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YY小说]大匠师小说全文阅读 大匠师李生一小说免费阅读

游戏小编 6天前 12


今天恐怖题材新书《再起神峰》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男频灵异小说,男主角叫李生一,最新章节: 第140章 坐火车。再起神峰小说主要讲述我发现我们村寡妇偷人,结果……………最近这部小说的人气非常高哦,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YY小说yyxscn.com”小编为大家带来《再起神峰》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大匠师

《大匠师》YY小说书号:4923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4923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第1章 寡妇偷人
我叫李生一,没有爹娘,从小和奶奶相依为命!

我18岁那年,高考结束,成绩还没出来,我回家等成绩,没想到却差点丢了小命!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农村的人睡觉都很早,大概晚上九点多钟,家家户户都关灯睡觉,整个村子只有零星几户亮着灯。

奶奶很早就睡了,平时要是搁在这个点,我还没有下晚自习!我睡不着,穿着大裤衩子光着膀子在墙角撒尿!

我正要提上裤子回屋,忽然隐隐约约听到隔壁传来一阵嗯嗯……嗯……啊……嗯……嗯嗯……的声音。

这奇怪的声音引起了我的警觉,我贴近墙仔细去听,听到这哼哼唧唧的声音是从李寡妇家里传出来的,看过不少毛片的我当然知道李寡妇家正在干嘛。

我忽然眉头一皱,李寡妇家男人不是前些年发生矿难走了吗,难道李寡妇把他那死鬼男人绿了?

想到这我忍不住嘿嘿一笑,李寡妇长得又黑又丑,脸上长了一个肉瘤,肉瘤上还长着一根毛。关键是李寡妇还有狐臭,夏天隔着三丈远都能够听到她身上的狐臭味,不知道是村里哪位好汉那么重口味,居然对李寡妇下的去手。

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对于这种事我还是假装听不见的好!但是我又好奇是谁那么重口味,居然能够看上李寡妇!我趴在墙头上,有点犹豫不决,骑虎难下的感觉。

李寡妇屋子里嗯嗯啊啊的声音越来越急促,我知道这是快要高潮了,要是再犹豫恐怕就要错过好戏了!

我咬了咬牙,心想就看一眼吧,看看和李寡妇偷情的男人是谁。

李寡妇和我们家隔了一堵墙,我轻轻一跃从墙头上就翻到了李寡妇家里。

李寡妇家养了一只黄毛黑背大狼狗特别凶猛,我怕大狼狗咬我,我蹑手蹑脚的看了看周围,看到李寡妇养的那只大狼狗没在院子里,我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走到李寡妇家窗户下。

大概是天气炎热,李寡妇家窗户没有关!

李寡妇没有关窗户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家窗户高,人在下面根本看不到里面,我找了个几块砖垒在一块垫了垫脚才伸手勉强够到窗台,然后靠着自己臂力将身体往上撑,我倒要看看是哪个瞎了眼的和李寡妇通奸!

靠着双手的支撑,我脑袋慢慢靠近窗户,听着那嗯嗯啊啊的声音让我我心里一阵激动!

借着微弱的月光我隐隐约约看到躺在床上体型臃肿的李寡妇,还有一个黑乎乎的男人趴在他的身上,上上下使劲的耕耘着!

好个李寡妇,果然在偷情,我揉了揉眼睛想要看清楚和李寡妇偷情的男人是谁,可是再看的时候床上只有李寡妇一个人,男人呢?怎么不见了?

是我眼花了还是男人躲起来了,正在我发呆的时候,忽然一张脸贴几乎贴在了我脸上,蓝幽幽的眼睛,尖锐的牙齿上猩红的舌头散发着热浪,正是李寡妇养的那只黄毛黑背大狼狗!

这家伙刚才趁我揉眼的功夫从地上爬过来,猛然和我来了个脸对脸,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子呆住了,黄毛黑背大狼狗忽然对我嘴角一撇,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我瞪大了眼睛,没错!那只大狼狗他笑了!他脸上的表情居然露出像人一样诡异的微笑!

借着月光,我看到那个大狼狗闪闪发亮的眼睛,尖锐的獠牙,仿佛此刻他不是一只狗,当然也不可能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尖嘴獠牙的厉鬼!

看到这情景,我吓的打了一个寒颤,一哆嗦不小心把窗台上的小花盆给碰倒了!

花盆从窗台点到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听到响声李寡妇吓了一哆嗦,扭头超我这边看了一眼,发出一声尖叫声,破口大骂着,打死你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的小畜生!李寡妇随手从床头抓起一个玻璃杯狠狠地朝我扔了过来!

我见被李寡妇发现了也是一愣,脑袋被玻璃杯打了个正着,叫了一声,双手一松,从窗户台上掉落了下来,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

这动静弄得不小,我听到村子到处是汪汪的狗叫声,周围邻居家都亮了灯!

我感觉到自己头湿乎乎的,一摸全是血,我猛的抬头看到窗户上伸出一个尖嘴獠牙伸着长舌头的狗头,目光阴狠的看着我,呼的一声那只大狼狗从窗户上跳了下来!

我当时脑袋一懵,看到大狼狗追过来,下意识转身就跑!

可是毕竟我长了两条腿,而大狼狗有四条腿,两条腿的怎么能够跑过四条腿的,我没跑两步就感觉自己被一股力量扯住后腿狠狠摔倒在地上!

他娘的我被狗咬了!我在心里怒骂!

呼呼呼!

我一转身看到那只黄毛黑背大狼狗张着一脸尖牙的大嘴呼呼呼叫着朝我的脖子啃了过来!

这狗日的畜生是想要我的命??!我吓的够呛,情急之下下意识的拖住住黄毛黑背大狼狗的狗头,两只脚狠狠地蹬住大狼狗的肚子!不让大狼咬到我!

我们一人一狗居然僵持了起来。

这时候我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大狼狗口中猩红的舌头和锋利的尖牙,感受到狼狗呼出带着腥臭味的热浪!

我是使了吃奶的劲使劲拖着狼狗的下颚,要是一不留神让狼狗一嘴咬到我的脖子,我就算不死也得掉层皮,那只狼狗咬不到我,急得呼呼喘气,居然用前爪抓我的脸!

好个狡猾的大狼狗,我虽然摇晃着脖子尽力避开狼狗的爪子,但是过了一会儿还是被抓出来几道血印子,我直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妈了个巴子的,好你个畜生!我也是火了,两只手使劲抓住狗头,脑子一热,对着大狼狗耳朵就是狠狠地一口!

没错!我把狗咬了!

嗷!一直都是大狼狗咬别人,大概他也没有想到会有人咬他!大狼狗哀嚎了一声,一下子窜到老远,用蓝幽幽的眼睛注视着我,一时之间居然也不敢朝我靠近!

我吐出嘴里带着血的狗毛,背靠着墙角,眼前这只威武的狼狗我恐怕不是他的对手,更不能来得及翻墙逃出去,我一边警惕的盯着大狼狗,我可以听到自己砰砰砰的心跳声!

大概是一连串的声音吵醒了邻居,这时候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

李寡妇你怎么这咧?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心里一喜,是邻居李大牛的声音!大概是我和狗弄的声音太大把他吸引过来了。

我深吸一口气忙道,大牛哥,救命!

生一你在李寡妇家干嘛?李大牛听到我的声音吃了一惊!

我说,你快别问了,李寡妇偷人,而且还放狗咬人!

啥?这还了得!李大牛吃惊道!

砰的一声李寡妇家的木门被踹倒,我看到门口除了李大?;褂辛硗饬礁瞿昵嵝』?,一个叫李长许,一个叫李勇,都是左邻右舍!

我们经常听到李寡妇家有奇怪的声音,没想到是李寡妇做出这样羞耻的事情!李大牛摇了摇头!

大狼狗感觉到了威胁,龇牙咧嘴朝李大牛扑了过去,我连忙提醒李大牛小心!

李大牛嘿嘿一笑,随手轮起立在墙上的锄头照着大狼狗就是一下!

一锄头正好榔在黑背黄毛狼狗的前腿上,大狼狗一声哀嚎,这狗东西,大概是见我们人多示众,自己讨不得便宜,灰溜溜的窜出了门口,一瘸一拐的消失在了夜色中!

真是便宜了这畜生。李大牛望了一眼大狼狗的背影问我,生一你没事吧?

我感觉到脸上和大腿上都是火辣辣的,之前一直为了活命强撑着,现在安全了双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二天我是被门外的嘈杂声吵醒的,我感觉到头一阵剧痛,头上还缠着绷带,不知道是被李寡妇打破的,还是从窗台上掉下来摔破的!最惨的是我被狗咬伤了腿,小腿肚上咬伤部位有两棵枪眼那么大两个伤口,还在流血流脓!

我问奶奶,外面怎么那么吵?

奶奶吧嗒吧嗒抽着烟袋,看见我醒了就随手在我脑袋上敲了一下,你这个狗日哩,你知不知道你这次闯多大祸哩!昨晚李寡妇干的丑事传开了,李寡妇婆家来人找李寡妇事,你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别出去惹事!

我看了看奶奶一眼没说话,奶奶一直对我很溺爱,还是第一次对我发这么大火!

过了一会我说,昨天晚上和李寡妇偷情的人大牛哥他们抓住了没有?

我说到这,注意到奶奶的脸色有些古怪,奶奶犹豫了一会说,昨天晚上李大牛他们听你说李寡妇偷人的事情以后就到李寡妇家里搜,可是搜来搜去也没有找到男人,却在李寡妇的床上看到大量狗毛,所以李大牛他们认为……

都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我们李村火了,因为李寡妇,都知道我们村有个李寡妇偷和狗偷情!

李寡妇婆家人知道李寡妇做的丑事以后。先是把李寡妇痛打了一顿,听说打的还不轻,肋骨都被打断了几根。李寡妇足足好几天没有出门,恐怕她是以后没脸见人!

倒是我奶奶这几天经常去给李寡妇送水送饭!

足足过了几天李寡妇才能下床走路,只见她蓬头垢面,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跌跌撞撞的来到我们家门口闹事。

她一脸怨恨的对我说,我以后没法见人了,李生一你不让我活,我也让你不得好死!

你自己做了这见不得人的勾当,管我孙子什么事情。奶奶听不得李寡妇诅咒我,和李寡妇大吵了一架后,说李寡妇不守妇道,做出这不要脸的事情怨不得别人!

奶奶和李寡妇这一吵一闹,左邻右舍都来看热闹,李寡妇不占理,见大家伙都帮着我们家说话,咒骂着我们祖宗十八代跌跌撞撞的回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李寡妇那怨毒的眼神让我感到发怵!

第2章 鬼掐脖
这天晚上,无边无际的黑暗,似乎没有一点光,周围一个人影也没有。我站在原地不敢动,直感觉到一阵阵阴风直接吹入我的身体,让我打了一个哆嗦,浑身都在颤抖。

我下意识的想跑,可是我没跑两步就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脚,我下意识回头一看,一根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拴在了我的脚踝上,好像一只手紧紧的拉住我不让我离开。

接着我就听到李寡妇的笑声,你害死我,我也让你不得好死!李生一,还我命来!李生一还我命来!

我发现在不远处,一双血红的眼睛正在盯着我看,而缠住我脚踝的根本不是什么绳子,而是李寡妇垂下来的头发。

李寡妇我又没害你性命,你为什么让我还你命来!我又怕又气!

你害的我还不够惨嘛!李寡妇就站在不远处,她穿了一身红色的衣服。长长的头发披散到脚底,李寡妇的手里拿一根手指头粗细的绳子,把绳子套在我的脖子上!眼神里无比怨恨的说,去死吧!李生一!看看你你把我害得这副模样!我让你不得好死!

此刻我已经能够看清楚李寡妇的脸,我看到了一张布满了鲜血的面孔,她两个鼻孔里冒血,她的眼球咕咕冒血,好像就要掉下来一样,她舌头吊的老长,而且她的嘴巴还在渗血,露出诡异的笑容,非常的渗人!

李寡妇把绳子套在我的脖子上,一阵冰冷的感觉脖子传来,顷刻间仿佛一根冰刺扎进了我的脖子。

我浑身一颤。鸡皮疙瘩一瞬间就遍布了全身,浑身发麻,我一下子醒了过来!

这时候天还没亮,我从床上坐了起来,我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身上湿乎乎的,我用手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感觉口干舌燥,随手摸起水杯咕咚咕咚喝了一个痛快,擦了擦嘴,才来得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一个这样骇人的梦!

天还没亮,我伸出手,想拉一下薄薄的毛巾被,再来一个回笼觉。

可是,我伸出的手,却摸到了一只热乎乎的手,一只满是老茧的粗糙的手。

困意在那一瞬间烟消云散。

我一个轱辘翻下床,大脑已经被吓的暂时短路,我不知道我接下来要去做什么。我只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在发凉。

我就在此时,手忙脚乱的摸出了手机。摁亮了手机的光,几乎是全身颤抖的用光亮朝我刚才摸到手的方向递了过去。

借着手机微弱的光,我看到了一张脸。

一张熟悉略显的消瘦的脸。

我对这张脸再熟悉不过,因为他是我爷爷,身上只穿了一个灰色的大裤衩,安详的就像睡着了一样!

我爷爷以前是一位手艺鼎好的木匠,那时候我家日子还算富裕,可是我三岁的时候父母在一场车祸中去世。爷爷从此收了做木匠活的工具,开始守着那几亩薄田过日子!原本还算小康的的日子渐渐过得清贫起来!

祸不单行,我十二岁那年爷爷干农活的时候忽然晕倒在地里,送到医院,总算保住了一条性命,可是医生诊断结果说他几乎下半辈子都是植物人的可能性了,复苏或者是恢复过来不太可能。

平时奶奶为了方便照顾爷爷,都是爷爷和奶奶睡一个屋,我的脑海一片空白,嗡嗡直响,我下意识的喊了一声奶奶。难道是奶奶把爷爷放到我床上的?

老人们的睡眠本来就浅,我的叫声,惊动了我的奶奶,外面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生一怎么了?

门被推开了,奶奶拉了一下门口的灯声,屋子里被灯光照亮了!

看到爷爷躺在我床上,奶奶惊讶的张大了嘴,她看了我一眼说,怎么回事?生一你什么时候把你爷爷弄你屋里来的!

不是奶奶让爷爷睡我床上的?

听到奶奶的话我沉默了,不是奶奶把爷爷弄到我床上的,爷爷是植物人,更不可能是他自己跑到我床上来的,那爷爷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在我床上?

我没敢告诉奶奶不是我把爷爷弄到我床上的,此时天已经蒙蒙亮,我想到门口抽棵烟冷静冷静!

我推开大门,看到李寡妇穿着一身血红色的衣服吊在我们家门口,在我面前一晃一晃的。

我身上僵在原地,瞳孔渐渐放大,我看到了一张布满了鲜血的面孔,李寡妇眼睛里,鼻子里,嘴里都在流血,最可怕的是她布满血丝的眼睛像是要从眼眶子里滑出来一样,舌头吊的老长,嘴角咧出一个弧度,露出诡异的笑容,非常的渗人!

李寡妇在我们家门口上吊了!

李寡妇在我们家门口上吊了!

看到地上从李寡妇七窍里流出来的血已经干了,想必李寡妇应该昨天半夜就吊死在我们家门口了。

看到李寡妇骇人的模样和昨天晚上做的梦一模一样,我想起了李寡妇说过让我不得好死,我害怕的不行,吓的大叫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腿肚子发软,爬不起来来了!

我额头上冷汗唰唰的流淌了下来,一阵微风吹来,李寡妇的尸体随风晃动,那双穿着绣花鞋的脚差点触到我的鼻尖!

“啊……”

我使命的喊。

生一你鬼叫什么!

奶奶穿着汗衫拿着蒲扇推开屋门,看到大门李寡妇也是一愣,脸色一阵铁青,看来吓的不轻,造孽啊,这挨千刀的怎么吊死在我们家门口,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叫人!

经过奶奶这么一点我这才回过神来,去喊醒左邻右舍商量对策。

然后央人去通知李寡妇的娘家和婆家!

先把尸体放下来吧,李大牛胆子大,向尸体走去,抱住李寡妇,然后把李寡的身体便是往上一送,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李寡妇尸体根本没有半点儿的动静儿。

“怎么回事,怎么扛不动?”李大牛满脸的震撼,看向我大家伙说道。要知道村里劳力整天干活,一身的力气,但是现在竟然没办法撼动李寡妇的尸体,这显然不科学。我的眉头瞬间皱成了川字。

农村人都迷信,看到这一幕,自然是知道这其中有着幺蛾子,只能证明一个问题,李寡妇她有怨气,不愿意下来。

村里陈瓦匠看着李寡妇尸体皱成了川字,李生一,你去把李寡妇放下来试试。

我?我指了指自己?一脸疑惑,你说我能够把李寡妇放下来?

奶奶说,特(他)陈叔,大牛都没得办法把李寡妇放下来,生一他还是个学生,哪有力气么。

婶子你不知道!陈瓦匠说,人一起死念,多半会招来找替身的野鬼,李寡妇走的时候有怨气,这是不愿意下来。李寡妇她怨的是谁你不会不知道吧?还不是你们生一!

李大牛接话说,陈瓦匠说的对,要是那天晚上李生一发现李寡妇偷人……所以李寡妇才会……

再拖延下去对你们家不好。解铃还须系铃人,多半只有生一能够把她放下来!陈瓦匠打断李大牛说!

奶奶听了陈瓦匠的话叹了口,真是造孽奥!

我抬头看了一眼李寡妇多少有些发怵,我抱住了李寡妇尸体的双脚,微微用力,也是邪乎,正如陈瓦匠所说,却是轻而易举的便将李寡妇尸体放了下来。这让我忍不住看了一眼陈瓦匠,看来这个陈瓦匠懂得还真不少!

陈瓦匠见我把李寡妇放了下来松了口气,嘱咐我道,选五尺长九尺宽的红黄布个一块,然后出门前在门边撒一把草木灰,持黑铲去上吊位,必须是中午,将事先准备的黄布用线悬与吊位,红布先不用,用黑铲掘地四尺,讲红布整扑与坑内将其焚毁,填坑,摘下黄布有多大气力扔多远,……

不等陈瓦匠说完,我正要把李寡妇放下,李寡妇的手却是紧紧的掐住了我的脖子!

第3章 鬼吹灯
掐住我的脖子后李寡妇脸上的表情也变得狰狞!

这突如而来的一幕将我吓的我一股寒意直冲脑门,这不是身体的寒冷,而是来自灵魂的颤栗。李寡妇不是吊死了吗,怎么突如会动了?难道是诈尸了不成?

我使劲想要掰开李寡妇的手,可是无论怎么掰扯,李寡妇的力气很大,无论我怎么掰扯,李寡妇就是死死的抓住我不放!

我感觉呼气都有些困难,陈瓦匠见我脸憋的通红,对我说,生一你先别慌,听我的,别喘气,努力憋住呼吸。

我虽然不知道陈瓦匠为什么让我憋住呼吸,但是刚才正是经过陈瓦匠指点,我才能把李寡妇尸体放下来,因此我心里觉得陈瓦匠是有点本事的!

我也不费力掰李寡妇掐在我脖子上的手了,而是用手捏住自己的鼻子,腮帮子憋的通红,求救似的看着陈瓦匠,现在我只能寄希望于陈瓦匠了!

片刻之后,李寡妇一双手还是铁箍似的箍住我的脖子,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而且我注意到,李寡妇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狰狞!

这让我骇的不行,下意识的拼命想要用手掰开李寡妇的手,可是李寡妇的手好像铁箍一样箍住我的手,怎么都掰不开,贴着李寡妇冰凉僵硬的身体,我觉得自己呼吸越来越困难,一脸哀求的看着陈瓦匠,手里比划着手势让他快想办法!我快撑不住了!

特(他)陈叔,你快点想想办法!我奶奶看我被掐的面红耳赤带着哭腔哀求陈瓦匠说。

陈瓦匠好像看着李寡妇非常纠结,后来陈瓦匠内心好像终于下了决定。陈瓦匠快速走到我面前,双手拖住李寡妇的脑袋,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和李寡妇来了个深吻!

不光是我,在场的所有乡亲们还有都愣住了,陈瓦匠这是要搞什么鬼?怎么这么重口味,居然和李寡妇的尸体接上吻了!

陈瓦匠不仅是吻了,而且还是深吻,陈瓦匠大概深吻了李寡妇四五秒中,李寡妇忽然掐在我脖子上的双手渐渐软了下去,身体也变得软乎乎的,脸上的表情也变的不再那么狰狞!

我将李寡妇放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着李寡妇七窍流血,耷拉着舌头的尸体,想起刚才的情况我还感觉到背后有丝丝凉意。

李寡妇明明已经死了,尸体怎么会忽然抓住我的脖子?

陈瓦匠亲了李寡妇一口,李寡妇怎么就忽然松手了,身体也不那么僵硬了?

我看着陈瓦匠,脑子里充满了疑惑!

我问陈瓦匠,陈叔,大先(刚才)是肿么(怎么)回事?李寡妇是不是诈尸了?还有怎么你亲了她一下,她就老实了?

陈瓦匠正在擦嘴,我奶奶递给他一个瓢水,陈瓦匠饮了一口咕嘟咕嘟嘴(漱漱口口),将水吐在地上。

陈瓦匠用袖子擦了擦嘴看了我一眼解释说,有的人在咽气后会在胸前憋着一口气,李寡妇胸口里憋着的这口气是怨气,李寡妇心中对你有怨,刚才你把李寡妇放下来的时候,李寡妇胸中这口怨气作祟,控制李寡妇尸体下意识想要害你!所以才会掐住你的脖子死活不放不放想要害死你!

听到陈瓦匠的话我恍然大悟,我说,所以你刚才是把李寡妇胸中的怨气吸了出来,李寡妇就不动弹了?

差不多了就是这样!提到刚才的事陈瓦匠脸上有些不自然,他点了点头,证明了我的观点是对的!

我看了一眼李寡妇七窍流血的尸体,还有那双睁着的双眼,心理发怵,陈叔,接下来怎么办?

陈瓦匠看了一眼李寡妇尸体说,先把李寡妇尸体抬到她家里等李寡妇的娘家人,然后再去找黄半仙。

黄半仙?我看着陈瓦匠,找他干嘛了?

陈瓦匠看了我一眼,我只是个瓦匠,丧礼上的事情黄半仙才是行家,不找他找谁!

亲了李寡妇,看看陈瓦匠是不想管这事了,陈瓦匠说的也对,丧礼上的事情应该找黄半仙。

我向陈瓦匠道了谢,就借了辆自行车出门去镇子上请黄大仙。

到了黄半仙家,我说明情况?;瓢胂擅纪分宄闪舜ㄗ?,他摸了摸自己的八字胡一脸郑重,他说,事情有些不妙!

李寡妇死后,我的神经一直紧绷绷的,听到黄半仙说事情不妙,我的后背直发凉,急忙问黄半仙有什么什么问题,难道后面还有事情发生?

哎!黄半仙重重的叹了口气,李寡妇本来就是横死,怨气极其重,再加上死的时候又穿着红衣服这就更棘手了,处理不好然自己丧命是小,更会祸及无辜遗祸一方百姓这便是所谓的恶鬼无心。

我看过不少鬼片,电视上演的一般都是穿这红衣服在晚上12点的时候上吊死的。只是我不知道这些人死后为什么要穿红衣服,于是我就趁机问黄半仙。

傻蛋!黄半仙满是褶皱的脸动了一下没好气道,红色会挑拨怨气,本来上吊是一种很痛苦的死法死者的魂魄就带上了怨气再加上红色的挑拨当然会成为厉鬼。

人死后能不能投胎完全取决于他生前是否有未了的心愿,如果这个心愿了解了!那么他就可以安心投胎去了,反之则不能投胎,时间长了会积攒怨气。怨气越大越难投胎也会越难缠。

听了黄半仙的话我骇的不行,李寡妇穿上红衣服吊死在我们家门口,看来这不是偶然,而是这婆娘生前早有预谋,生前不能拿我怎么样,死后做鬼都不肯放过我!这婆娘可我真是够狠的!

总之这李寡妇要超度一下你以后才不会遇到麻烦?;瓢胂烧泻粑业纫换?,说要收拾一下东西,我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黄半仙出来,骑着自行车跟在我后面向李寡妇家走去!

李寡妇门口我奶奶和几个邻居正在等着我回来。

我问,怎么回事?李寡妇婆家和娘家怎么都没来人?

嗨!别提了!大牛哥摆了摆手说,李寡妇偷情这事早就传的沸沸扬扬,出了这档子事情,李寡妇娘家怕丑,都不来!

他们不来李寡妇尸体怎么处理?我道。

黄大仙问我,李寡妇在哪吊死的?

我指了指大门上那根梁,就在这!

黄大仙摇了摇头,你们当初盖屋就木接(没有)找人看看风水吗?

见奶奶摇了摇头,黄大仙说,老嫂子你看,一眼望去你们家外大门、内大门、屋内门几乎在同一条直线上,此为穿心煞。一剑穿心能有好嘛?

这房子住那么多年了,黄大仙没说之前我还真是没有注意到!

黄半仙问我,李寡妇吊死多久了?

我说,大概是昨天半夜吊死的!

黄半仙让我从家拿了把菜刀,扶着梯子从大门的横梁上砍了一刀,

然后扫了扫梁上尘,弄成泥丸。招呼我塞进李寡妇鼻子里。

我问黄半仙,你弄这泥巴丸干什么?

黄大仙说,塞进死者鼻子里。这样一来,死者的灵魂还没有走远,就会循着气味回到梁上,然后很快再次附体。

我收起泥丸,对黄半仙肃然起敬。

从黄半仙的表现来看,觉得这个黄半仙还是有些本事的!

因为李寡妇婆家和娘家还没有来人,李寡妇的尸体还在她家床上,黄半仙走在前面,大家伙都呼呼啦啦的跟在黄大仙后面看热闹!

我靠你个小鳖孙怎么不早告诉我死者不闭眼?看到李寡妇怒睁着眼睛黄半仙吓了一跳,破口大骂。

奶奶说,李寡妇的眼睛一直睁着,根本合不上,我们给她合了几次,每次给她合上一松手又睁开了。

听到奶奶的话黄半仙更是不淡定了,他眉头皱成了深深的川字,死者不闭眼是丧葬的大忌。

黄半仙急忙跑进李寡妇家的堂屋,在客厅的最西边点上了一根白蜡,可诡异的事情出现了,那根白蜡在没有风的情况下“噗”的一下灭了,连续点了三次都是这样。

黄半仙睁大了双眼,嘴巴惊讶的成了“O”字形状,缓缓从嘴里挤出三个字“鬼~吹~灯”

第4章 吓跑的法师
我问黄半仙什么是鬼吹灯?

黄半仙早已经被吓得面无人色,他说,我这个老头子我法力有限,今天这件事情我管不了,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说完连自己的东西也没来的收拾,骑上自己的自行车就火烧屁股似的一溜烟跑了。

当时包括我在内在场的人都吓傻了,要说黄半仙在镇里也算小有名气的,大半辈子不知办过多少白事,我们村里有白事都是找他,还从来没见他慌张成这样。

黄半仙慌,我们就更慌了,村里人商量来商量去也没了主意,直接下葬又不行,依照传统的丧葬规矩,死者盖棺之前是一定要闭眼的,否则绝不能盖棺,这叫死不瞑目,强行盖棺会出大事。

不能让黄半仙这么走了,什么是鬼吹灯必须让黄半仙和我原本本的说清楚,不然就算扛我也要把黄半仙扛来。现在黄半仙还没有走远,我去追他。大牛哼了一声,蹬上我的自行车就追了上去。

黄半仙被吓跑的事儿一下在村里传开了,一时间人心惶惶,李寡妇半夜穿着大红衣服上吊而死本来就邪性,现在请来的阴阳先生又被吓跑了,许多帮忙的人都被吓跑了,李寡妇家现在都没人敢待了。

过了两个小时李大牛才回来,我看他是一个人回来的,连忙问,怎么去了那么久?黄半仙呢?

没找到,李大牛叹了口,黄半仙走后我就骑着自行车在后面使劲追,村子里通往镇子上的都是土路,大约追了个二十分钟,发现一辆翻着的自行车,自行车后座上还有些做法事的东西,应该是黄半仙的自行车,前轮还在那转悠。我又去了他家也没有找到他,这才回来。

我头皮有点发麻,这黄半仙为了撇开这件事居然把自行车都横了。

黄半仙铁了心不管这档子事情,我一下子没有了主心骨,和大牛他们商量,我决定去把陈瓦匠,从之前陈瓦匠的表现来看,陈瓦匠说不定他知道鬼吹灯是怎么回事。而且陈瓦匠毕竟是我们自己李村的人,没有理由不管李村的事情。

陈瓦匠正在地里干活,我将黄半仙被鬼吹灯吓跑的事情和陈瓦匠说了一遍。

听我讲完,陈瓦匠一脸郑重,居然是鬼吹灯!李寡妇看来真是要变成那东西了!怪不得黄半仙会吓的落荒而逃?! ?/p>

我问陈瓦匠,什么是鬼吹灯?黄半仙活了一大把年纪白事没少办,怎么会被鬼吹灯吓的落荒而逃?还有李寡妇要变成什么东西?

陈瓦匠眉头皱成了川字,他思索了一会没有立马回答我什么是鬼吹灯,而是反问我,生一你知道不知道为什李寡妇会选择在晚上12点穿着红衣服吊死在你们家门口?

这个问题我曾经问过黄半仙。现在陈瓦匠问我,我不假思索的说,红色会挑拨怨气,电视上演的一般都是穿这红衣服在晚上12点的时候上吊死的。本来上吊是一种很痛苦的死法死者的魂魄就带上了怨气再加上红色的挑拨当然会成为厉鬼。人死后能不能投胎完全取决于他生前是否有未了的心愿,如果这个心愿了解了!那么他就可以安心投胎去了,反之则不能投胎,时间长了会积攒怨气。怨气越大越难投胎也会越难缠。李寡妇和自己养的大狼狗通奸被我发现,以后没脸活了,所以才会大半夜穿着红衣服吊死在我家门口,为的就是化成厉鬼害我性命!

见到我说出其中的原因。陈瓦匠倒是有些吃惊,他说,生一你说的没错,历来斗鬼降魔的人并不是直接和鬼怪真面搏斗,而是先查找死者生前是怎么死的是然后先了却死者遗愿再行超度这样就相对简单的多了。如果碰上二流道士上来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死磕很可能会激怒恶鬼的怨气。然自己丧命是小,更会祸及无辜遗祸一方,百姓这便是所谓的恶鬼无心。

黄半仙在李寡妇家堂屋最西边点上了一根白蜡,如果厉鬼不同意自己被超度,那么就会吹灭这盏灯,这是厉鬼与活人的约定。

说到这陈瓦匠看着我叹了口,黄半仙连续点了三次都被厉鬼吹灭,看来李寡妇是想要报仇没有商量?;瓢胂傻佬刑?,见李寡妇已经变成厉鬼,铁了心要找你报仇,怕自己插手这件事自己会惹祸上身,所以才会吓的落荒而逃。

听到陈瓦匠道明原委我头皮都炸开了,李寡妇这是要铁了心弄死我,而且还变成了什么比较厉害的厉鬼!

陈瓦匠见我面色铁青浑身在发抖,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生一,黄半仙毕竟不是我们李村人,所以人家不想趟这趟浑水。但是我不能,我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这件事情陈叔不会不管?! ?/p>

跟陈瓦匠来到李寡妇家,我们径直的走到堂屋,看到床上的李寡妇狰狞的面孔我有些发怵,远远的停了下来。

陈瓦匠到了李寡妇面前,单手盖住了李寡妇的眼睛,我看到陈瓦匠嘴巴动了动,好像小声念叨了两句什么?!?/p>

这时候李寡妇的喉咙也动了几下,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我吓的不轻,看了一眼旁边的大牛,大牛也一脸恐惧的看着我,吓的捂住了嘴巴。

陈叔!我刚才看到李寡妇的喉咙在动!我紧张道。

陈瓦匠做了个禁止发声音的手势,他将另外一只手从李寡妇眼睛上放开之后,李寡妇死死睁着不肯闭上的眼睛居然闭上了。

生一你来给李寡妇磕三个头。陈瓦匠嘱咐我说。

我跪下给李寡妇磕了三个头,心里念叨着,你的死虽然和我有些关系,但是毕竟不是我直接害死了你,现在我头也给你磕了,求求你就别找我麻烦了,大不了我以后多给你烧点纸钱。

而这会陈瓦匠也已经找来了黄纸,将李寡妇的脸盖住,我知道这是掩尸面,不让死者再看到世俗,避免留恋阳间,不肯离开。

做完这些陈瓦匠松了一口气,对我说,千万别在出什么岔子,李寡妇家里没人,今天得找几个身强力壮的没结婚的小伙子来守灵才行。

守灵其实是我们这的规矩,其实就是为了看护尸身,刚刚死了人,死人的鬼魂会在头七的时候回来看他(她)最亲近的人,如果周围的阳气不够重,而死人又对活着的执念很重,那么就会出现诈尸,因为传说中猫的灵气很重,经?;岜还砘旮缴?所以要是不幸有猫在附近,鬼魂就会附身在猫身上。那些对活着有强烈执念的鬼魂,往往会过度执着于一件事,或者是报前仇,或者是完成心愿,要是让它们附身于动物或人,一般都会伤害到活着的人,所以就形成了守夜的风俗。

守灵这种事情一般是亲属的活,李寡妇娘家不来人,自然就落在了我们头上!

陈瓦匠和村长王得胜商量,从找村里找几个没结过婚的壮小伙留下来守夜。这也是办丧事一贯的规矩,童男之身阳气旺,守夜不容易出事儿。

因为这件事多少和我有些瓜葛,我想留下来守灵,可是陈瓦匠不同意,陈瓦匠说,李寡妇心中对我有怨气,走的不安生,要是我留在这里容易出乱子。

好在留下的人当中,都是我李家兄弟,除了李大牛,一个是李长许,还有一个叫李勇,血缘上来说,我和这三个人是同一个高祖爷爷。他们比我大,我得喊他们一声哥,他们对我也是格外关照,陈瓦匠让我回去他们也没有说什么。

回家以后洗了澡,我发现自己脖子上发痒,我用镜子照了照,发现是今天被李寡妇掐的地方留下了几个发黑的手指印,就像抹上了一层灰!

在脖子上擦了点风油精,我就按照陈瓦匠的嘱咐,将自己的鞋子在床前一只正放,一只鞋底朝上放,表示和邪鬼互不相犯。

我躺在床上一闭眼就看见李寡妇圆鼓鼓的死鱼眼,一直熬到半夜,迷迷糊糊睡了一会,梦到我爷爷,爷爷张大了嘴巴,可是他嘴里就是发不出声音来,他一脸惊恐的比划着,从爷爷手势和口型来看,是想告诉我,让我逃。忽然隐隐约约听到一阵砰砰砰的声音。这声音像是从李寡妇家传来的,又像是有人在敲我们家大门!

第5章 鬼压床
我吓的坐起来,竖起耳朵听了听,周围静悄悄的,借着手机的光照了照床上,在确认成为植物人的爷爷没有出现在我的床上以后我松了口气,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睡梦之中我听到外面传来女人的哭声,这声音我不陌生,是李寡妇的声音。

这声音有些奇怪,好像远在千里之外,又好像近在咫尺,随着哭泣,我听到李寡妇带着怨毒的声音说。

李生一,你害的我好惨??!

李生一,你不得好死!

我发现,这怨毒的声音越来越近,慢慢的钻进我耳朵。

我躺在床上,忽然隐隐约约感觉到一个模糊肥胖的影子坐在了我的床头上,伸出肥胖的手抚摸着我的脸,这双手冰冷给我一种冰冷刺骨的感觉。

这种冷使我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都在颤抖,我感觉到浑身都在冷,我想发出声音但是又发不出声音,想动又动弹不了,我的内心感觉到无比恐怖。

此刻,我发现那个女人的脸已经慢慢的朝我靠近了过来,这次因为距离近,我也能够看清李寡妇狰狞的面孔了,她的长发仿佛枯草一样,挡住了大半张脸,双眼红彤彤的,一脸怨毒,充满了血丝,嘴角还留着血,露出半截舌头。

而且李寡妇还在对我笑,怨毒的笑,满嘴都是血,显得无比狰狞。

李生一去死吧!李寡妇疯狂的笑着,无比怨毒的掐住了我的脖子!我惊恐又无力的看着李寡妇,感觉到自己喘不过气,这时候意识越来越模糊。

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生一!不好了!生一!

我听出是李勇的声音,这时候我发现李寡妇不见了,我觉得我可能遇到了传说中的鬼压床,民间一直有这样一种现象,很多人呢都经历过。

李寡妇消失不见以后,我发现自己能动了。

但是刚才的事情我分不清到底是真的还是在做梦。

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清晰,是李勇在叫门。

我心里咯噔一声,李勇他们不是在李寡妇家守夜嘛。我看了一眼手机,现在还不到凌晨三点,李勇来叫我家门做什么?我心里咯噔一声,难道是守夜的时候出什么事情了。

我赶忙找地上的鞋子,看到两只鞋子我愣了一下,因为这两只鞋子都翻了过来,按照陈瓦匠的嘱咐,我将自己的鞋子在床前一只正放,一只鞋底朝上放,表示和邪鬼互不相犯。

睡觉之前我还记得我曾经特意将两只鞋子一只正放,一只鞋底朝上放,现在怎么两只鞋子都翻了过来,难道刚才在我睡觉的时候谁动过我的鞋子?

难道李寡妇的鬼魂刚才真的来过了,想到这里我后背直发凉,我赶忙开了灯,将屋子里看了一眼,看到没有东西以后才松了口气。

我趿拉上鞋子去开大门,看到李勇和李长许慌慌张的站在我家门口。

我问他们,你们不是在李寡妇家守灵嘛。怎么到我家来了?李大牛呢?他去哪里了?

听到李寡妇的名字李长许一脸惊恐的说,不好了,李寡妇诈尸了。

原来大家伙走后,李大牛,李长许和李勇三个人商量,李寡妇死的邪乎,三个人害怕和尸体待在一个屋子会出什么事情,于是三个他们三个商量了一会,决定将李寡妇家的大门屋门都上了锁,屋子里的电灯全部打开代替长明灯。

锁了门,然后三个人就在李寡妇院子里玩起了斗地主。

一直玩到两点多,瞌睡虫上来。三个人早已经昏昏欲睡,这时候忽然传来一阵咚咚的撞击声。

仔细听,声音居然是从屋子里传来的,紧接着电灯也灭了。这下三个人可吓的够呛,也不敢在李寡妇家里待了,纷纷跑了出来。

李长许和李勇来找我,而李大牛则是跑去找陈瓦匠。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听到李长许的话我的心跳到了嗓子眼里。

李长许已经把李寡妇家的大门也锁住了,我们在门口等陈瓦匠。

不一会气喘吁吁的李大牛把陈瓦匠叫来了,陈瓦匠一到就把李长许他们三个人劈头盖脸凶了一顿,长明灯不能灭,谁让你们三个在外面守夜的。

陈瓦匠拉了吓开关亮了灯,原来刚才跳闸了,李寡妇明晃晃的棺材就亮在我们面前,我看到棺材就感觉到浑身凉嗖嗖的,我环顾四周,总是感觉到周围又一双看不见的眼睛正在阴冷冷的看着我。

我有些怀疑的看着李勇他们,你们真的听到声音是从棺材里传来的?

李勇点了点头,千真万确,我们确实听到那声音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敲打棺材,你要是不相信可以问李长许和李大牛他们。

李大牛和李长许说,这么近的距离他们不可能听错的,声音的确是从棺材发出的。

听到李大牛他们的话我的眉头皱成了川字,如果说是一个人听错了那还有可能,可是现在李大牛,李长许和李勇他们三个人都说听到了什么东西撞击棺材的声音,问题恐怕不是那么简单了。

我吞咽了一下口水问陈瓦匠,陈叔,李寡妇该不会是诈尸了吧?

陈瓦匠重新点燃了长明灯说,记住啊,棺材上的长明灯一定不能熄灭,否者就会出大事情。

李大牛吞咽了一下口水,要是长明灯灭了怎么办?

陈瓦匠看着棺材说,长明灯灭,逝者不得安。

陈瓦匠看到李寡妇棺材前的香已经烧完了,就重新点了三根香给续上,陈瓦匠对我们说,你们四个给李寡妇跪下诚信磕头。

我,李大牛,李长许,还有李勇听到陈瓦匠的话不敢怠慢,齐刷刷跪在李寡妇棺材前,诚心磕了三个响头。

我边磕边在心里头念叨,李寡妇咱们都是乡里乡亲的,你好生生的找你那死鬼男人去吧,看千万别再整什么幺蛾子了。我年纪轻轻的还不想死,你行行好放过我吧,大不了你以后忌日我多给你烧点纸钱。

刚说到这,我忽然听到一阵哐当的声音,我吓了一跳,低头细看,原来是陈瓦匠把香炉掉在地上了。

我看到陈瓦匠眉头皱成了川字,手有些哆嗦的捡起地上的香炉递给我说,对我说,生一,你去抓一把糯米把香炉灌满。

我从李寡妇的米瓮里抓出一把糯米,灌满香炉递给陈瓦匠,不知道陈瓦匠要搞什么鬼。

陈瓦匠接过香炉放在棺材上,重新点燃了三根香,先是对着棺材拜了三拜,然后嘟嘟囔的念叨了一会,然后才把三根香插在了香炉里。

就在陈瓦匠刚刚把三根香插在香炉的瞬间,其中两柱香居然断了。

这一幕看的我心脏一紧,我忙问这是怎么回事?

陈瓦匠眉头皱成了川字,一脸阴沉的说,活人人最忌讳三长两短,死人最忌讳两短一长。这死人要是要是两短一长了,恐怕活人呢就要三长两短了。

我听的一头雾水,李大牛他们也是听的一头雾水。

我问,什么意思?

弄不好会出人命!陈瓦匠一脸阴沉的说。

要出人命!我们听了陈瓦匠的话吓的面面相觑。

恐怕要有大麻烦。李生一,这三炷香你来点。陈瓦匠的眉头拧到了一块,递给我三炷香看着我说。

看着李寡妇漆黑的棺材,在陈瓦匠他们的注视下,我接过三炷香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已经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这一刻四个人注视着我,我盯着棺材,谁都不敢弄出一点动静,生怕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我心中祈祷,千万别出事,千万别出事,我刚要把三炷香插进香炉,这时候棺材里忽然传来一阵沉闷的响声。

未完待续...

关注“YY小说”微信公众号:yyxscn,微信回复书号:4923,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YY小说-用微信看精品小说,全处全收,无雷无郁闷无纠结。

每天YY小说微信签到,送50书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YY小说官网://www.yyxscn.com/


最新回复 (0)
返回
  • 董卿白岩松朱广权 看看央视主持人大学就读啥院系 2018-11-18
  • 独立自主,奋发图强,大胆创新,赶超欧盟不是梦! 2018-11-18
  • “中国区域经济50人论坛”成立大会暨第一次研讨会在京举行 2018-11-17
  • 辣评2017年12月最HOT轿车获奖榜单 2018-11-17
  • 今年西安新登记市场主体突破200000户 2018-11-16
  • 广东建设国际航运枢纽 东京湾区港口与城市协调发展经验值得借鉴 2018-11-15
  • 李保芳:你们的信心是我们背后最重要的支撑 2018-11-14
  • 脆皮-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8-11-13
  • 北京市在京东集团设立民企党委统战工作示范建设点 2018-11-13
  • 大型煤企保供限价难阻煤价逼近700元吨 车等煤频现 2018-11-12
  • 推进“两个伟大革命”的重大意义 2018-11-11
  • 经济活力看广东·创新驱动 2018-11-11
  • 欧洲为何插手南海? 俄媒:因为他们弱小 2018-11-10
  • 淮南23家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单位被挂牌督办 2018-11-09
  • 端午节回归传统习俗 西安市民排队买艾草端午节艾叶-要闻 2018-11-09
  • 731| 311| 813| 47| 553| 722| 251| 486| 885| 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