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花语书坊]荣依姗冷少顷小说免费阅读 强宠霸爱冷少求放过小说在线阅读

游戏小编 4月前 89


微信公众号【花语书坊】好书推荐:长篇佳作《强宠霸爱,冷少求放过》是一本精品热推小说,小说男女主角叫荣依姗冷少顷。强宠霸爱,冷少求放过小说主要讲述她被人设计,成为竞相叫价的商品。神秘金主的出现,让她成为见不得光的女人。 他肆意的羞辱,她求生的逃离换来他更加狠厉的惩罚:“既然要逃,当初就不该爬上我的床!” 她愤愤不平:“只怪你财大气粗买下我?!?他微眯着眼,危险的气息逼近:“财大器粗?”那一夜,他如狼似虎不知餍足。 他唾弃她,冷漠待她,可他也会在酣畅淋漓之时说着撩人的情话,拯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她明知道游戏一场,依旧飞蛾扑火,甘愿沉沦。她鼓起勇气问他:“少倾,你愿娶我吗?” 换来却是男人的冷笑:“你未免入戏太深,别忘了,你只是我花钱买来的玩物!” 阴谋揭开,一切不过是他的圈套?!罱獠啃∷档娜似浅8吲?,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花语书坊”小编为大家带来《强宠霸爱,冷少求放过》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小说《强宠霸爱,冷少求放过》花语书坊书号:4845
 
微信搜索公众号:花语书坊 或 huayushufang ,关注花语书坊后,发送4845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强宠霸爱,冷少求放过[完本]
章节数:669
上架时间:2018-03-17 10:12:17
更新时间:2018-03-17 10:12:17


第1章 把她卖了
暗纹在木质大门上泛着冷光,脚步声在门前骤然停了下来。

“这里面有很多你父亲熟悉的人,荣家现在这种情况,大家也都会理解,能帮忙的一定不会推辞?!敝心昴腥俗?,开口对着荣依姗温和地道。

“谢谢陆叔叔?!比僖梨└屑さ靥?,瞥了一眼窗口处。

窗口反光,可以清晰地看见她身上的抹胸晚礼服十分贴合曲线,发丝垂落在脸颊两边,眉眼如画,挺翘的鼻子下是嫣红的唇瓣,将皮肤衬得更加细腻柔滑。

荣家一朝没落,从众星捧月落到过街老鼠不过是一瞬间,她只能来求这些荣家曾经的好友帮忙了。

荣依姗深深吸了口气,觉得打扮上没有问题了,才转身跟着中年男人一起走了进去。

门一推开,红色的地毯蜿蜒着铺满了整个大厅,吊灯放射出华丽而刺眼的光芒,缎面沙发椅摆放在大厅的一侧,坐满了形形色色的人,有几人她从前甚至都跟着自己的父亲见过几次……无一不是富商大佬。

这……不是说是宴会吗?只有简单的酒水,骰子散落,还有桌球、游戏机等,倒更像是个富豪俱乐部。

从小跟着父亲出入各种各样的场合,对这点东西的敏感还是有的,立刻便想离开。

“去哪儿?”中年男人站在她身前,不经意便将出口给堵住了,笑意从眼角漫出来。

荣依姗心里一惊,但是礼貌地笑了笑道:“我肚子有点不舒服,能不能先出去透透气,休息一下?”

“今晚的竞标品随意走动,不太妥当?!敝心昴腥诵σ庥坏?。

这样的笑容在几个小时前是温和慈祥的,但现在却伴随着笑声进入荣依姗的心底,狠狠地刮着她的耳膜。

她全身都是一僵,心底开始发毛,有些不敢相信地重复了一遍:“今晚的……竞标品?”

中年男人的笑意在嘴角缓缓消失了,代替的是逐渐阴沉的脸色。

荣依姗的余光注意到了,立刻伸手挡着自己的胸,往后一步一步退着。

“可惜了,荣成精明了一辈子,没想到养出这么单纯的女儿……”中年男人仿佛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低声笑着:“你不知道签约之前要好好看看合同吗,荣小姐?”

荣依姗腿一软,脑子里闪过刚才签合同的一幕,脸色发白。

她突然转身往门外奔去,身后猝不及防的力量让她直接后退,被拽回了原地。

“五百万你拿了,卖身契也签了,现在想走,是不是晚了?”

“五百万……”荣依姗颤抖道:“那不是你救济我父亲的吗?我签的也不是卖身契,是公司转让的协议!”

“到底签的是什么,你认真看了吗?”中年男人嗤笑。

荣依姗瞬间一冷,心里沉了下来。

周围有几个人十分感兴趣地看着荣依姗,眼神在她的胸前来回扫荡,有人开口道:“哟,陆总,这是又带了什么新品来?”

“刘总认不出吗?”中年男人转头,带着笑意回应了一句。

“倒是有点印象……诶,冷总,你看呢?”他最后一句话转向了大厅的角落处,声音里已然染上了几分恭敬。

周围的人都抬头了,听见这一句“冷总”,有几人带着女伴调情,有几人喝酒玩骰子,都停住了自己的动作,朝着角落的方向看去。

角落的那个位置和其他位置离得甚远,在场的所有人像是没有一个敢轻易靠近似的,都不约而同地在很远的地方自己玩。

位子上坐着一个男人,眼神低垂,始终没有关注其他,只是轻轻把玩着手中的手机,五官中冷冽的气息扑面而来,两边站着保镖,一动不动。

有些尴尬。

“咳……你不知道冷总从来不参与这样的游戏吗?一边儿去!别把冷总心情给败没了!”有人接话道。

之前那人尴尬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又怕真得罪了冷少顷,有个台阶立刻便下了:“抱歉抱歉,是我失误了失误了……”

荣依姗的腿脚都已经站不稳了,中年男人却早就看出了她的想法,结结实实地挡在了她的面前。

“大家不知道这位是谁吗?”中年男人一笑,将荣依姗一推,推向了灯光下。

她彻底进入了众人的视线中。

“哟!”有人叫了起来。

众人眼睛一亮,来了兴趣。

“这不是荣大小姐吗?你父亲在医院里还好吗?”有人开口打趣。

众人哄笑一声。

角落里突然有一双眼,冷光迸射,抬了起来。

冷意太过于逼人,荣依姗一抖,往角落那抹目光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迅速收回了眼睛。

太冷,太凉,太惊心……

“怎么样,荣大小姐,这过街老鼠的滋味应该不好尝吧?”

“看这皮肤水灵灵的,应该也没有受多少苦吧?”

……

讥讽声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过分。

荣依姗难以忍受,心里一直有一个字——逃。

这个字在闪过时便付出了行动。

她拔腿就朝着中年男人相反的方向跑,中年男人没想到她一次不成功还会跑第二次,这一次速度更快,也更聪明。

“抓住她!”中年男人大喝一声,四周突然冲出来许多黑色衬衫的保镖。

荣依姗没跑几步便被抓住了,挣扎之中被人拖着往后,扔在了地上。

她再一次站了起来,不服输地想继续跑。

“啪!”一巴掌干净利落地甩在了荣依姗的脸上。

力道太大,她被打得跌落在地,有些耳鸣。

“你最好别想着跑,这里的每一个保镖都是训练有素的打手,并不听话的多了去了,比你难对付的也多了去了,最后还不是乖乖留下来了?”中年男人笑了笑。

周围人哄笑一声,有人甚至抿了红酒开口起哄。

“陆总,可别把人给打坏了,看着水灵灵的小脸蛋怪可怜的?!?/p>

“就是,今晚这位的价钱肯定好,打坏了就……”

“混蛋!”荣依姗突然站了起来,再一次往外冲。

众人一愣。

她咬着牙,嘴角磕出了血,发丝散落,白皙细腻的皮肤上也因为刚才的拉扯而印出几道红红的手印。

“啪!”又是一巴掌。

 
第2章 禁闭
荣依姗闭着眼睛忍下了,一声不吭。

“教训一下?!敝心昴腥擞行┎荒头沉?,开口便道。

荣依姗立刻睁眼,警惕地看着周围的人,捂着自己因为挣扎而有些松动的抹胸,心里的惊恐开始无止境蔓延……

两个保镖朝着她走了过来。

“你们干什么……”荣依姗颤抖着反抗,坐在地上,不停地后退,这才发现刚才跌落的时候脚踝扭到了。

她不管不顾地挣扎起来。

两个保镖抓着她的手,低头,动作十分迅速。

“唰!”白色的裙摆开始出现大面积的裂痕。

“走开!干什么!放开我!”荣依姗的手指冰凉,瞳孔微缩,强忍着的眼泪在瞬间飚了出来。

“唰!”

“唰!”

“嚓!”

保镖根本没有理会荣依姗的尖叫和挣扎,直接将半个裙摆都给撕扯干净,绸缎落地,刚才有多华丽,现在就有多心惊。

荣依姗到最后彻底放弃了挣扎,耳边不断有惊呼声起哄声传入,眼睛模糊得只能看见周围那些兴致勃勃拍手叫好的人,手边是撕碎的裙子,但有什么东西和这个裙摆一起被狠狠撕碎,落在脚边……

“跪下!”保镖转手将她拉了起来,反手扣在地上。

荣依姗只觉得自己的整张脸都已经被眼泪浸湿,身上只留了内衣内裤还有为数不多的布料,连风都遮不了,更何况是这些人的目光……

救命……谁能来救她……

荣依姗几乎要将嘴唇咬出血了,只剩下抽泣,肺里的所有气体都被绝望挤压着,下一秒就要窒息……

“哟,这哭得梨花带雨的,冲这个我也愿意多花点钱啊?!庇腥艘ψ糯蛉さ?。

“刘少这话说的,今天这场子里多的是人愿意花高价买它,又何止是你一个?”

“看这皮肤,这身段,还有刚才那尖叫的……床上肯定能叫得更甜吧?嗯?”

“哈哈哈哈……”

荣依姗的绝望随着这些言语的冰渣,开始陷入更加黑暗的深处……她摇晃着,膝盖接触在地毯上已经开始发疼,弯腰的屈辱姿势几乎让她支撑不住,眼前那一整块地面都已经被眼泪浸湿。

“各位,不多说,现在开始竞拍,起拍价五百万?!敝心昴腥丝?,笑着道。

“六百万?!绷⒖逃腥司杭?。

“七百万!”猥琐的笑声让众人都哄笑起来。

听着数字一直往上涨,荣依姗的心已经落入谷底,彻底冰凉。

“一千万?!北涞纳敉蝗淮咏锹渲写顺隼?,在整个大厅里都有回想。

“一千一百……”有人笑着想继续喊,突然被身旁的人一扯,住了口,往刚才发声的地方看去,冷汗直冒。

天……刚才是冷少顷喊的价?!

中年男人也一愣,场面一片寂静,众人都将眼神望向了冷少顷的方向。

冷少顷抬了眼,停止了手上把玩的动作,冷冷看着荣依姗的方向,目光冰刀一般,一下一下地刮着荣依姗裸露在外的皮肤。

这冷少顷都出口了,事情一般就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了……

“一千万一次?!敝心昴腥丝戳搜壑芪?,清了清嗓子,小心翼翼道:“还有人……要加价吗?”

一片沉默。

“一千万两次?!敝心昴腥说?。

死寂。

“一千万……”中年男人观察着冷少顷的脸色,在发现对方没有任何要改变主意的迹象的时候,心下也是一片讶然,喊出了最后几个字:“三次。成交,恭喜冷总!”

周围人立刻开始鼓掌,脸上的表情各异,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冷少顷今天是什么情况,平时明明从来都不参与这样的事的……

荣依姗的身子在地上微微一颤,抬头看着冷少顷,木然的眼光有了些许生机。

她当然从父亲的嘴里听过冷少顷的名头,听说商场上杀伐果断,地位自然不用说,不近女色也是出了名的。在他手上,会不会有可能……逃过一劫?

心里的一丝希望刚刚燃起,冷少顷便站了起来,越过她,一眼都没有看,走向门口。

保镖拿出金卡,递给中年男人。

众人看着冷少顷孤傲的背影越来越远,这才松了口气。

荣依姗被人拉了起来,已经停止挣扎了,闭着眼,死气沉沉地任由他们将她拖出门去,渐渐意识模糊……

再一次睁眼时,入目便是头顶的灰色墙壁。

荣依姗动了动,手腕被什么东西拽着,动弹不得。

她一惊,记忆全都涌上了自己的脑中,所有的屈辱、愤恨、不甘、恐惧……麻痹着他的神经,刺激得她浑身一抖,再一次陷入深深的绝望中。她突然抬起头往自己的身上一看。

身上盖着被子,但能感受到自己全身正一丝不挂地躺在被子里,手脚都被绑在床头床尾的两边,一扯,痛得手腕都发红。

这是哪里?为什么在这儿?

窗帘禁闭,周围环境十分昏暗,但仍旧可以感受到所有的东西都在泛着冷光。

她记得她被买下了,至于买下了她的人……那双眼睛突然在荣依姗眼前闪过,她全身一颤,像只受惊的兔子,尽量将自己缩进被窝。

“咔?!泵趴?。

光线瞬间从大开的门中涌入,瞬间将黑暗驱逐得无所遁形。

荣依姗紧紧握着拳头,眯着眼从被窝里探出头来,绝望随着男人的脚步声一点一点加重。

“不要……”她摇头,想要往后退,但是绑在脚上的绳子只是将她勒得更紧。

无力感大面积地在她心里蔓延开来,她低声悲鸣,除了哽咽的恐惧声,什么也做不了。

终于,男人在她面前站定。

门被人关上了,但留了一扇窗,隐隐有月光从窗子里倾泻进来,照在木质的桌上,泛着冷光。

比月光还要凉上几分的……是冷少顷的眼神。

他盯着荣依姗,像在打量自己的猎物一般,忽明忽暗的表情捉摸不透。

“我求你……”荣依姗缩着,出声,甜美而精致的五官上还有未干的泪痕,“放过我行不行?我知道你对我没有兴趣的……”

她想哀求,但脑子一片混乱,对着冷少顷的这张脸,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太好看,也太危险。

她从前只知道冰冷的事物大多是不可触碰的,但这个男人的一个眼神就足够将周围空气都凝固,触及到这样的眼神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寒意和冰封。

“无冤无仇?”冷少顷低低笑了一声,俊美的五官靠近,修长的手指缓缓伸向被沿,“未必吧?!?/p>

“我求你了!”荣依姗盯着他的手,全身都紧张了起来,但是什么也做不了,挣扎不开,躲不过,也逃不掉……她知道似乎求情没有用处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求你了……放过我……”她开口,胡言乱语,被吓得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

“对不起什么?荣小姐空长了一副好皮囊,口齿不清的毛病全占了??蠢茨愀盖酌挥泻煤媒探棠阍趺此祷鞍??!彼趵涞胤泶塘艘痪?,手里的力道突然加重。

被子一掀!

 
第3章 让她滚
她挣扎着想要踢开冷少顷,尖叫声响彻整个房内,可以听出绝望和崩溃在这样的叫声中越来越浓重,凄厉而冰凉。

血在床单上绽开,暗色床单顿时添上几分艳丽的色彩。

冷少顷看了一眼,只是一瞬间的停滞随即动作更加狂野,根本不理会荣依姗崩溃的哭腔。

床在摇晃。

荣依姗喊了不知道多久,终于累了,声音从尖利转为绝望,再由绝望渐渐麻木……

她只有一个念头——死。

绳子总有解开的一天,她不想继续这种生活了,结束了多好……太累了……

终于,一声闷哼,冷少顷立刻退出她的身体,起身进了浴室,余光都没有留给荣依姗。

她很久之后,才稍稍动弹一下。

一直到冷少顷出来了,她才幽然抬眼。

“做完了,绳子可以解了吗?”她声音嘶哑,麻木而冷漠,自己都快听不出自己的声音。

冷少顷看了她一眼,缓缓走了过来,将绳子一点一点解开。

荣依姗刚想动作,凉薄的声音闲闲地响在身后。

“荣成还躺在医院里,一夜之间没了家产,没了女儿,晚景凄凉,大概是这辈子最痛苦的事?”

荣依姗瞬间僵住,刚想起身的决绝被这一句话轻易打散在空气中,彻底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她瘫在床上,一动不动。

冷少顷看着她由决绝到绝望的表情,唇角一勾。

荣依姗坐了起来。

大腿处因为刚才的欢爱而留下点点红痕,十分显眼,手臂上也有淤青,不用想也知道下巴处的状况没有多好。

她缓缓下了床,在冷少顷的注视下拿起了床前的卡。

“竞标的钱,我可以拿走吧?”她眼里还有残留的眼泪,眼眶依旧发红,脸上干涩,嘴角依旧能尝到咸湿的味道。

冷少顷说得对。父亲还在医院,她现在要做的事不是绝望。

他眉头一挑,似乎也对荣依姗的突然转变有些轻微的讶然,声音十分冷漠:“你要清楚一点,我买下的不是你今天一个晚上,是未来十年?!?/p>

十年……

荣依姗腿脚已经不能再软了,听见这样的话也只是轻轻晃了晃。

十年青春……

她赤裸地站着,任由冷风从窗子吹进来,在自己的身体上肆虐。痛感还在,下体想被撕扯开一般又疼又肿,但她已经无所畏惧了。

已经这样了……还能更差吗?

荣依姗低头,凌乱的头发垂落在自己的眼前,将她脸上复杂的表情挡住了。

“也就是说这十年内,只要我需要,不论任何事,你都必须无条件服从,听得懂?”冷少顷兴趣盎然地看着眼前这具被抽干了灵魂的躯体,快感在心底滋滋燃烧起来。

荣依姗将手中的卡收紧了,牙关咬着,半晌,才缓缓抬头。

她伸手将脸一拭,抿着唇,开口道:“明白。冷先生还有什么需要吗?”

不卑不亢,本来细腻的嗓音经过嘶哑大吼的浸润之后逐渐低沉,面部没有一丝表情,只是冷静地看着冷少顷。

心里终究还是畏惧的,但她清楚地知道了将畏惧表现出来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她算是真正明白一点……这个冷少顷大概就是来看笑话的。

她越是像个笑话,他的快感就越是强烈到无法掩饰。

冷少顷眉头一动,脸色沉了下来。

他的眼神在荣依姗的身上扫过,触到她手臂上的淤青和大腿处发红的地方,再缓缓扫到她冷漠无情绪的表情,手指一捏,心底的烦躁突然就蔓延上来。

“滚?!彼隹?。

荣依姗恭敬接话:“是?!?/p>

她转身,突然顿住,眼神转向了放在床头的一件白色衬衫。是冷少顷的。

荣依姗伸手一拿,开口道:“我没有衣服,这件……”

“我让你滚?!崩渖偾晏ы?,不耐烦的情绪在整张脸上浮现出来。

荣依姗转身就走,拿着衣服披上了,就当他是默认,有什么后果,也不会比现在更糟糕了。

她顺着楼梯下了楼,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整个别墅都是灰白黑的色调,像没有人住过的一般,但东西却都是纤尘不染的。

荣依姗立刻加快了步子,想快点离开这个压抑的地方,出门的一刻全身都松了劲,回头看了眼冷冷清清的别墅,转身离开。

她就在路上走着,身无分文,只有手里的一张卡,手包丢在了昨天的那个富豪俱乐部里,被人拖走的时候已经没有意识了,想不了那么多。

荣依姗一直拖着疲惫的步子走到了家里,洗了澡,躺进了被子中,眼睛轻轻合上了……

第二天。

温暖的阳光照进房内的时候,荣依姗才缓缓睁眼醒来。昨天实在太过疲惫,睡得很沉,竟也一夜无梦。

她起身将衣服给换了,站在镜子前。高领的领口刚好遮挡住下巴伤口的一半,但还是有一部分露了出来,不知道待会儿父亲会不会发现……

深吸了一口气后,荣依姗出了门,第一时间联系了几个债主,将手头竞标的钱全部散了出去,留下了一小部分交住院费,坐着出租到了医院门口,站在大楼前时,心里了一片怆然。

走出这个医院的时候,她还是一个天真浪漫的少女,一心想着那些所谓的老朋友会出手援助,荣家一定会度过这个难关……现在看来,是她太单纯了。

荣依姗缓缓扯着嘴角一笑,看着周围的病人穿着病服走过,面色苍白,一切看起来都这样凄惨。

她抬腿,缓缓走到了病房门口,犹豫了很久,将自己的领口往上拉了拉,又扯出了一个比较勉强的笑容,这才进了病房。

“爸,妈?!比僖梨┛诘?。

荣成抬头,看了荣依姗一眼,眼里全是愧疚,温和道:“怎么样了?昨天晚上给你打电话你也没有接,急死我们了!”

荣依姗的母亲也关切道:“对呀,你呀你,怎么可以不接电话”

“没事,爸的老朋友们都对我很好?!比僖梨┑淖旖嵌硕?,表情有些异样,但很快将眼角即将要泛出来的泪光给忍了回去,开口道:“没有为难,借了钱给我们,我已经拿钱还清一部分债,住院费也有着落,别担心?!?/p>

荣成觉得有些奇怪,看着女儿的笑容,总觉得哪些地方不同了,但是说不上来。

“是不是累了?”荣成试探性地开口道。

“没有?!比僖梨┮×艘⊥?,心里有些温暖,泪水差点又一次止不住了,低头道:“就是看见爸爸这样,心里难受……”

荣成叹了口气,突然眼神一眯,盯着荣依姗下巴上的红痕,声音一沉:“你下巴,怎么回事?”

 
第4章 没资格
荣依姗一愣,心虚地缩了一下,笑了笑道:“昨天被蚊子咬了,抓了两下?!?/p>

“蚊子?”荣成的眼神有些怀疑。

“不然爸以为是什么?”荣依姗笑着道:“你的老朋友们聚在一起打我吗?”

她话里玩笑意味很重,荣成看着她的脸,半晌才打消了疑虑。

门口突然响起了脚步声,荣依姗转头一看,全身瞬间一僵,笑容在唇角彻底消失。

冷少顷?他怎么会来!

荣依姗全身僵硬,动了动嘴巴,惊慌地转头看了荣成一眼,荣成正转头看着窗外的阳光,没有看见门外的人。

荣依姗立刻转身,朝着冷少顷走去。

冷少顷站在门边,浑身都散发着冷气,盯着荣成的床位看了一眼,随即将眼神转到了荣依姗的身上。

“你来干什么?”荣依姗低声问道。

“你觉得呢?”冷少顷似笑非笑地看了荣依姗一眼,在看见她脸上已经苍白到没有任何血色的表情时,笑容里终于染上了一丝真实。

荣依姗这一瞬间觉得面前的人就是实实在在的恶魔,他看着自己的窘态,是真的欢愉……他来不及深想,转手就将冷少顷给拽着,往门口走去。

冷少顷眉头一皱,盯着荣依姗拽着地方,脸色已经不太好看了。

荣依姗低眉,不敢看冷少顷的脸色,低声哀求道:“我求求你,过去说,不要在这里……不要在这里……”她现在最恐惧的事情就是被父母看见这些,一个字都不能泄露,父亲本就因为公司的事情备受打击,身上的伤也是差点自杀留下的,知道了她被人欺负成这样还无能为力之后,会怎么办?

她不敢想。

“姗姗,是谁?”荣成的声音在后面响了起来。

荣依姗一抖,转头笑了笑道:“一个朋友,没事,我们出去说话?!?/p>

她用尽全身力气将冷少顷一拽,拽离了病房门口,一直走到楼梯口,确定他们什么都看不见了之后,才松了口气。

一抬眼,全身又是一僵。

冷少顷的脸色阴沉,眼神里透着丝丝冷意,盯着被荣依姗拽出了一丝皱褶的袖口。

荣依姗害怕得全身都在抖,楼梯口的风大,吹得她毛孔倒竖,只想逃离这里。但是不行……她必须面对这些所有让她心惊胆战的东西,这才是现在对于她而言最痛苦的部分。

“对不起……”荣依姗低声开口道:“你要怎么惩罚我都可以,不要在我爸妈面前,我求求你,真的,我只有这一个要求……”

“你觉得你算什么?”冷少顷瞬间抬手,掐着荣依姗的脖子,按到了墙上。

冷少顷身边的保镖都自动转身,守在了楼梯口的两边,防止这里有人经过。

荣依姗艰难地呼吸着,下巴上的力度很紧,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了。

“你和我提要求?”冷少顷扯了扯嘴角,冰冷的瞳孔深黑一片,五官精致得像个假人,表情带着森森寒气,“你配吗?荣家大小姐,现在不会还以为自己是众心捧月招招手就有一堆人抢着为你做事的公主吧?”

“我没有要求……”她一个字一个字地道:“我在……求你……”

“求我的资格,你也没有?!崩渖偾甑氖钟纸袅私?。

荣依姗几乎以为自己要窒息的时候,他的手又是一松,放开了。

她浑身一松,跌落在地,浑身发软,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只知道大口地呼吸。

冷少顷盯着她起伏的胸口看了片刻,眼神落在了荣依姗甜美但苍白的脸上,看了身边的保镖一眼。

保镖立刻会意,伸脚一踢,荣依姗全身的力量朝着前方一扑,跪在了地上,双手在地面上一撑,已经发红。

她咬牙忍着,没有叫出声,手掌上的疼痛已经刺到了心底,抬手一看,有一些小石子刚好在地上,随着她的动作嵌进手掌处,鲜血从她的掌心一点一点蔓延出来。

“是,我明白了?!比僖梨┑屯?,开口道。

她低眉顺眼的样子更让冷少顷不爽,楼梯口的风似乎大了些。

蓦地,脚步声从病房处传来,急匆匆地,就是冲着楼梯口来的。

不等荣依姗反应过来,楼梯口已经站了一人。

“姗姗?”那人出声,不可置信地看着这边。

荣依姗一愣,眸光中瞬间充斥着惊恐,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出口愣愣叫了一句:“妈……”

“这是怎么回事???”荣母尖声叫着,迈步就要冲过来拉荣依姗,被保镖挡了回去,随即盯着冷少倾道:“你是什么人!让开!为什么对我女儿这样!”

“妈,我没事,你快回去,快回去……”荣依姗低头不敢看,只是一句一句重复道。

保镖将荣母一架,直接扔到了一边。

“别伤到她!”荣依姗冲着保镖吼了一句,情绪比任何时候都要更加激动。

保镖的手指一滞,动作是放缓了些,但是荣母甩出去的趋势并没有减轻多少。

荣依姗看着自己母亲跌落,眼神一慌,想起身去看,但是又硬生生忍住了,畏惧地看了冷少顷一眼,不敢起身。

她知道现在如果过去了,后果会更加严重……

荣依姗的眼睛又开始模糊,鼻子酸胀,她不用伸手去抹,都知道自己眼泪又开始不争气了。

这都是什么事啊……为什么一夜之间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她什么都没有做,却要让人肆意欺凌?

荣依姗跪坐在自己脚上,有些无力,疲软地瘫在一边,低声道:“妈,你快回去,我马上就会回来,别担心,我回来再和你解释,好不好?”

荣母看着荣依姗,咬牙。

保镖直接将荣母带回了病房,根本没有给她回答的机会。

荣依姗等着人离开了,才转头。

这一次她的眼神里不止有哀求,还有浓浓的决心。

“冷少顷?!比僖梨┛?,一字一句,十分坚定:“你怎么对我都可以,但是如果让我父母受到一点伤害,我立刻死给你看。我没有开玩笑?!?/p>

“你似乎觉得你的死可以牵制到我?”冷少顷蹲下了身子,和荣依姗对视。

他伸手,荣依姗一缩,恐惧已经深深种在了她的骨髓里。

冷少顷唇角一勾,修长的指节只是在荣依姗的耳边动了一下,将她的长发撩了一缕,轻轻把玩。

 
第5章 折磨
“你不是以欺负我为快感吗?”荣依姗冷冷地看着他,“失去了这个快感,你大概也会觉得无聊吧?我最后说一次,他们受到任何伤害,我立刻自尽?!?/p>

冷少顷轻轻瞟了一眼,冷笑一声,突然将荣依姗的领子揪了起来。

荣依姗整个人朝着后面倒去,砰地一声撞倒了墙上。

“啊……”

双唇相接,血腥味瞬间就蔓延到了整个口腔。

他的手沿着荣依姗的下巴爬了上去,再一次移动到了她的下颚间,牢牢握着。

荣依姗怔愣之后,想要反抗,抬手推拒着冷少顷,但是没有丝毫效果,冷少顷的力量太大,只需要轻轻一按,她根本就动弹不得。

昨天晚上的记忆一瞬间涌上了荣依姗的脑中,所有的屈辱和不甘也一并涌进了荣依姗的情绪中,荣依姗突然大力挣扎起来。

舌头入侵,四肢交缠。

冷少顷的眸光森冷,细长的凤眼半睁着,死死盯着荣依姗的眼睛。

荣依姗本来闭着的眼在吃痛之后蓦地睁开了,被迫和冷少顷对视,全身都开始发抖。

冷少顷手上的力道加重了,将荣依姗往自己的方向压了压,吻开始变得粗暴和疼痛起来。

“唔……”荣依姗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哭腔似的呻吟。

这样的感觉太让她难以忍受了……不仅仅是身体上的不安,还有心底里上升的极致的恐惧。她想要逃离,她不住地告诉自己千万不要去惹怒这个男人,不要去触怒这个恶魔,但是身体的本能反应就是想要挣扎,无法压制着自己让自己安静下来。

但是她越是挣扎,冷少顷的力量就越是大,也越是兴奋。她越是一潭死水,冷少顷就越是想要用尽所有办法让这潭水溅起水花来。

荣依姗摇头,下巴上白皙细腻的皮肤已经有了两个手印,混合着昨天肆虐的痕迹,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

嘴里有刚才大力撞击之后留下的血腥味,这个吻加上了这样腥甜的味道之后,更加让人恐惧。

渐渐地,荣依姗开始放弃了挣扎,全身脱力,靠着墙缓缓往下滑着。

冷少顷突然放开了她的下巴,手一托,将她搂了上来,同时眼神一暗,不自觉地染上了一丝情欲,另一只手伸出,在荣依姗的腰间摸索了一阵,抓住了衣服的边角,就要撕开。

荣依姗全身都是一抖,崩溃了。

她知道现在就只有这一件衣服,撕了之后冷少顷一定不会管她的死活,到时候要怎么见人?她要怎么回去和自己的父母解释这件事?

“求求你不要……不要……”她也伸出手,冰凉的手掌一把将冷少顷的手给抓住了,低声哀求着,克制不了的抖动着。

冷少顷低头看了一眼,可以看见荣依姗抓着的手正在大幅度颤抖,想要撕开的动作也停住了,微微一滞。

荣依姗的眼睛里立刻亮起了希望,低声哀求:“对不起,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不听话了,我求你……求求你……”

冷少顷一挑眉。

荣依姗靠着自己的力量已经撑不住自己的身子了,腿脚都在发软,几乎要重新跪下来了,只是低声重复着一句话:“对不起,求你,对不起……求你……”

听见最后重复着的“求你”,冷少顷低眉,看着荣依姗脸上崩溃和绝望交织的表情,心里突然有了一丝满足。

这是她应得的。

他突然放了手。

荣依姗大松一口气,滑落在了地上,贴着墙,整个后背都是冰凉的,但是再怎么冰凉也没有此刻她心里的温度低。

现在这个状态……还不如死了干净。到底为什么要她受尽这样的折磨?又为什么单单是自己,要受这样的委屈……冷少顷随便折磨谁都可以,为什么偏偏是她?因为她是落败的富家女,还是有其他原因?

荣依姗不愿意深想了,也没有力气再深想。

她垂下头,了无生机地跪坐在墙角,想等冷少顷离开再起身整理。

冷少顷重新蹲了下来,盯着荣依姗,半晌一笑,看得出来此刻他的心情很好。

“今天晚上去别墅伺候,如果见不到人,我有很多……”冷少顷的口气十分轻佻,微微一顿,狭长的凤眼中灌满了饶有兴趣:“有很多精彩新奇的小视频,要给你父母看一看?!?/p>

“视频……”荣依姗突然抬头,愣愣地重复,看着冷少顷的脸,恐惧再一次从心底缓缓爬了上来。

视频……这么说……他还拍了视频……

尽管无力,荣依姗还是坚持问了出来:“什么视频?”

“你觉得呢?”冷少顷留下一句,转身。

看着冷少顷的背影在自己的眼前慢慢走远,一直到消失在了墙角拐弯处,她才惊觉自己的手心和后背都浸透了汗意。

视频……视频……

她和冷少顷之间,还会有什么视频?从昨天见面开始,发生的也就是那些事了……

寒意从心底里渗透到了全身,荣依姗缩在墙角,缓缓将自己的衣服给收紧了,颤抖起来。

再一次走近病房的时候,荣依姗已经衣衫整洁,长发微卷垂在身后,棕栗色的卷发在身后晃动着,十分整齐大波浪,看不出一丝受过凌虐的痕迹。

她推开门,立刻有一个身影朝着她扑了过来。

荣母上上下下看着她,想检查有没有伤口,被荣依姗笑着推开了。

“没事,妈,别担心?!彼祷凹浠鼓芨惺艿阶约鹤炖锩挥邢⒌男忍鹞兜?,苦涩难言,全都化成了只能吞进肚子里的委屈。

荣成在病床上,脸色也是苍白的,着急地转头看着这边,也问道:“怎么回事?刚才外面那些人是谁?”

“那些男的把我们关起来不让我们出去……”荣母的哭腔都出来了,惊恐道:“姗姗有事吗?有没有受伤?到底是谁???你是不是瞒着我们什么,是不是没有告诉我们什么?”

“妈,真的没事?!比僖梨┛诎参康?,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荣母抓着荣依姗的袖子,指着她的脸道:“这还没事?!他是不是打你了?!不行……我得去报警……”荣母着急地四处找自己的手机,手指颤抖,连手机都抓不稳。

未完待续...

关注“花语书坊”微信公众号:huayushufang,微信回复书号:4845,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花语书坊,女生精品原创小说平台,用微信看原创小说,女频新书一网打尽。

每天花语书坊微信签到阅读,送50阅读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花语书坊小说官网://www.huayushufang.com


最新回复 (0)
返回
  • 东北游客西安遇李鬼被骂不得善终 原为黑旅行社非法揽客 2018-12-11
  • 对美加征关税相关新闻 2018-12-10
  • 多特蒙德公布中国行名单 罗伊斯缺席众新援在列 2018-12-09
  • 考试即将结束 家长望眼欲穿【高清组图】【2】 2018-12-09
  • 自治区党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 陈全国主持 2018-12-08
  • 共同描绘历史新阶段的发展蓝图 2018-12-08
  • 北美票房:《超人总动员2》重振江湖 2018-12-07
  • 社会主义是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这里的人民当家做主, 2018-12-07
  • 任建明解读中纪委五次全会亮点 展望新时期反腐制度建设 2018-12-06
  • 【人文】皮埃蒙特:一个产酒大区的山之棱 人之杰皮埃蒙特土壤组成 2018-12-05
  • 请问,建立市场经济后,原计划经济哪里去?改革后,我们还在实行计划经济,为何没有提及? 2018-12-04
  • 回复@信马克.blog:啥叫公有制? 2018-12-03
  • 清华美院“毕业拍”作品被一抢而光 2018-12-02
  • “大地飞歌·2017”将于9月12日唱响 韩磊谭维维等加盟 2018-12-02
  • 可喜可贺!武汉7号线又近一步 南湖人有福啦! ——凤凰网房产武汉 2018-12-01
  • 903| 402| 813| 663| 713| 993| 627| 319| 752| 229|