的麦克风,从远处缓缓走近。

老者身后的一群护卫见状,立即端起手中的枪械,对着那道人影。

这不能怪他们大惊小怪,而是此人所犯下的那些罪行,实在太过恐怖,光想想就让他们不寒而栗。

他们能克制住转头就跑的冲动,这股勇气已经足以令人称赞了。

“把枪放下!”

老者面容严肃,对着身后一群护卫说道。

他明白对方若真想对他不利,那别说这些枪支了,就算是面对着飞机大炮,他也能轻松割掉他的脑袋。

很快,男子很快就来到了老者面前。

他瞥了老者一眼,停住那跑调的歌声,对着手机笑道:“美女,我这边有点事情要处理,今天就先唱到这儿吧,下次再和你视频,好啦好啦,我先挂了,mua~”

说着,男子就准备切断视频。

老者目光一扫,看到屏幕上是一个娇俏可人的漂亮女子,正在对男子送着飞吻。

视频掐断,男子抬眼瞥了面前的一群人,嘴角噙笑,“老家伙,这次怎么就你一个人来看我,其他人呢?”

老者面色淡然,对这不礼貌的称呼并不在意。

“王辰,在这里住的还习惯吧?”

他看着眼前这个名叫王辰的年轻男子,语气里透着一股深意。

“还好还好?!?/p>

王辰挠了挠后脑勺,憨笑道:“这里的人对我都很好,基本上我有什么要求他们都会答应,这不最近让他们给我搞了个k歌设备,挺有意思的?!?/p>

听到这句话,那名大校面部肌肉一阵抽搐。

龟龟,我们敢不答应吗?您可是夏国边境第一战神,徒手干掉一整支越境贩毒的A级佣兵团的撼天龙王!

敢对您不好,那不是茅厕点灯——强行找死吗!

“知道就好?!?/p>

老者嘴角轻扬,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别扯这些没用的了,说吧,这次找我什么事,是上面的判决下来了吗?”王辰打了个哈欠,满不在乎道。

老者默然,旋即点头道:“是的,判决已经下来了?!?/p>

“拿来我看看?!?/p>

王辰眼底浮现一抹黯然,朝老者伸出手去。

老者从怀里摸出一张判决书,放在了王辰手上。

正当王辰想收回手时,老者又道:“等等,把这份文件拿过去,一起看?!?/p>

说着,老者接过护卫递来的一份文件袋,一并交给了王辰。

王辰皱眉,不知道这老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他先是打开判决书。

看着上面大大的“死刑”二字,心里却没多少波澜。

确实,将整个军区都给端了的罪行,能拖延三年再判决已经算是法外开恩了吧?只是还没抓到最后的真凶,没能为兄弟们报仇,实在有点可惜。

王辰自嘲一笑,打开文件袋看了起来。

数秒钟后,他眼底精光一闪,抬头看向老者,沉声道:“老家伙,这是什么意思?!?/p>

老者颔首:“就是字面上的意思?!?/p>

“你是说,只要我?;ふ飧雠艘荒晔奔?,我的罪行就可以全部免去?”王辰满脸不可思议,忍不住道。

第二章 海边缉毒

“不相信?”

老者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王辰。

王辰只是愣了一秒中,便哈哈大笑,笑声如雷声滚滚,震得在场所有人耳膜发疼。

“我谁都可以不信,但老家伙你的话,还是可以信的!”

王辰眼神灼灼的看着老者,咧嘴道:“华夏第一功勋上将,历经了那段炮火连天的岁月,踩着侵略者尸骨走过来的老人,总不会拿我这个死刑犯寻开心吧?”

听到这句话,老者脸上的笑容才浓郁了几分。

他转身朝阶梯上方走去,王辰抬起脚,刚想跟上,那群护卫条件反射般的举起手中的枪支,一脸戒备的盯着王辰。

王辰立马收回脚,高举着双手,怪叫道:“唉唉,各位同志,别拿枪对着我啊,万一不小心走火呢,真是的,你们大人没教过你们,小孩子不能玩枪的吗?”

“都把枪放下吧?!?/p>

老者回身看了众人一眼,语气平静的下令道。

接到命令,那群护卫才小心翼翼地收起枪,重重松了口气。

事实上,在执行此次护卫任务之前,他们可是连遗书都写好了,如果可以的话,没人愿意面对眼前这个一脸无害笑容的年轻男子。

只要知道三年前那件事的人,都清楚当王辰愤怒起来时,将意味着一场怎样的灾难来临。

撼天龙王一怒,乃祸世之灾!

“对嘛,这才像话嘛?!蓖醭蕉宰乓蝗夯の婪虐籽?,跟着一路跑到老者身旁,腆着脸道:“老家伙,我什么时候能出去???”

“你要想出去,现在就可以?!?/p>

老者脸上噙着淡淡的笑容,不急不缓的说着。

听到这句话,王辰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兴奋之色。

在这个鬼地方呆了三年了,就算平日里有求必应,但也早就淡出个鸟来了,得知自己随时能离开,王辰此时的心情就仿佛一只即将飞出牢笼的雀鸟儿,万分激动。

他也没耐心跟着老者坐潜艇离开,反而转身朝阶梯下面跑去。

老者见状,脸上顿时露出一抹不安。

“王辰,你要干什么?”

王辰停下脚步,回头冲老者露出一个无害的笑容,“老家伙,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出去了,你赶紧带这些人上去,然后放下隔水舱,这边马上要进水了?!?/p>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王辰眼神陡然变得犀利,一道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气息从他身上冒出,如腾腾鬼气,萦绕在王辰身上。

在场诸人浑身一颤,眼神惊恐的看着下方的男子,冷汗止不住的从他们额鬓滑落,飞快打湿了衣领。

老者只是震惊了几秒,就立即吼道:“所有人赶紧上去,大校!”

“在!”大校双脚一并,高声应道。

“赶紧放下隔水舱,这小王八蛋又要坏事了!”

说话的同时,站在下方的王辰怒喝一声,一拳狠狠砸向身前的墙壁。

轰!

震耳欲聋的声音传出,整座水下监狱都跟着颤动了一下。

下一秒,王辰拳头下,用特殊材料制成的墙体发出一阵阵脆响!

一道道手指粗细的裂痕悄然浮现,很快便如同蜘蛛网一般散去,跟着嘭的一声爆响,汹涌的海水倒灌而进,瞬间将监狱底层给吞没殆尽。

好在通往上方的隔水舱已经放下,不然整座监狱都有可能被海水瞬间吞没。

站在隔水舱后方的一群人气喘如牛,脸色蜡白。

同时对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气的咬牙切齿,可偏偏那厮已经遁入海里,现在也不知去向。

老者叹了口气,嘴角浮起一抹苦笑,只希望这小王八蛋能安分一些,乖乖到目标人物身边去,要不然,哪怕再次出动整个陆军部队,也要把他给抓回来!

……

苏海市沿海一线,是一片繁荣无比的海运工厂,每日经由此海关进出的货物,早就超过了百吨这个计量单位。

眼下虽然是深夜,但这片海运工厂依然灯火通明,无数身影在灯光下快速走动,加班搬运着货物。

三名衣着光鲜华丽的男子正站在一旁,冷眼打量着这些搬运工,嘴里不停催促着他们动作快点。

“大哥,用这些货包裹着,咱这批玩具应该能送出去吧?”

这时,三人中的一人凑到为首的男子身旁,压低嗓音问道。

说话的同时,他的眼神还不停扫视着周围,像是在防备着什么。

被称作大哥的男子约莫三十来岁,理了个板寸头,脸上还有一道极为狰狞的伤疤,看着瘆人无比。

他给自己点燃一根烟,眯着眼道:“根据我们线人提供的情报,条子们被吸引到别处去了,今晚这边应该没问题!”

谁知就在他说完的那一瞬间,无数道红蓝相交的光线撕破黑夜,伴随着嘹亮的警笛声迸射传来。

三名男子脸色一变,暗道一声不好!

他们居然被警察给包围了。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无路可逃,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放弃抵抗,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随着这道声音,黑暗中骤然响起一片子弹上膛的声音,在寂静的黑夜中无比清晰。

三名男子无比清楚,此时此刻正有无数把枪对着他们,只要他们敢有一丝异动,下一秒就会被射成马蜂窝。

无奈之下,他们只好高举双手,乖乖蹲在地上。

那些正在搬运货物的搬运工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眼见有人蹲下了,立即有样学样的蹲了下来。

很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刀疤男还未抬头,视线里就出现了一双修长的玉腿。

“哼,刀疤强,没想到我们居然会回来吧?”

说话的是一名年轻漂亮的女警察,穿在身上的警服仿佛小了一号,将她一身妖娆的曲线尽数勾勒出来,若不是眼下局面不对,相信很多人的视线都会被她吸引过来。

刀疤男抬头,瞥了女警一眼,冷笑道:“原来是方大队长,我说是谁这么厉害,能算准我们的运货的时间呢!这么说来,我们的线人应该被你们抓了吧?”

“知道就好!”

方媛冷冷一笑,从腰后摸出手铐,准备给刀疤强拷上。

第三章 撞到暗礁

然而,在她弯腰下去的那一瞬间!

刀疤男却双腿发力,猛然起身,闪身到方媛身后的那一瞬间,右手上不知何时多出一把手枪,紧紧压在方媛的太阳穴上!

“嘿嘿,方大队长!”

刀疤强眼神里闪烁着疯狂的神采,咧嘴笑道:“你可能还不知道,你们的线人,也已经被我们抓了吧!”

“所以你们得到的消息,从头到尾就是假的,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今晚这里运的不是毒品,而是……军火!”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那些蹲在地上的搬运工人中,突然站起几十个人,他们一把掀开身边货物,从中抽出各种先进的枪械,对着前方的警察便是一通扫射!

哒哒哒——!

枪口喷吐着火舌,在黑暗中尤为刺眼。

一众警察在方媛被擒的那一刻便提高了警惕,所以当那些人拿出枪械的时候,他们立即躲到掩体后面,没有造成伤亡。

但这么一来,他们便被对方火力压制了。

刀疤强见状,脸上的笑容更加明显,他勒着方媛的脖子,快步朝海边走去。

“方大队长,看来还得麻烦你当一下人质了!”

说话的同时,他已经挟持着方媛上了一艘游艇,开船的正是他的两名小弟。

此时此刻,方媛心里无比焦急。

这一次行动失败,根本原因是他们错信了线人传来的消息。

这批歹徒这次运的不是毒品,而是军火这件事,着实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只是不论是运毒品还是军火,按常理而言,不应该都得隐蔽一些吗,为什么这些人好像故意引他们过来一样?

方媛眯着眸子,使劲思考着整件事的蹊跷之处。

刀疤强找出一根绳索,将方媛捆牢,绑在船尾的柱子上。

他转身坐在一旁,冷眼盯着方媛。

“老大,这小妞难道就这样放着吗?”刀疤强身边,一名小弟望着方媛警服下妖娆的曲线,舔着干涩的嘴唇问道。

刀疤强嗤笑一声,“瞧你这点出息,一看到女的就走不动道了?!?/p>

话音一顿,刀疤强目光扫过方媛的胸口,不禁邪笑道:“不过咱方大队长确实不是那些庸脂俗粉可以比的,倒是可以尝尝味道?!?/p>

“你敢!”

倒在船尾的方媛闻言,俏脸上顿时浮现一抹惊慌。

她一直在思考整件事的疑点,一时倒没注意自己的处境。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觉在刚才一通推搡下,她上衣的扣子都崩开了好几个,露出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以及两片雪白的弧线。

“亡命之徒有什么不敢的?”

刀疤强冷哼一声,眼中跳跃着浓浓的邪念。

他拍了拍身旁的小弟,吩咐道:“你去前面和三儿交换着驾驶,等我完事了自然会喊你们!”

“好咧!”

小弟听言,立即兴奋的搓了搓手,临走时还狠狠看了方媛好几眼,那一脸不舍的模样,令方媛一阵恶寒。

等小弟出了船舱,刀疤强才冷笑着朝方媛走来。

“刀疤强,你可不要乱来!”

方媛挣扎着坐起,眼神不安的看着逐渐靠过来的男人。

刀疤强咧着嘴,露出一排发黄的牙齿,一边靠近一边解着裤腰带。

“方大队长,咱也算老熟人了,交手那么多次,一直分不出个输赢,不如今天换种方式,让我来试试你的深浅,你来尝尝我的长短,看看谁能笑到最后,怎么样?”

说着,刀疤强便快步走到方媛身前,刚想伸出手去,整艘游艇突然剧烈的一震,仿佛撞到什么东西一般,砰的响了一下。

方媛因为被绳子绑着,只是晃了晃而已,刀疤强就没那么好运了,整个人都直接飞了出去,一头磕在墙壁上,疼的他嗷嗷直叫。

他站起来一摸脑门,看到一手的鲜血,顿时怒不可遏。

“草你们妈的,都是怎么开船的,想要老子的命是吧?!”

说话的同时,刀疤强已经冲了出去。

驾驶室里的两名小弟也被撞得七晕八素,听到大哥的怒吼,当即苦着脸跑出来,解释道:“大哥,不怪我们啊,这里是深海区,按理说下面应该没东西的,但是……”

“但是什么但是?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刀疤强瞪了两小弟一眼,恨不得一巴掌扇死一个。

“但是我们好像撞到暗礁了?!?/p>

两名小弟交换了一个眼神,满脸无奈道。

听到这个答案,刀疤强恨不得拔出枪来崩了这两个小弟!

这条撤退路线明明就是早就规划好的,怎么可能会有暗礁这种东西,一个人这么说就算了,两个人都这么说,脑子都被狗吃了吗?

正当他想发火时,海里突然传来一阵拍打船舱的声音,在这黑暗寂静的海面上显得无比清晰,让人不禁毛骨悚然。

“什么声音?”

刀疤强看了两名小弟一眼,神情紧张的问道。

两名小弟脸色微白,轻轻摇了摇头。

正当三人不知所措的时候,水里突然传来一阵哗然声,紧跟着一道人影破水而出,砰的一声落在船舱里。

“呼……终于尼玛的上岸了,可累死老子了!”

人影刚一上船,就靠着船舱,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而以刀疤强为首的三名歹徒,则已经吓得两股战战,连呼吸都快忘了。

尼玛,这大半夜的突然从深海区蹦出一个人来,这简直比灵异故事还是恐怖好吧,这兄弟到底是人是鬼??!

两名小弟吓得紧紧抱在一起,刀疤强在短暂的震惊后,率先反应了过来。

他从后腰摸出手枪,走到人影前方,喝声道:“你踏马到底是什么东西,又是从什么地方上的船,快点给老子说,不然老子一枪崩了你!”

听到这句话,那道浑身上下还缠着不少水草的男人蓦地一愣。

他一把掀开覆盖在脸上的水草,露出一张颇为清秀的脸庞,诧异道:“你说什么,这是船上?那意思是老子还没上岸?”

“哇靠!”

男子一把蹦了起来,揉了揉裤裆,一脸蛋疼的表情,“老子还以为上岸了,怎么还在海里啊,那我刚撞的到是什么东西,难道不是基石吗?”

第四章 占便宜

此语一出,刀疤强三人又愣住了。

难道刚才游艇撞的那一下,不是撞什么暗礁上了,而是撞在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身上了?

这尼玛也太扯淡了吧!

刀疤强感觉自己在做梦,正当他想让小弟抽自己一巴掌时,男子的视线已经瞄了过来。

“嗯?你们又是什么人,附近的渔民吗?”

“不对,你们的穿着不像渔民,也没渔民是开游艇出来捕鱼的,呦呵,居然还带着枪?”

男子一面朝刀疤强靠近,一边喃喃自语着。

“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开枪了!”

刀疤强一瞪眼,气势汹汹的吼道。

但事实上,他心里简直没底的雅痞!

这深更半夜突然从海里窜上来的,谁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儿,所以男子每靠近一步,他就后退一步,拿烟……不对,拿枪的手,微微颤抖。

终于,刀疤强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不管是人是鬼,打一枪过去不就知道了吗?

一念及此,刀疤强怒吼一声,正想扣下扳机,突然感觉手里一轻,手枪竟然不翼而飞了。

他目光一转,才发现男子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大堆枪械零件,噼里啪啦一股脑全扔在了甲板上。

“这手枪的组装方式是暹罗国那边的,看来是从边境流过来的黑枪啊……”

“呵,我才离开了三年,边境的监管力度就变得这么松了吗?暹罗那边的几个势力胆儿也肥了,老子不在,就敢卖枪过来?看来有时间要去敲打一下了!”

说话的同时,男子身形一闪,几乎瞬息出现在刀疤强身后,一肘重击在刀疤强后心处。

“噗——!”

刀疤强双眼暴突,嘴里喷出一大口鲜血,血里还含着几块内脏碎片,跟着脑袋一歪倒在地上,直接没了呼吸。

两名小弟见状,刚想发出惨叫声,二人的脖子便被人大力一扭,咔嚓一声转成一个令人惊悚的角度,彻底断了气。

“好久不杀人,有些手生啊……”

男子看了眼甲板上的三具尸体,撇嘴说道。

他举目忘了眼四周,确定了一下方向,准备游到岸上去,这艘游艇刚撞到他的时候,发动机好像撞坏了,要不然开游艇回去,还能省点事。

就在这时,船舱里突然传来一阵响动。

男子眉头一皱,走到船舱里看了一眼,蓦然发现一个衣衫不整的女警正被绑在船尾,一双漂亮的眼神充斥着焦急的神色,愣愣地看着来人。

“你是谁?”

寂静的船舱内,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出了这句话。

男子微微一笑,上前解开绑着方媛的绳索,道:“我叫王辰,看你这身衣服,你应该是个警察吧?”

“我当然是警察,你到底是谁?”方媛甩了甩被勒的红肿的手腕,蹙着柳眉说道。

“我是王辰啊,刚不是说过了吗?”

王辰一脸古怪,这女的不会有健忘症吧,他明明刚做了自我介绍啊。

方媛一愣,旋即道:“我知道你叫王辰,我问你是干什么的,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艘船上?”

王辰转了转眼珠,嘿笑道:“我是个游泳爱好者,游到附近看这里有艘游艇,就想上来休息一下,没想到上来就看到外面有三具尸体,进来就发现了你?!?/p>

“游泳爱好者?三具尸体?”

方媛柳眉一蹙,立即推开王辰跑到外面。

果然,刀疤强和他的两个小弟倒在地上,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她上前查探了一下,漂亮的脸蛋浮现出一抹错愕。

她转过身来,目光紧紧盯着王辰,道:“你确定你上船的时候,这三个人已经死了?”

王辰一听,立即小鸡啄米般点起了脑袋,脸上的表情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方媛仔细看着王辰的脸,却看不出一丝破绽,只好不甘的移开了视线。

刚才在船舱里的时候,她隐约听到外面有对话声,但海浪声太大,她根本没听清刀疤强是在和谁说话,她还想趁那个机会挣脱开绳索呢,没想到王辰就进来了。

但眼下最重要的不是关注这三个人怎么死的,而是她必须快速回到岸上。

就在刚才那段时间,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刀疤强要如此明目张胆的运送军火了!

这整件事情,其实都是一个幌子,一个掩人耳目的幌子,其真实目的是为了另一件事打掩护而已!

想到这里,方媛便没心思计较王辰这个人,她跑到驾驶室,才发现游艇熄火了,怎么都发动不起来。

“别白费力气了,游艇刚才已经撞坏了?!蓖醭揭锌吭诿趴?,似笑非笑的看着方媛道。

“怎么会这样!”

方媛急的拍了下仪表盘,脸上的神情无比焦急。

如果她不能及时赶回去,将她的发现上报上去,那群人得手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

偏偏上船的时候,她身上所有的通讯设备都被刀疤强扔海里了,这下连电话都没有一个。

“你很着急回去吗?”

王辰看着方媛在驾驶舱里不停踱步,不由得出声问道。

“废话!”

方媛瞪了一脸淡定的王辰一眼,道:“这群歹徒今晚运送军火,只是为了吸引警方的注意力,拖延住警方罢了,他们真正的目的,其实是……”

“哎呀,说了你也不懂!”

方媛急的直跺脚,都快要急哭了。

王辰却嘿嘿一笑,道:“如果我说我可以带你回去,你信吗?”

“你说什么?”

方媛心头一喜,一把拉住王辰的胳膊,万分欣喜道:“真的吗?那我们快点出发吧!”

“这次事情真的很重要,你帮了我,事后我可以给你申请见义勇为好市民奖,还可以给你发奖金,还可以……”

“打??!”

王辰一抬手,止住了方媛的话。

方媛不解的看了男人一眼,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王辰却邪邪一笑,目光流转在方媛没有扣上的上身部位,舔了舔嘴唇道:“我不想要什么锦旗奖金,只要你给我摸一下,我立马带你回去……”

此语一出,方媛脸色立即冷了下来,她先用手遮住胸口的春光,旋即冷喝道:“该死的流氓,居然敢占我便宜,我打死你!”

第五章 巧了

说着,方媛五指握拳,狠狠轰向王辰的侧脸。

王辰嘿嘿一笑,脑袋一偏避开这一拳,反手捏住方媛的手腕,一用力就将她整个人都拽进了怀里。

“??!你放开我!”

方媛羞的俏脸通红一片,刚想挣扎,却突然感觉一张湿乎乎的嘴巴就印在了她滑嫩的脸蛋上,跟着一只粗糙的手掌跟泥鳅一样钻进了她的衣服里,狠狠捏了一把。

“舒服!”

王辰嘿嘿一笑,一脸满足的松开了已经陷入呆滞的方媛。

在那水下监狱关了整整三年,别说女人了,就连雌性生物都没有,王辰差点没憋出心里障碍来。

没想到这次刚一出来,就遇到这样的极品,偏偏还衣衫不整的,这要不占点便宜,可不是他撼天龙王的风格。

毕竟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龙性本淫嘛。

片刻之后,呆滞中的方媛终于醒转了过来。

她眼圈一红,泪水止不住的往外冒,同时瞪着眼前的男人,咬牙切齿道:“王辰!我一定要杀了你!”

天哪,她的身子可从没有被男人碰过啊,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蹿出来的流氓,居然敢这样对她,真是太过分了!

王辰肩膀一耸,邪笑道:“随时欢迎你来杀我,不过我可先说清楚了,你失败一次,我就惩罚你一次,怎么样,这对你而言不亏吧?”

方媛深吸一口气,平复下心底的怨念。

她气呼呼的转过身去,不想再看到王辰这张可恶的脸,谁知王辰又一次拉住她的玉手。

“你又想干什么?”

方媛脸色一变,忍不住怒道。

这个男人来历神秘,偏偏功夫又不赖,至少自己绝不是他的对手,难道他要在这里把自己给玷污了吗?

方媛脑海里浮现出这个念头,心里绝望不已。

谁知王辰身子一转,屈蹲在她身前,拍着肩膀道:“我这人没啥优点,就是说到做到,既然答应了要带你上岸,就绝对不会食言,赶紧上来吧,你不是很着急吗?”

“你这是……”

方媛诧异的看了男人一眼,惊疑道:“你难道准备游回去?”

“不然呢,难道我飞回去???”

王辰翻了个白眼,一脸嫌弃的说道。

方媛语气一滞,闹了个大红脸,她咬了咬牙,最终还是下定决心,直接趴在了王辰背上。

“抱紧点,不然等下被海浪打下去,我可不负责捞你!”

王辰淡定的声音传来。

方媛蹙了蹙眉,最后还是伸出两条玉臂,搂住王辰的脖子,上身的柔软更是毫无保留贴在他的背上。

看着王辰那一脸舒爽的表情,方媛心里一阵恼恨,暗道:“臭流氓,就让你再占最后一点便宜,上岸就崩了你!”

王辰自然不清楚方媛心里的想法,他走到甲板上调整好姿势,一个猛子就钻入冰冷的海水里。

紧跟着他四肢摆动,整个人就如同离弦的箭一般窜了出去。

方媛紧紧闭着双眼,她不知道速度有多快,只感觉海水疯狂的扑来,无奈之下,她只好不停的抱紧王辰,生怕一不小心就被海水冲走。

如果此时海上有渔船,渔船上的人肯定会看到这令人惊悚的一幕。

只见一条高高的水花从水底溅射而出,两道模糊的身影在水面下飞速穿行,偶尔跃出水面换个气,跟着又重新钻进水底,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前进着。

五分钟后,海岸处的灯光已经近在眼前,王辰浮出水面,对着身后的女人道:“还行吧?”

方媛呛了好几口水,却咬牙道:“还行,你继续吧!”

“继续什么啊,已经到了?!?/p>

王辰拍了拍女人挺翘的臀部,轻笑着说道。

“???”

方媛嘴里发出一声轻叫,也不知道是被王辰占了便宜还是震惊王辰的速度。

她睁开眼睛四处一看,果然是她刚刚被挟持离开的海岸。

只是现在岸上已经没有一丝声响,更别说先前激烈的枪声了,海岸上也没有一个人影,不知道那群歹徒和阻击他们的警察都去了什么地方。

王辰将方媛抱上岸,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地上。

方媛却挣扎着起身,满脸焦急道:“已经没时间了,我必须马上赶过去?!?/p>

“你要去哪里?”

王辰不解的看了女人一眼,不知道方媛从船上开始就那么着急,到底是在急什么事情。

方媛回头看着王辰,重重一跺脚,道:“这群歹徒今晚这样做,应该是为了掩护另一伙人,那一伙人的目的,就是为了绑架苏海市秦家大小姐——秦可儿!”

“秦可儿?!”

这一下,不止方媛,就连王辰都猛地瞪大了双眼,脸上布满了震惊之色。

“我靠,要不要这么巧??!”

王辰一脸见鬼的表情,紧跟着从口袋里摸出一张被水彻底弄湿的纸张,小心翼翼揭开看了一眼。

当他看到任务目标后面的三个字,正是秦可儿时,整个人都彻底不好了。

“挖槽,不是说在我来之前,秦可儿的安危有人负责的吗?怎么已经有人动手了?!”

王辰急的在原地打转,这位秦家大小姐可是他能不能免罪的关键,绝对不能出事??!

方媛听到王辰的话,神情诧异道:“你说什么?你就是上头领导说派来?;で乜啥娜??”

“这不是废话吗?”

王辰一瞪眼,仿佛想到了什么,旋即挑眉道:“听你这意思,你们就是在我来之前,负责秦可儿安全的人?”

方媛一愣,旋即点头道:“没错,秦小姐的安全问题,一直是由我们市局负责的?!?/p>

王辰一听,立即一巴掌拍在脑门上,一脸的绝望。

方媛也有点尴尬,但还是道:“这也不能怪我们,我们市局的职责本就是?;と嗣袢褐诘陌踩?,打击犯罪,维护城市治安,?;で匦〗阒皇嵌钔獾娜挝?,加上那伙人好长时间都没动静,我们就松懈了一点?!?/p>

“而且,现在这一切都只是我的推测,说不定那些人还没动手呢……”

“别说了,你跟我来!”

不等方媛解释完,王辰便一把拽住她的手,拉着她往不远处的一辆汽车跑去。

“你又要干什么?”

方媛急了,她还得和上头领导汇报情况呢,这家伙干吗总欺负她呀!

王辰头也不回,只是冷冷道:“我要去找秦可儿?!?/p>

“那你去啊,拉着我干吗?”方媛噘着红唇,满脸的不情愿。

“废话,我要人带路!”

王辰脚步一顿,回头吼道。

未完待续...

关注“YY小说”微信公众号:yyxscn,微信回复书号:4137,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YY小说-用微信看精品小说,全处全收,无雷无郁闷无纠结。

每天YY小说微信签到,送50书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YY小说官网://www.yyxscn.com/


最新回复 (0)
返回
  • 董卿白岩松朱广权 看看央视主持人大学就读啥院系 2018-11-18
  • 独立自主,奋发图强,大胆创新,赶超欧盟不是梦! 2018-11-18
  • “中国区域经济50人论坛”成立大会暨第一次研讨会在京举行 2018-11-17
  • 辣评2017年12月最HOT轿车获奖榜单 2018-11-17
  • 今年西安新登记市场主体突破200000户 2018-11-16
  • 广东建设国际航运枢纽 东京湾区港口与城市协调发展经验值得借鉴 2018-11-15
  • 李保芳:你们的信心是我们背后最重要的支撑 2018-11-14
  • 脆皮-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8-11-13
  • 北京市在京东集团设立民企党委统战工作示范建设点 2018-11-13
  • 大型煤企保供限价难阻煤价逼近700元吨 车等煤频现 2018-11-12
  • 推进“两个伟大革命”的重大意义 2018-11-11
  • 经济活力看广东·创新驱动 2018-11-11
  • 欧洲为何插手南海? 俄媒:因为他们弱小 2018-11-10
  • 淮南23家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单位被挂牌督办 2018-11-09
  • 端午节回归传统习俗 西安市民排队买艾草端午节艾叶-要闻 2018-11-09
  • 995| 434| 508| 98| 181| 398| 922| 578| 393| 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