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花语书坊]苏浅顾昂小说免费阅读 听说爱情回来了小说在线阅读

游戏小编 9小时前 3


微信公众号【花语书坊】好书推荐:短篇极品好书《听说爱情回来了》是一本精品热推小说,小说男女主角叫苏浅顾昂。听说爱情回来了小说主要讲述为了让他回家,她把眼角膜捐给了自己最恨的小三??刹幌胫换焕此痪?,苏浅,你活该。 恶疾发作,她疼得撕心裂肺,跪在他面前求他救她??伤皇抢淠晚?,说,苏浅,你赶快死了我才清静。 她为他而活,最后也为他而死。 顾昂…… 今生今世,我为你倾尽所有。 来生来世,只愿我们不要相逢?!罱獠啃∷档娜似浅8吲?,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花语书坊”小编为大家带来《听说爱情回来了》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小说《听说爱情回来了》花语书坊书号:7814
 
微信搜索公众号: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7814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听说爱情回来了[完本]
章节数:52
上架时间:2018-07-12 16:41:49
更新时间:2018-07-12 17:19:55


1她把眼角膜给了小三  
  “顾夫人,手术很成功,左小姐马上就可以恢复视力了。您的状况也很好?!?/p>

  眼前是无尽的黑暗,苏浅只能听见医生漠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她薄唇勾起,露出一丝嘲讽的弧度。

  什么叫她的状况也很好?

  她的一双眼角膜,给了她最恨的小三,她怎么好的起来?

  苏浅被司机送回别墅,女佣想扶她去休息,可她却拒绝了,只是一个人坐在漆黑的客厅里等待。

  她在等他回来。

  他答应过她的,今天一定会回来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到了深夜,门外终于传来车声。

  苏浅直起腰,很快听见大门打开的声音。

  “顾昂,是你么?”她轻声开口,回答她的,却是啪嗒一声,电灯开关的声音。

  “苏浅,你大半夜不开灯坐在客厅里,是想吓死我么?”

  冰冷的男声响起,虽然苏浅如今已经看不见了,但依旧可以想象他此刻那英俊的脸庞上,是何等厌恶的神色。

  她自嘲的勾了勾嘴角,弧度苦涩,“我都已经瞎了,开不开灯,对我来说有什么区别?”

  顾昂微微皱眉,看着面前眼睛蒙着纱布的女人,没再说话,只是上楼拿了个箱子,就朝门外走。

  苏浅听见顾昂要离开的声音,才有些慌了。

  “顾昂,你去哪里?”

  “去看馨儿?!惫税旱纳粢谰刹淮凰课露?,“她刚做完眼角膜手术,很害怕,我今晚要陪着她?!?/p>

  顾昂的话说的是这样的理所应当,苏浅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人捅了刀子一样疼。

  她也刚做完眼角膜手术啊……

  而且左馨儿是得到了眼角膜,她才是失去眼角的那个。

  到底是谁现在比较害怕,到底是谁现在比较需要人陪?

  苏浅想哭,可眼睛的伤口还没好不能流泪,她只能生生的忍住,昂起头,倔强的对着顾昂开口:“顾昂,你不可以去看左馨儿,你明明答应过我,只要我将眼角膜捐给她,你就做好你丈夫的职责,难道你现在要言而无信?”

  这是她跟顾昂的交易,一场荒唐的交易。

  她将自己的眼角膜捐给小三,用她一生的光明,换来顾昂的回心转意。

  “做好丈夫的职责?”顾昂好像听见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冷笑起来,他蓦地丢下手里的包,走过来,一把擒住苏浅的下巴,语气嘲讽到了极致,“苏浅,你就那么饥渴,没男人上你,你就浑身难受?”

  苏浅身子猛地一颤,脸色苍白的摇头,“不……我不是说这个职责……我是说你应该留在家里……??!”

  苏浅的话语还没说完,顾昂就突然一个用力,一把将她压在沙发上。

  男人炙热的温度铺天盖地而来,她只听见嘶啦一声,身上的衣服就在刹那间变成了碎片。

  “呵,苏浅,你果然有够迫不及待?!惫税罕涞氖种富涨潮┞对诳掌械暮蟊?,所到之处惹得她身子不住轻颤,最后他的大手落在她的胸前那薄薄的布料上,冷笑,“穿这种不要脸的东西,就是期待着我今晚上你?”

 
2就是想让我上你?  
  苏浅身子猛地一颤。

  今天她做完手术回来,不适应黑暗的她,洗澡、换衣服都是女佣做的,心乱如麻的她根本都没注意女佣给她换了什么内衣。

  此时顾昂提起,她才意识到,自己身上穿着的是一件蕾-丝花纹的性-感睡衣。

  苏浅纱布下的脸涨的通红,拼命挣扎,“不……不是这样的!顾昂我没有这个意思,我……”

  “我看你就是这个意思!”顾昂冷笑,语气极尽讽刺,“好,苏浅,既然你那么想要我上你,我就满足你!”

  “顾昂,你别……??!”

  没有任何的铺垫和前戏,撕裂般的疼痛就这样突然从下-身狠狠挤入,苏浅不由尖叫出声,拼命的扭动着身子想要挣扎脱离身下那巨大的侵略。

  可她的那点力气,在顾昂面前没有任何作用。相反的,随着她的挣扎,那纤细的腰肢不断扭动,看在男人眼里,宛若盛情的邀请。

  顾昂的墨眸蓦地一暗。

  他明明只是想完成任务应付一下而已,可没想到,在进入苏浅的刹那,那种紧致美好,竟让他有几分情不自禁。

  顾昂从来都不是会在这方面压抑自己的人,于是他不再纠结,只是反身一把将苏浅按在沙发上,大手摁住她纤细的腰肢,进的更深!

  “??!疼!”

  苏浅疼得声音都在发抖,可顾昂却仿佛听不见她的话一般,只是一次又一次更加剧烈的撞击。

  “苏浅,你这是什么表情?”顾昂一边在苏浅身体里进出,一边粗暴的捏住她下巴,逼迫着她抬头,“你捐你的眼角膜给馨儿,不就是想我这样对你么?我都如你所愿了,你还不满意?”

  不……

  不是这样的……

  她捐出自己的眼角膜,不是想换这样的侮辱……

  苏浅心里苦的发涩,可身下剧烈的冲击让她根本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

  她只能任由自己好像一个泄谷欠工具一样,不断被顾昂放肆的摆出各种可耻的形态,肆意凌辱……

  -

  等一切结束时,苏浅整个人宛若被人玩坏的木偶,无力的倒在沙发上。

  而顾昂,则是从容起身,衬衫都不见一丝褶皱。

  这时,顾昂的手机响起。

  “喂?!苯油ǖ缁暗纳材?,顾昂的声音变得无比温柔,“馨儿,嗯,我这里耽搁了一下,我现在就去陪你,别怕?!?/p>

  说着,苏浅听见顾昂离开的脚步声。

  她的脸色在刹那间惨白,她忍着疼痛坐起来,仓皇到胡乱地摸到顾昂的衣角。

  “顾昂!你不能走!你答应过我的,只要我给了她眼角膜,你就会回这个家!”

  顾昂顿住脚步。

  “苏浅,你是不是弄错什么了?”男人的声音从头顶响起,冰冷的不带一丝温度,“我是说过,你捐眼角膜给馨儿,我就会履行作为你丈夫的职责。但我的意思是,只要你捐出眼角膜,我就会保证你顾夫人的位置?!?/p>

  苏浅的脸色在刹那间惨白。

  “你什么意思?”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发抖。

  “我的意思是,做好你的顾夫人,少管我和馨儿的事?!惫税豪渖?,一把甩开苏浅抓着他衣角的手,“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苏浅被重重的甩在地上,听见砰的一声关门声,脸色惨白如纸。

  顾昂……终归还是走了……

  “咳咳……”

  她突然咳嗽起来,粘稠的血腥味充斥了口腔,最后落在手心。

  感到手心里的血,苏浅的身子微微发颤。

  果然……

  她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么……

 
3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医院。

洁白的纱布一层层剥落,苏浅缓缓睁开眼,可眼前,还是一片黑暗。

“虽然不用再上药了,但还是要注意不要流泪?!彼髦我缴闳岷偷纳粼诙呦炱?。

“我知道,谢谢你姜医生?!彼涨忱衩驳奈⑿?。

“不用谢,不过……关于你的脑癌,你和你丈夫说了么?”

苏浅的笑容突然僵在了嘴角,“没有,姜医生,能不能麻烦你不要告诉顾昂……”

“我可以不说?!苯阄⑽⒅迕?,“可我不明白,为什么不告诉他呢?”

苏浅低下头,苦笑着没有回答。

为什么不告诉顾昂?

因为她希望顾昂是心甘情愿回到她身边,而不是因为知道她已经垂死而同情她。

可这样蠢的理由,她说不出口。

见她如此,姜恒轻轻叹息一声。

“无论如何,我尊重你的选择?!?/p>

“谢谢你,姜医生?!彼涨掣屑?,刚准备离开,可这时,她的手机响起。

苏浅接通电话,还来不及开口,就听见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从电话里响起——

“小浅!你爸爸的公司破产了!他心脏病突发,急需一百万的手术费!”

-

凯撒酒店。

S市最豪华的酒店,金碧辉煌,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宴会。

宴厅的中央,左馨儿穿着人鱼姬色的礼服长裙,靠在顾昂怀里,嘴角是幸福的笑容,“阿昂,我很喜欢这个生日宴会,谢谢你?!?/p>

顾昂宠溺的看着怀里的女人,轻抚她的发丝,“你喜欢,我以后每年都给你过?!?/p>

左馨儿感动的正想说什么,可她抬头突然看见人群里走出来的人影,刹那间,她眼里闪过慌乱,“苏浅?”

顾昂一怔,抬头,才看见参加宴会的人自动散开,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人,正拄着导盲拐杖,摸索的一点点走近他们。

苏浅此时心如刀绞。

当她得知顾昂在凯撒酒店给左馨儿过生日的时候,她心里简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结婚多年,他可曾给她过过一个生日?

她忍着心痛,一步步摸索到顾昂面前,涩着嗓子开口:“顾昂,方便借一步说话么?”

可顾昂丝毫没有要动的意思。

“苏浅?!彼?,声音里依旧是满满的厌恶,“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苏浅正不知如何开口,可不想,她突然感到自己的胳膊被人一把捉住,下一秒,左馨儿哽咽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苏小姐,求求你不要怪阿昂,是我求着他给我过生日宴会的,我瞎了太多年,好不容易能看见,他想让我开心点才办了这个宴会,是我的错……我不是故意想抢走阿昂,可我没了他我真的活不下去啊……”

左馨儿的每句话都染着哭腔和委屈,诉说着自己的无辜和无奈。

苏浅只觉得一阵恶心涌上心头。

这世上,又有谁离了谁真的活不下去?

左馨儿她当破坏别人婚姻的小三,难道还有理了么?

“你别碰我!”她不想和这样的女人多作纠缠,便甩开左馨儿的手。

她的手上劲儿并不大,只不过是挣脱左馨儿罢了,可不想,左馨儿突然发出一声惊呼——

“??!”

下一秒,苏浅听见左馨儿重重摔在地上的声音,和顾昂焦急的呐喊。

“馨儿!”

苏浅一怔,还来不及反应,突然就感到自己的脖子被死死掐住。

“苏浅!”顾昂暴怒的声音,近在咫尺,“你竟然敢推馨儿,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4如果我说不给呢?  
  呼吸在刹那间被钳制,苏浅挣扎的掰顾昂掐在她喉间的手指,可都是徒劳。

  于是她只能从喉咙口勉力的挤出解释的话语,“我……我没推她……”

  可回应她的,却是脖子上愈发用力的禁锢。

  苏浅的大脑因为缺氧而开始惨白。

  这一刻,她清晰的感觉到,顾昂是真的想掐死她!

  为了这个小三,活活掐死她!

  就在苏浅觉得自己要晕厥的刹那,顾昂终于一把甩开她。

  “滚?!蹦腥吮涞牟淮凰课露鹊纳粝炱?,“别让我再看见你靠近馨儿?!?/p>

  苏浅狼狈的摔在地上,大口的呼吸着久违的空气,一边听见顾昂在安慰左馨儿——

  “馨儿,你没事吧?小心点站起来,要不要带你去看医生?”

  温柔到极致的声音,那是她从未享受过的疼爱。

  “苏浅,你怎么还没走!”可当这个温柔的声音转向她的时候,就又变得冷酷无情,“你是要让我派人赶你走么!”

  苏浅的心在泣血,可想到医院里的父亲,她还是从地上狼狈的爬起来,低声开口:“顾昂,我今天来找你,是想跟你借一百万的……我爸爸病了……需要这笔钱做手术……”

  苏浅的语气是此生从未有过的卑微,可回答她的,却是顾昂短促的一声冷笑——

  “一百万?你们苏家,会连一百万都拿不出?”

  苏浅脸色一白,声音轻颤,“我们家……破产了……”

  这下顾昂都不由怔住。

  苏家,那原本可是除了他们顾家之外最大的家族,可不想大厦倾覆,不过一夜之间。

  想到当初苏家父母如何给他加一点点施压,逼迫着他娶了苏浅、赶走左馨儿,顾昂嘴角突然勾起一丝冷笑。

  “如果我说,我不给呢?”

  男人的声音冰冷的宛若严冬寒风,吹去苏浅脸上最后一丝血色。

  “顾昂,你怎么可以……我父亲好歹是看着你长大……”

  “那又如何?”顾昂打断苏浅的话,语气阴狠,“当初如果不是他们赶走了馨儿,当年馨儿怎么会双目失明!”

  苏浅苍白的嘴唇微微颤抖。

  她知道,当年是父母赶走了左馨儿,左馨儿才会发生车祸,双目失明。

  “可那只是个意外啊……”她低下头,声音卑微颤抖,“更何况,我不是已经将眼睛给她了么……这难道还不够么……”

  “当然不够!馨儿这几年的黑暗,你们苏家怎么赔!”

  苏浅宛若浑身的力气被抽空,泪水滚落,“顾昂……到底要怎么样……你才愿意救救我父亲……”

  “让我救他,也不是不可以?!惫税和蝗焕湫σ簧?,将桌上的一瓶红酒,扔在苏浅脸上,“把这瓶酒都给喝了,我就给你一百万?!?/p>

  苏浅慌乱的抱住酒瓶,睫毛轻颤。

  他明明知道她胃对酒精过敏,还逼她喝酒……

  苏浅捏着酒瓶的指尖都在泛白,可想到医院里的爸爸……

  “好,我喝?!彼园鬃帕?,猛地拿起酒瓶,直接往嘴里灌。

  酒精刺的喉咙生疼,流进胃里的时候更好像是火烧一般灼热,苏浅正想快点结束这场折磨,可不想——

  啪!

  男人的大手突然从侧面而来,一把将她手里的酒瓶打落。

  哗啦!

  听见酒瓶在地上碎裂,苏浅整个呆住。

  顾昂这是在做什么?

  难道他是后悔了,不想给她钱了?

  “苏浅?!毕乱幻?,她听见顾昂冰冷的声音响起,回答了她的疑问,“你如果还想要这一百万,就把地上的酒给舔掉?!?/p>

 
5把地上的酒舔掉  
  苏浅脸上最后一丝血色,在刹那间褪去。

  顾昂当时说的是,她如果喝掉“这瓶酒”,才给她一百万。现在“这瓶酒”碎在地上了,她只能将酒舔干净,才算喝完“这瓶酒”,才能拿到一百万。

  苏浅身子止不住的发颤,刚愈合的眼睛,因为泪水而生疼。

  她就知道,顾昂哪里会这样轻易的答应救她爸爸。

  一瓶酒换一百万,未免太容易了。他根本就是想借这个机会,羞辱她,更想眼睁睁看着她父亲死!

  四周来参加左馨儿生日宴会的宾客们,此刻早就安静下来,看着这一出闹剧,或同情,或嘲笑。

  苏浅虽然什么都看不见,却也似乎能感到那一道道视线,好像针一样刺在她身上,让她屈辱的浑身发抖。

  她真想转头就走,离开这里。

  可偏偏——

  【小浅,医生说了,今天如果拿不到一百万的手术费,你爸爸就熬不过去了!】

  医院里妈妈哭喊的话语在她耳边不断回响,好像重重的铁块,压在她身上,沉的她抬不起脚来。

  爸爸别的生意伙伴,她早就去求过了,可以前那些爸爸所谓的好朋友现在都对他们家避之不及,她唯一的希望,就是顾昂了。

  如果没有顾昂的这一百万,爸爸真的会死……

  想到父亲慈爱的模样,苏浅的手骤然握拳,她抬起头,空洞的墨眸里是豁出去的疯狂。

  “好,我舔?!?/p>

  简单的三个字,在死寂的宴会厅里响起,所有人就眼睁睁看着苏浅扑咚一声跪倒地上,盲目的摸索着地上的酒。

  她摸得这样迷茫,手很快被酒瓶碎片划破,鲜血留在地上,和红酒混为一体。

  可她仿佛都感觉不到痛一样,只是确认了酒洒的地方,俯下身子,舔舐,纤细的肩膀在华丽的水晶灯下不断颤抖。

  四周的宾客都不忍心去看,而顾昂的身子也是在这一刹紧绷!

  她舔了!

  曾经那个高高在上、任性蛮横的苏家大小姐苏浅,竟然真的跪下来,跟狗一样的在舔地上的酒!

  一股异样的烦躁从顾昂心里涌起,他的手不由紧紧握拳。

  “够了!”他突然咆哮,“停下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只知道,他不想看见苏浅跪在这里,十分不想!

  可苏浅好像没听见他的话一样,只是固执的继续跪着。

  “苏浅!”顾昂怒极,抽出自己口袋里的支票本一把摔在苏浅脸上,“你不就是要钱么!我给你!你给我停下来!”

  苏浅的动作这才停住。

  她摸索到身边的支票本,泪水在这一刻终于留下。

  “谢谢?!彼鹕?,别开眼掩藏住泪水,维持自己最后一丝自尊,在所有人的窃窃私语中,跌撞而去。

  -

  苏浅匆忙去了医院交医药费,和妈妈在门口守了一天一夜,手术终于结束,爸爸抢救回来了。

  苏浅累得浑身不剩一丝力气,坐车回家。

  回到空荡荡的别墅,她正在玄关换鞋,手机突然响了。

  “喂?!?/p>

  “是我,姜恒?!苯阄氯峁厍械纳舸邮只锵炱?,“我听说苏叔叔生病了,你们还好吧?”

  “嗯,手术结束了,很成功?!彼涨郴缓眯?,正回答着话,可突然——

  “苏浅,你在跟谁打电话?!?/p>

  一道阴冷的声音,从客厅里响起。

未完待续...

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微信回复书号:7814,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花语书坊,女生精品原创小说平台,用微信看原创小说,女频新书一网打尽。

每天花语书坊微信签到阅读,送50阅读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花语书坊小说官网://www.huayushufang.com


最新回复 (0)
返回
  • 东北游客西安遇李鬼被骂不得善终 原为黑旅行社非法揽客 2018-12-11
  • 对美加征关税相关新闻 2018-12-10
  • 多特蒙德公布中国行名单 罗伊斯缺席众新援在列 2018-12-09
  • 考试即将结束 家长望眼欲穿【高清组图】【2】 2018-12-09
  • 自治区党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 陈全国主持 2018-12-08
  • 共同描绘历史新阶段的发展蓝图 2018-12-08
  • 北美票房:《超人总动员2》重振江湖 2018-12-07
  • 社会主义是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这里的人民当家做主, 2018-12-07
  • 任建明解读中纪委五次全会亮点 展望新时期反腐制度建设 2018-12-06
  • 【人文】皮埃蒙特:一个产酒大区的山之棱 人之杰皮埃蒙特土壤组成 2018-12-05
  • 请问,建立市场经济后,原计划经济哪里去?改革后,我们还在实行计划经济,为何没有提及? 2018-12-04
  • 回复@信马克.blog:啥叫公有制? 2018-12-03
  • 清华美院“毕业拍”作品被一抢而光 2018-12-02
  • “大地飞歌·2017”将于9月12日唱响 韩磊谭维维等加盟 2018-12-02
  • 可喜可贺!武汉7号线又近一步 南湖人有福啦! ——凤凰网房产武汉 2018-12-01
  • 990| 285| 555| 227| 506| 769| 595| 34| 19| 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